原文信息:作者 Robert M. Fenner 《CORAL MAGAZINE》杂志 2019 第六期 Gorgonians 翻译:西南风 校对:Sky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CORAL MAN 珊瑚侠”

很不幸,我第一次接触到海水缸中的海扇的经历是难以忘怀的。 对于在日本四个主要岛屿中最南端的九州岛中军事基地上长大的年轻人来说,要找到一份有偿的工作(大多数是留给当地人)是一项挑战,但是我很幸运地在当地的热带鱼主题餐厅中获得了一份工作,主要从事日常维护工作。有一天,我们收到了从菲律宾来的大量装饰物品,其中包括一些凹凸不平已经变黑的海扇。我被告知将这许多深色的,坚硬的,丑陋的小棍子放到缸中,并将它们沿着背墙布置成风景元素。事实证明,这些是曾经可爱但如今已死或垂死的柳珊瑚骨骼。我不仅没有发现它们具有吸引力,而且它们还分解了,污染着水并散发出有害的气味。这是日本那个时代的一种习俗,干海扇会被视为纪念品,在热带地区会被用作天然装饰品,特别是对于任何想要“航海”主题的商业机构而言。 大约在同一时间,我和朋友们开始浮潜,探索了羽岛湾的边缘和亚热带日本的水生生物,该地区是有着日本暖流或黑潮的温暖水域,而且通常在赤道较近的地方有大量珊瑚生物。在这里,我开始领会到在自然条件下活着的海扇会多么有吸引力和迷人,它们在潮水和波涛中摇曳,披覆着无数繁茂又饥肠辘辘的珊瑚虫。 我敢打赌,大多数海水缸爱好者都能一眼就分辨出这些独特的珊瑚。属于软珊瑚目的柳珊瑚通常被称为海扇,海羽,海柳和海鞭。从生物学角度来讲,这些网状的有分枝的,和有时像鞭子一样的从小型到巨型的物种实际上是带刺细胞的动物,也是石珊瑚的远亲。但它们与软珊瑚关系更密切。 近年来,一些物种在珊瑚缸中被证明是比较顽强的,但其他物种却未能适应,并为饲养带来重大的挑战。当提供了适当的水化学和水流,以及照明,喂食和其他维护要求后,成功的案例已经在专业和业余的水族爱好者的缸中,和科学试验中看到。如果适当地收集,选择并满足其饲养的需求,那么除了更为常见的,当今在珊瑚缸中占主导地位的软珊瑚和石珊瑚之外,柳珊瑚同样可以是为水族缸提供一整个系列的极具吸引力的珊瑚生物。

分类学:他们是什么? 尽管由于它们的分支性质而容易被误认为是植物,但柳珊瑚绝对是动物。仔细观察一个活着且完全“盛开”的柳珊瑚,您会看到一个大规模的珊瑚虫网络,他们覆盖在从硬质基底上生长出来的,有弹性的分支上。更加深入的观察,您会发现这些珊瑚虫与石珊瑚的珊瑚虫非常相似,仅有一点不同。刺细胞动物(珊瑚纲)大致分为两类:六放珊瑚亚纲和八放珊瑚亚纲,这是指每组刺细胞物种的身体都是六个或八个部分,或其复数组成的(包括珊瑚虫触手,珊瑚虫/隔膜)。 石质珊瑚和关系更密切的种群(例如纽扣珊瑚,蘑菇珊瑚和海葵)是六放珊瑚亚纲,而柳珊瑚是八放珊瑚亚纲。海扇的每个珊瑚虫有八个触手,而这些触手又带有侧枝,称为小羽片。他们有坚硬的主体。根据种类不同有薄的或肉质的外部的柔软组织,包裹住它们与硬质基底的附着点。海扇在德语中有很好的名字:它们被称为Rindenkorallen,指的是它们的角状/坚硬的轴向骨骼被活的“外皮”覆盖。这些群居动物的身体坚硬而灵活。海扇珊瑚虫被嵌在称为共骨的集体组织中,该组织连接着珊瑚虫以便它们可以通过其相连的消化循环腔共享营养。 所有珊瑚虫都被共享的皮肤(表皮)所覆盖。该栖息地有一个内部的中央骨架,中央骨架由半硬质的珊瑚硬蛋白(一种蛋白质胶原蛋白)构成,这也是构成我们大部分皮肤和肌腱的结缔组织。此外,海扇可能有微小的内部结构,称为骨针,埋在它们的共骨和轴杆中,这些骨针是由碳酸钙制成的。骨针进一步增加了结构的强度,它们的大小,形状,丰富程度和位置是识别柳珊瑚属和种的重要指南。一些柳珊瑚会形成硬壳,但大多数的外形都是直立,茂盛的,像树木一样。它们可能是单(一个)或多(大量)面的,最常遇到它们的位置垂直于主水流的地方,以便进行气体交换,废物清除和进食。总共,大约有2800种的八放珊瑚组成大约45个科。这些当然包括软珊瑚。对于柳珊瑚,已有超过1200个被发现的物种。

