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凉拌星星对本文诸多长句翻译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1

Henry Feddern拿着一条黄金倒吊幼鱼。

从技工出现以来,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标杆和榜样。榜样的高标准,卓越的领导能力,以及职业道德标准都在自己的行业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和深远影响。

他们致力于用自己切身实例去教育、激励同行,更重要的是规范业内的专业行为,很少怯懦。无论是好是坏,行业领袖在业内倡导的方法绝非仅仅影响一代人。

Henry Feddern从事捕捞鱼类的商业活动已经走过了50年,见证了海水观赏鱼爱好的兴起。他是海水界的先行者之一。在海水行业发展之初,他们将异地捕获的鱼类介绍到海水交易中,以此为生。

2

一条咸水河流从他家通往佛罗里达群岛开放水域,Henry Feddern由此河流通往工作的地方。

当前,全球观赏鱼捕捞产业产值7亿美元,Feddern为他的家乡佛罗里达州贡献了这一产业的基本规则,不可否认,他的贡献还不只这些。

“也许不是每个鱼店店主都能叫上他的名字,但他对本州观赏鱼捕捞产业的贡献是巨大的。”前生物捕捞者,现在的礁岩生态保护倡导者Ken Nedimyer这样评价。“在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Henry就是这个产业的象征。”

佛罗里达州尼埃的珊瑚礁恢复基金会领导人Nedimyer补充说,直到今天,Feddern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尽管这个产业呈现了爆炸性的增长,同时也给他的商业扩展带来了机遇,Feddern依然在佛罗里达群岛独自进行捕捞工作,通过口碑相传,他拥有了一大批长期客户。

“事实上,Henry依然是一个低调的捕捞者和销售者,海水生涯中没有发生过意外”Nedimyer说。“最重要的是,Henry喜欢潜水,他知道,如果你管理整栋楼的雇员,就没有太多时间潜水了。”

3Feddern属于最典型的独来独往的海洋生物学家捕捞者那一群人之一。其中最著名的当属Ed Richetts,好像是John Steinbeck的小说《Cannery Row》中的Doc在生活中的形象。

尽管他总是让同事和客户叫他“Henry”,但总是有人叫他“Doc”。“我不鼓励人们叫我Doc,我不想解释,我又不能给他们开处方。”他说。

Feddern1938年出生于纽约州波基普西,高中毕业后得到了迈阿密大学奖学金。获得海洋生物学博士学位,他作为研究人员在一家很有抱负的水产养殖公司工作了一小段时间,而后便投身自己的事业,成为弗洛里达州第一个全职的商业鱼类捕捞人员。Fedder手拿着刚刚采集的订单中的海树。

1970年代,他联合一小撮其他商业捕捞者,组织了佛罗里达州海洋生物协会(FMLA),这个贸易组织代表明这已成为一个全新的,并且增长的行业。1988年,FMLA向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洋渔业委员申请热带海洋观赏鱼类捕捞行业标准,包括申请建立许可制度,和捕捞限制。

“这种提议是前所未有的。”美国国家海洋渔业管理委员Jessica McCawley说。“此前佛罗里达州的渔业从没要求过什么规范。”

对McCawley而言,这是在美国国家渔政与捕捞者之间的承诺共同致力于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的新开始。“有着科学研究背景的Henry在政策的制定过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她说。“每一项规则的制定,都有其参与。如果没有他,和那些跟他一样的人们,我们的工作不可能取得今天的进步。”

我们在Key Largo找到了Henry和他的妻子。公路的尽头是天然潮汐形成的小型盐水湖,他们的家就在这里。6米长的潜水船系在屋子旁边的小船坞里,甲板上的花盆里有一株吉姆莱树,前院有一个蜜蜂蜂房,根据自己的愿望,这位热爱大自然的捕鱼者建造了一个与世上任何地方相比都可以称之为天堂的地方。

珊瑚杂志:你在纽约波基普西长大。那里距离佛罗里达群岛很远。是什么让你对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产生兴趣?

