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追忆海水青涩的时代

1 回复 | 3592次点击 | 直到 2012-05-11 05:39:01 +0800 | 改成倒序阅读 | 电梯到达最后回复 | 添加到黑名单

原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690883383?ADUIN=504527934&ADSESSION=1285469325&ADTAG=CLIENT.QQ.2881_FriendInfo_PersonalInfo.0&ptlang=2052 作者:小昶昶

人生的故事总是一段一段的,激情地来了,热情地烧了,挥挥手不带走一丝回忆地走了……

玩海水已经磕磕碰碰地走过7个年头了,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人生有多少个爱好能够坚持几个年头呢?看看身边的朋友,想想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朋友都是鱼友为主。现在再看看,突然感觉有点变了,有点落寞的感觉,以前曾经要好的鱼友,称兄道弟的鱼友、随着大家基本都撤完缸,上了岸,共同话题变了,说话少了,qq群里面熟悉的不断的疯狂的连续的“滴滴”声似乎如远古的钟声,一去不在复返,很难再听到了。疯人院不再疯狂,以前众多的朋友似乎也一下子消失在沉闷的空气中。

“现在的新鱼友,不懂得珍惜,海水生物没有以前那种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感觉,钻研精神不足,没有那种彻夜不眠为一个答案翻完论坛所有帖子的韧劲。”这是我的感觉,为啥,因为海水青涩时代过去了,成熟时代来临了,一切变得那么唾手可得。

还记得粉红叠瓦手指吗?

这些粉红叠瓦手指,当时是我们几个鱼友坐了经过3小时的颠簸来到香港,从一个香港鱼友的鱼缸里面分断肢买回来的,相当稀有(国内当时只有绿色叠瓦手指,还是屎绿的)。当时买回来一截,大概8厘米,买了200块,然后在我家里,用榔头、一字螺丝刀,把这条长8厘米的粉红叠瓦手指一分为四,由4个鱼友一齐养大。现在全国有的是,价格还便宜。

想不想听印尼荧光分支脑的历史?

当时我们这边没有分支脑,即使有也是褐色边,中间有点绿色的那种海南货,整个都是荧光绿色的只在外国网站的鱼缸看到,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荧光绿色分支脑图片是那个外国小孩的精品珊瑚缸,当时口水流的,擦都擦不完,这个东西在香港都很少见。机缘巧合去香港现代水族(以前经常去香港,因为人家货进口的,国内根本没见过),发现在活石缸里面有6粒快死的印尼荧光分支脑,现代的老板说这个好难养,而且快死了,原价60块一个头的,见你们大陆仔常常上来帮衬(买东西的意思),便宜卖给你们玩玩,每个头20块,当时记得买了6粒分支脑,然后大家分开各自繁殖了。现在全国有的是,价格还便宜。

RIC的故事这故事发生在我身上,好搞笑的

Ric是甚么?美国波波菇,美国的,进口的,代表稀有、罕见,代表只是仙境里面的神物。当时花地有吗?没有,只有那种海南品种的yuma,绿色边,中间有点红色那种,或者完全是褐色要猛晒猛晒太阳才出点红色那种,60块,一大驮,几十个。第一个波波菇的故事情系香港、深圳、广州3地友谊。大家还记得在sonic2000的时候,那个令人叹为观止的60微缸珊瑚高手choic2003吗?他是香港人住深圳,当时我们拜托他如果香港发现美国波波菇,无论价格如何,都要给偷渡搞2个回来,在苦苦等候4个月后,好消息传来了,choic2003用一个怡宝蒸馏水的瓶子,带了2个ric来到广州给我,心理那个激动啊,那个感激啊,捧着这2个指甲大小的ric,奉为神物,180元一个,第一次养,没有饲养环境资料,价格不便宜,全国唯一。身边的鱼友知道后,千叮万嘱吩咐一定要养好,养好后生儿子繁殖起来给大家,心里那个紧张啊,比第一次当爹还要紧张。俗话说得好,好事还多磨,因为ric没有上石,我只能用隔离盒隔离起来上石,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上石,第二个星期的某天深夜,我心灵感应,ric会发生甚么事情,深更半夜起身去鱼缸看ric,来到缸前面,人一下子蒙了,头脑一片空白,隔离盒因为吸盘老化,吸力不够,给造流泵吹翻,RIC给吹跑了。人顿时傻了,找了一下缸底,那有踪影(当时我的缸还铺了沙子),刹那间,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怎么对得起父老乡亲,怎么对得起全国劳动人民。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一闪而过“清缸找波波菇”,坐立起行,说干就干,清完缸百几两百斤活石,终于在拿出了最后一块活石的底部,发现了橙色的ric,我的老天,幸亏不用清沙。然后半夜重新造境,完成造景摆珊瑚,凌晨4点。后来那个RIC用了3个月的时间才上石,后来仔细观察发现是因为RIC根部有几粒半毫米大的小石头,导致不能上石,手术剔除小石头后很快上石了。现在RIC不珍贵,有钱就可以在国内买到。

SPS中的鸟巢,在青涩年代也十分罕见。

这个现在看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鸟巢,当时需要从香港买,600块,半个巴掌大还不知道怎么养,也不知道怎么才养得好。当时流行藻缸,还没有流行柏林,为啥,因为缺乏好的造流泵,Seio造流泵是稀有品种,Seio造流泵对我们来说是神器,能强劲而范围大的水流,也得要去香港买,这里什么都没有,当时造流都是靠主泵上水主泵分4个出水口造流是当时的主流,加个25块的旋转头,当时以为搞定了哈哈。谁知道用了3天,卡住不转了 之后每日都要敲他一下......这种记忆很开心,折腾的开心,探索的开心。

我印象第一眼看见别人养SPS。

印象最深刻的是kelvin鱼友,他的主缸80×80×80cm,在主缸的旁边,有一个100×100X100cm的藻缸,靠藻缸消耗营养盐,而且从来不喂鱼,缸内只有一条蓝吊,瘦到纸一样薄。印象还有最深刻的,就是他缸内有一个比洗脸盘还要大的尼罗河,占据在鱼缸的中间,他已经上岸很久了,鱼缸好靓,女朋友更靓。他养了一个sps,不记得品种了,海南货,sps印象是很瘦很瘦的感觉。但觉得能够养sps有生长,一个生长的石头,太惊奇了。现在玩海水的人,少了一份坚持和耐心,更多的是一种浮躁,很少人能够坚持看所有的帖子。

还有印尼千手的故事,一个背包背6条骑士过关的故事,左旋米唑大战透明扁虫的故事……太多故事在脑海里面了,想起来心理还蛮激动的,讲起来热泪盈眶,过去了,那些激情燃烧的海水岁月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些感人的故事少了……

                                小昶昶   

                          二○一○年九月八日

拜读,第一次接触海水缸,希望7年以后再看这篇文章

改成倒序阅读

96
96
96
96
96
96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