体形的大小 海扇在最开始时是微小的浮浪幼虫或者是被折断的小碎片并再生为新的群落。有些种类的最大长度也就和您手掌大小差不多,而另一些则是可以生存数十年的巨人,它们的高度和/或宽度超过两米(6.5英尺或更多)。

光合作用? 一些海扇的组织中掺入了光合共生藻类(虫黄藻),并从阳光中获取大量能量,而其他的海扇则缺乏这些共生体,必须完全依靠吃浮游生物为生。缺乏虫黄藻的柳珊瑚通常由红色,橙色和黄色的枝杈组成,这些暖色的海扇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很常见。 含有虫黄藻的海扇更倾向于棕色,棕褐色,黄色或紫色的分枝和珊瑚虫,这些颜色反映出存在相同色素或颜色的共生藻。

环境系统 柳珊瑚都需要活跃的水流,他们喜欢扎根在垂直于水流的宽面上。水流不能太活跃,比如将珊瑚吹倒,也不能太强(或太弱)以至于珊瑚虫不会张开。多项研究表明,这些生物的最佳水速在8-12厘米/秒之间。我们可以用对小颗粒运动计时的方式测量流速,或依靠观察喂食时珊瑚虫张开的程度来作为充足水流的指标。水流不应该完全是层状的,一些周期性的,往复的湍流是更有益的。(野生海扇生长繁密的地点通常有大规模的层流,水流方向随潮汐变化和波浪作用相互交替。)如果您的新珊瑚缺乏足够的基座以楔入岩石中,可以考虑使用环氧树脂,胶水或使用尼龙线固定或保持稳定。 有光合作用的物种需要明亮的光照。SPS珊瑚系统的100+ PAR / PUR就非常理想。非光合作用物种最好保持低光照强度,每天照8-10小时。成熟的系统是必须的,因为海扇无法承受正在波动的系统。 非常强大的过滤系统是比较理想的,尤其是在您试图饲养需要大量食物的个体或种群的情况下。为了帮助降低营养盐水平,建议使用更大的蛋白质分离器,使用去硝器或大型的藻类过滤器,可能的话建议使用臭氧过滤器和活性炭过滤器。 为防止营养过剩问题和藻类生长的苦恼,请每周进行换水,并正确的配制水,以免引起任何温度或化学冲击。

喂食 柳珊瑚以三种基本方式进食:光合作用,化学吸收,捕食和滤食。尽管某些物种主要是光合作用的,但所有海扇都受益于直接的捕食喂食。重申一下,您的海扇,无论是否具有虫黄藻,想要达到最理想的生长和最健康的状态,就需要添加喂食。 颗粒食物包括碎屑,浮游动物和浮游植物,“珊瑚雪”(大多为微小的浮游生物块状残余物),细菌和其他悬浮物质。具体哪些颗粒被吃掉主要取决于大小;海扇的触手只能捕捉到既定的大小范围,该范围因物种而异。食物在珊瑚虫的顶端被捕获,然后向下送到嘴里,在那里被消化并与邻近的珊瑚虫共享。在实际实践中,最好的测试品是碾碎的混合粮食,人工培养的浮游生物和商业制剂,并通过接受程度和进食行为加以验证。最佳的做法是建立固定的例行喂食程序,无共生藻类的海扇每天最少喂食一次,对于有共生藻类的海扇一周喂三四次。建议暂时关闭颗粒过滤器和水泵,通过塑料喂食管喂液化的食物,并用您的内循环泵将它们冲散。 柳珊瑚的食物 单细胞藻类 Isochrysis 等鞭金藻 Nannochloropsis 微拟球藻 Tetraselmis 四列藻 其他小型生物 Cyclo-Peeze Oyster Eggs 牡蛎卵 Rotifers: (e.g. Brachionus) 轮虫类 甲壳纲动物 Artemia (brine shrimp) nauplii 卤虫(丰年虾)无节幼体 Copepods 桡足类 Daphnia 水蚤 建议每周几次有针对性的喂食柳珊瑚,搭配各种混合的搅拌的和大小不同的食物。这包括使用移液管,喂食管或类似的东西投喂海洋生物的卵,单细胞藻类或小型海洋甲壳类动物。不必担心是否每个珊瑚虫都能吃到,因为它们会分享能量。 柳珊瑚还会通过过滤水族缸中的水来滋养自己。尽管许多饲养者,书籍和杂志文章都赞同“零浓度”的营养盐是珊瑚缸系统水质的理想选择,但自然环境中有相当可观的可溶性磷酸盐,硝酸盐等,您的系统也应该如此。将水真正削减到“零”营养盐,可能导致珊瑚和其他无脊椎动物的许多问题。许多柳珊瑚,软珊瑚和硬珊瑚生活在某些人认为“被污染”的环境中,但依然茁壮成长。如果您使用化学过滤方法(吸附剂,沸石或同等),我建议间断性的使用它们,比如每隔几天使用几个小时。 柳珊瑚饲养系统的另一个附加功能是定时器,用于临时关闭机械过滤。在喂食颗粒食物之前,先关闭过滤系统和蛋分泵一段时间,这将能让您的滤食性生物更加成功的狩猎,同时为他们提供安全的时间来完成其捕食和摄入的仪式。当然,让水泵保持工作以提供水流。这种使用定时器的方式可以避免忘记打开过滤泵的可能性。 关于非光合作用的物种喂养:已经在斯坦哈特水族馆的类尖柳珊瑚属(Muricella sp.)海扇身上获得了成功(巴特·谢泼德 等人(2017))。他们使用的是牡蛎卵巢组织和卵,轮虫,卤虫无节幼体,桡足类和各种人工培养的单细胞藻类的混合物,通过蠕动泵每10分钟喂食一次,持续8个小时,这些海扇与侏儒海马联合饲养。对于其他非光合作用的海扇种类,也可以尝试这种策略。如果那些有比较强大的生物过滤底缸的饲养者可能会更容易成功,比如后沙(DSBs)底缸和与主缸照明时间相反的人工大型藻类底缸。 最后,如果柳珊瑚存在明显的健康问题,则建议不要仅仅关注食物和喂食。对于非光合作用物种,请尝试减少照明(如果是光合作用物种则提高照明亮度),然后调整水流。