Henry Feddern:我在乡村长大,后院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和一个小型市政机场。娟娟细流汇成一个瀑布。我用岩石在瀑布下游围了起来,在那里捕捉小鱼。

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淡水缸。饲养着当时流行的灯鱼及其他热带鱼。我还有一个Oscar,后来转给了其他小朋友。一个月后,他央求我把鱼取走。Oscar在一条一条的吃他所有的鱼。

4

Feddern手持红色树状海绵在佛罗里达州的转移地点。捕捞生物的订单来自公共水族馆、大学、批发和零售商。

十几岁时,我有了自己的海水水族箱。当时红十海盐的品牌才刚刚出现。我知道制造商在纽约White Plains。我记得我的第一条海水鱼是鮟鱇鱼( Sargassum Frogfish, Histrio histrio)。

珊瑚杂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商业捕捞的?

Henry Feddern:当我去迈阿密读大学的时候,尽管获得了奖学金,但只够付学费的。这意味着我不得不晚上在超市打工赚取生活费。周末,我比较自由,我去佛罗里达群岛潜水给批发商抓神仙鱼。

珊瑚杂志:你怎么运输抓到的神仙鱼?

Henry Feddern:我有一辆Triumph Thunderbird摩托车。我把鱼放在5加仑的广口的罐子中,用胶带固定。

珊瑚杂志:作为全职学生,每晚去超市打工,周末骑摩托车捕鱼,听起来是个非常紧张的时间表。

Henry Feddern:有一次,我确实在路上睡着了,摔下公路。我当时还穿着游泳衣,带着面罩和脚蹼。幸运的是,装鱼的瓶子没有破碎,但我的膝盖和下巴都摔伤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不能潜水,因为我的下巴被缝合了。甚至连晚饭都要用吸管进食。

珊瑚杂志:毕业后,以及短暂的一段工作后,你是怎么下定决心要投身水族捕捞的事业呢?

Henry Feddern:我喜欢户外,喜欢自然。对我来说,每次潜水都像是用safari浏览另一个世界。其它工作都不能满足这个要求。

珊瑚杂志:你的博士学位对你的捕捞工作有帮助吗?

Henry Feddern:当我与其他科学家一起工作时,它标志着我的信誉。当我发表自己的观点时,他们都会很认真的倾听。在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时,这个头衔更是格外重要。博士头衔在捕鱼方面也发挥作用。自从我了解了这些鱼的生活历史和习性,我会设计更有效的捕捉方法,以及暂养过程中更好的照顾它们。

珊瑚杂志:你每周出海2-4次,经常独来独往,有没有考虑自身安全问题?

Henry Feddern:真的没有。这一行做得太久了,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了,除了减压病(bend)。我从来没得过减压病。

其实我觉得独自一人潜水是最安全的,没有人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我可以按计划工作。找到一个具有相当经验的人很难,而新手又是特别的危险。

5

Feddern的家

珊瑚杂志:今天的潜水设备和你年轻时使用的相比怎么样?

Henry Feddern:今天的设备更安全,操作更简单。以前的设备简直让人透不过气来。气体供应量不足。新的潜水套装能提供你所需要的。

珊瑚杂志:作为职业的捕鱼者,你已经工作50年了。其他方面的业务有所变化吗?

Henry Feddern:最初,水族箱只是消过毒的缸,铺些底沙。后来,我们开始添加些海树、无脊椎生物甚至一些珊瑚。现在我们用活石、活沙填充水族箱,几乎所有的生物都能饲养。

珊瑚杂志:你这几天都捕捞了哪些品种?哪些最受欢迎?

Henry Feddern:我卖了很多海树和Selene vomer鱼。定单下好后,我就去完成捕捞,这样可以用最短的时间运送到位。

珊瑚杂志:你捕捞到的最奇怪的生物是什么?