病虫害 首先,我们来说下由于物理创伤引起的麻烦。从海里采集运输到您的水族缸,经过长途跋涉的损坏或应激是造成海扇伤害的主要原因;因此,必须仔细选择珊瑚样本并提供合适的栖息地。损坏严重的标本,骨骼暴露出来的或缺少珊瑚虫的样本,以及带有腐烂气味的样本,应将这些区域修整干净,然后再放入干净的水和更好的环境中。 那些由于藻类过度生长而致使珊瑚虫减少和种群死亡,可能是由于以下因素造成的。对于非光合作用物种,可能是因为光太多。总体而言,高营养盐水平或不良的种群健康状况可能会刺激有害藻类的生长。需要对柳珊瑚上藻类的生长时刻保持警惕,并积极解决病因。先轻轻晃动,或用水泵喷除不牢固的藻类,然后对大片的区域小心地切掉。 捕食者/被捕食者的关系:担心有意和无意的食草动物对柳珊瑚带来危害或好处?某些游走目多毛类,腹足类,火珊瑚,甚至是饥饿/好奇的鱼(天使鱼,蝴蝶鱼,炮弹鱼)可能会去叼或咬您的海扇。如果您的海扇状况良好且生活在健康的环境中,则任何害虫或搭便车者都不会造成太大损害。一些柳珊瑚可能会产生有毒的萜烯或其他化学防御物,以抵御大多数可能的害虫。这是一条对尽职尽责的饲养者的常见警告:请密切注意您的系统和生物。 应避免和其他刺细胞生物争夺领地。将您的海扇放置在不接触其他有生命或无生命物质的位置!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刺细胞生物通常会“获胜”,所以请将它们放在攻击触手和海葵够不到的范围。在所有珊瑚之间留出空间,并在放入新珊瑚时尽心检查。 要提到的最后一件关于健康的事是,健康的柳珊瑚像他们的软珊瑚亲戚一样,会定期排出蜡质粘液。如果您注意到这一点,不用惊慌,但是如果这种物质似乎持续存在,请将水泵对准该区域将其冲洗掉。

繁殖 根据化学线索,有性繁殖发生在浮浪幼虫的生产过程中,它们沉到底部并发育成其母本的小版本。 海扇一般采用无性繁殖,分裂成新的小栖息地,可以将死掉的,垂死的部分切下来以挽救剩余的生命部分。马特·旺德尔报告说,在2017年关于侏儒海马繁殖研究的文献中记载,从菲律宾的非光合作用类尖柳珊瑚科种群上切下了小块(标称尺寸为8 x 3厘米)标本,并且存活了五年以上,尽管它们几乎没有长大。

水族缸的选择 也许最早将柳珊瑚圈养在人工系统中的说法是约阿希姆·格斯科普夫在经典的《Baensch Atlas》第2卷中提到的,它始于1970年的来自地中海的物种。到1980年左右,有了来自加勒比的物种,并且证明更加坚韧,尽管用那个时代的设备和食物不易维护。罗伯特·P·L 斯特劳恩在19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的众多著作中指出:“目前,海扇很难在水族缸中生存……。”他建议尝试将一个小(六英寸左右)的样本粘在礁石上然后祈祷最好的结果(当时的水族缸的水流是由砂滤多孔石提供的)。 近年来情况变好了。尽管北美大多数海扇和相关的柳珊瑚来自热带西大西洋,但仍有印度太平洋样本。最有可能的是,您需要问经销商,向他们的批发商询问有哪些商品。请记住,尽管颜色并不是确定是否为光合作用共生物种(虫黄藻)的权威的指南,但大多数光合作用物种是米色或棕色的;前者需要明亮的“珊瑚”光质量,仅靠光合作用即可生存。 有一些即可靠又可被观察到特征,可以区分不同的物种。无共生藻的海扇肯定有更细,更坚固的枝条;有共生藻的种类则更大,更肉乎。此外,要注意珊瑚虫本身的颜色。无共生藻的海扇的触手是几乎透明或白色的,缺乏有色的内共生藻类;共生藻种类通常是有带褐色的珊瑚虫。虽然采集,运输和喂养的技术日新月异,但是整体来说光合物种在人工饲养环境下仍然比非光合物种更坚韧。此外,从热带西大西洋/加勒比海地区收集的珊瑚具有更快的供应链(有些甚至是水产养殖的),并且从历史上看,这些“本地”物种更容易被海缸爱好者和机构养活。如果您是刚接触柳珊瑚,请首先尝试虫黄藻物种,尤其是具有较粗分支和较大珊瑚虫的物种,因为这些物种通常更皮实。。 挑选海扇时,在识别出种类并询问经销商养了有多久后,您最好在它们到达商店后等待几天再购买和运输它,因为通常由于刺激和创伤的死亡都发生在这段时间内,所以应避免该情况。评估身体状况是至关重要。仔细观察种群的各个方面,尤其是珊瑚虫。大多数海扇可以完全收回珊瑚虫,但您要确保没有珊瑚虫死掉,以免留下腐烂的空洞。检查并避免有明显损坏(树枝上的深色或白色区域)或难闻气味的样本,因为这些珊瑚很难会恢复。另一方面,宽阔的根基也可能被破坏,甚至完全缺失,但如果种群状况良好它们就会重新生长出来,以便能够重新锚定自己。 关于处理柳珊瑚的注意事项:尽管它们通常是用湿报纸从海里运到存放设施,但最好避免长期暴露在空气中。运输海扇时最好将袋子平放,以确保所有的珊瑚虫都保持在水下,避免暴露在空气中。

印度太平洋的柳珊瑚 如本文其他地方所述,绝大多数出售和用于水族缸贸易的海扇均来自加勒比海地区。并不是说印度太平洋没有该物种,有很多,而且有的很华丽。问题是大多数印度洋,太平洋海扇是非光合作用的,因此在圈养条件下更难存活。这并不是要劝阻您,只是要提醒您这挑战很大。对于共生物种,上述较粗的分支以及白色和棕色珊瑚虫的区分特征在印度太平洋物种中仍然适用。

总结 饲养海扇的原因比比皆是。它们是非常有趣的华丽的滤食动物,并且几乎是所有浅水热带珊瑚礁自然系统中的一部分。通过谨慎地选择物种和样本,使用精心准备的食物以及在喂食过程中暂时关闭机械过滤,可以弥补它们相对难养的缺点。 您准备好接受挑战了吗?总结一下海扇人工养殖的要点: 1.拥有成熟的系统,理想的珊瑚礁状态并带有茂盛藻类或厚沙底缸系统,并且对于非光合作用物种,应具有交替的照明时段(RDP)以在夜间提供食物。 2.将您的海扇放置在有分散,混乱的中等强度水流中。它们需要有足够垂直于它们身体的水流。在“乐观”的情况下,整个种群的珊瑚虫将在任何一天都全程开放。 3.提供不同大小和类型的食物。 4.喂食期间关闭主泵/过滤泵几分钟,仅保持循环泵开启。 5.当心过度的照明,特别是非光合作用的物种。与自然条件相比,大多数系统的光强度太大,光周期太长。 非光合作用物种很难成功的被人工饲养,但并非是毫无机会。

罗伯特·芬纳是《良心海洋水产学家》的作者,也是WetWebMedia.com的创始人。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生活和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