Henry Feddern:一条亮橙色的鮟鱇鱼(frogfish)。它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条鱼。事实上,更像是一块海绵。我当时潜在一块大石头下,我的手就在一块海绵旁,突然海绵移动了。我立刻意识到,并抓住了它。

珊瑚杂志:你向全球发送活的生物,有什么方法保证其存活?

Henry Feddern:这非常简单。大多数运输袋有10英寸高。你用袋子把鱼装好,再用外层袋子填满整个容器。里层袋子里仅留1英寸深的水,让鱼儿可以上下游动,保持安静。其余空间注满氧气。使水氧饱和度保持几天。

夏天时,在两层袋子之间加些冰块。可以降低5-10度(华氏)的水温,降低鱼的氧需求。当水温达到80度(华氏)左右,我就开始使用冰块。

6珊瑚杂志:你是加州海洋生物协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现任主席。你对那些指责水族贸易完全不受监管的声音怎么回应?

Henry Feddern:这是绝对错误的。佛罗里达州对此管理非常严格。实际上,比加州其他渔业管理更加严格。FMlA的成员们如果鼓励反对环保人士的声明,那我们就是在强奸珊瑚礁。

目前的政策是牌照制,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进行观赏鱼商业捕捞,必须申请执照。佛罗里达州政府在办理执照方面非常谨慎。

珊瑚杂志:其他一些批评声音指出,佛罗里达州对某些物种出现了过度捕捞的情况,包括海树和其他水族箱饲养物种。你觉得他们所说的捕捞者将某些物种推到灭绝的边缘的说法正确吗?

Henry Feddern:佛罗里达州政府自己对海洋生物密度进行调查,如果他们发现哪些物种减少了,会调整相应的限制捕捞政策。

关于海树,我们每年大约采集35000棵,范围遍及整个佛罗里达群岛。根据每平方米的数量计算,我估计整个佛罗里达群岛有8-8.5亿棵。

我们采集的只是50万分之一。

由于海树繁殖速度极快,这样的采集量和繁殖量可以达到平衡,就像人们在院子里剪草坪一样。我真的看不出任何过度采集的现象。

珊瑚杂志:Andrew Rhyne说,某些无脊椎物种,如蓝脚寄居蟹、薄荷虾、食藻螺等,由于水族生意被过度捕捞。

Henry Feddern:我相信他是真诚的,但有些危言耸听。我读过他的文章,很多推测,但支持的数据太少了。作为一个科学家,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可怕的故事,而没有技术支持。

7

海树是最受欢迎的品种。

珊瑚杂志:Eric Borneman还指出,地毯海葵的数量在下降,也是过度捕捞的证明。地毯海葵是需要限制捕捞的物种吗?

Henry Feddern:这是非常可能的。我一直参与州政府的捕捞限制政策制定。很可能又要修改了。但这里还有些其他因素。2009年的大低温对这些物种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它们也许会慢慢恢复。

珊瑚杂志:另一面的问题,新的商业执照的限制下,大家还可以进入这个行业吗?

Henry Feddern:当然可以。每个拥有海洋生物执照的人都可以获得船只执照,这意味着船上的其他人也可以在规定的范围内采集。感兴趣的人可以作为实习生进入这个行业。这样可以接触到并学习到相关的技术。实习生可以成为合作伙伴或买下从此行也退出人的执照。

珊瑚杂志:你觉得对佛罗里达州海洋生态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Henry Feddern:这有所改变。化粪池和污水池排除的废水曾是最大的威胁,但我们已经解决了。现在我觉得是西海岸的磷酸盐矿排放的磷酸盐和硝酸盐。最直接的结果是藻类暴发。十几年前,藻类暴发杀死了佛罗里达的很多生物。

8

Feddern和他的捕捞船。

珊瑚杂志:如果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会选择其他行业吗?

Henry Feddern:不会。我从事着我喜欢的生意。尤其是人们还会为此给我报酬。

请各位认真读到最后的鱼友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在中国也要建立一套对海洋生物保护的机制,而珊瑚和鱼的价格会因此而上升,你会举手同意吗?


Henry Feddern:hunter@terranov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