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 Seigel已经痴迷海水40年了。过去的40年间,他的文章和出版物在海水领域非常著名。他还是著名杂志Advanced Aquarist的创始人和编辑。最近Reefs杂志(以下简称RM)的资深主编Randy Donowitz和他的老朋友Terry一起聊天,Randy记录了Terry(以下简称TS)的人生经历和他对美国水族行业发展的独特见解,让我们一起来分享。 1                                                              Terry Siegel RM: 你是什么时候涉足水族领域的? TS: 大约65年前(哈哈大笑)。当时我8岁,记得我有3个小型淡水鱼缸------2个5加仑的,1个20加仑的。我甚至还记得当时养的几条鱼,dwarf gourami、black tetra、angel fish、cory catfish、Amazon sword plants, 可能还有neon tetras。 直到上大学前,我都一直在养那些鱼。上高中时,我经常逃学,因为课程是在是太无聊了。我的大把时间都是在一个本地的鱼店里度过的,鱼店的老板有很丰富的观赏鱼知识。尽管是个很小的鱼店,但还是很有趣。记不清是高中的什么时候,老板买了一条公子小丑和一条蓝魔鬼。因为是咸水鱼的关系,很少有人感兴趣。我把这两条鱼买回了家,把它们放在1个5加仑的鱼缸内,由于住在海边,经常换天然海水,因此饲养了很长时间。 无论怎样,我考上了大学,而且顺利毕业、结婚,并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买了自己的房子。这套房子有一个很大的门廊,后来这里摆了好几个海缸。看来当时冥冥中有我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 1960年代末,我有了一个150加仑的ambassador全玻璃水族箱,饲养七彩燕。一天,我来到布鲁克林Coney岛大街的一家水族店,叫Atlantis水族店。当时店里已经有了一个55加仑的海水鱼缸,里面有两条黄带长吻蝴蝶鱼,它们相互伸展着背鳍,漂亮极了,我立即被深深的吸引,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一定要饲养海水鱼。当时正是海水观赏鱼刚刚引进的时代,把海水鱼养活还是相当的挑战。也是在那个时期,我成为了国际海洋生物协会的主席,我们在Coney岛公共水族馆的教学馆内活动。 RM: 当时你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 TS: 当时的最大问题是所谓的“新缸综合症”。基本上设立新缸,放入一些鱼,前几周看起来很好,过几周看起来就不好了,再过几周全部死掉了。在我们的小组中大家都在讨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鱼类的死亡,有人说肯定是盐的问题,有人说肯定是鱼缸的问题,可能是塑料管件,于是我们把鱼缸完全分解,消毒每一样组建,再组装,最后得到同样的效果。后来我们开始研究氨及氨在海水中的毒性。最后我们发现底砂过滤可行,后来又发现了半干湿过滤能够帮助完成单循环,这让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当时我有很多大鱼缸,全都是FO,200加仑的,150加仑的100加仑的和60加仑的,都放在门廊里。现在鱼类可以生存一段时间了,但又遇到了疾病的困扰。虽然我们解决了氨的毒性问题,但我们要永远面对白点病和白毛病。我不知道这些病原体从何而来,但我必须始终不变的与它们斗争。 RM: 我知道当时你们受到了很多挫折,真的有些摸不着方向。 TS: 完全正确。你设立了新缸,会控制不住的不停加鱼,带入新的病菌,最后不得不整缸施用铜药。有时候真的不能确定是铜药杀死了鱼类还是寄生虫杀死了它们,每一次都面临同样的疑问和风险。当时还有些人,如Jerry Riddler,他饲养的鱼很长寿,有的甚至能活几年。他的方案是设立很多鱼缸,他有30个,每个缸内只放一条鱼,从不向老缸中加新鱼。用这种方法它对抗了疾病的传染,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 RM: 我猜当时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还不多。 TS: 那个年代我们确实知之甚少。现在大家在国际互联网上交流,而当时我和John Miklos创办了《The Marine Aquarist magazine》,发布生物过滤知识、鱼类信息以及如何喂食等帮助大家把鱼养活。这本在线杂志是美国第一本海水饲养方面的专业杂志。我是编辑,并撰写一个专栏“Fish of the Month”,应该说杂志很成功。我们手工排版,用IBM电子打字机打字。我们的很讨厌那个破机器。 尽管他是个物理学家,几年后,John Miklos还是决定去赚钱。他发表的文章逐渐减少,和妻子来开了纽约,大家都很不开心。 2                                                          这个加勒比海礁岩缸是用高压过滤系统支持的。 RM: 除了养鱼,你还有在做别的吗? TS: 首先我是Pratt学院的英语教授,到1999年正好33年。我教大学新生英国现代文学,莎士比亚的作品及一些综合类的课程。 RM: 你最喜欢莎士比亚的哪一个剧本? TS: 我不太清楚,可能是《麦克白》吧。可能与我个性中的虚无飘渺比较贴近吧。当然还有《哈姆雷特》和《暴风雪》。 RM: 你最喜欢那个人物? TS: 普洛斯彼罗,我想他是莎士比亚本人的化身。他知道你的天赋。 RM: 回来再说水族,一切在1980年代真的开始改变了吗? TS: 应该是在1984年,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礁岩缸。那是一个90加仑的水族箱,我了解到系统对光照的需求很强烈。我不清楚具体的信息来自何方,可能是介绍当时欧洲的柏林系统的文章中提到的。作者的名字好像是Schmidt。于是我跑到五金店买了一些石英灯,掉在90加仑的水族箱顶上,取得了一点成功。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气泡珊瑚和一个榔头珊瑚,而且一直活到现在,还有很多无脊椎动物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不过它们都渐渐死去了。我还能回忆起当时有很多垃圾海葵,而且引以为豪。(大笑)我还养了一对番茄小丑,其中一条在水族箱内活了25年。 3                                                            Terry早期的一个礁岩缸 RM: 真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很高兴你能提到光照的问题。你能给我将个最感兴趣的水族故事吗?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 TS: 确实有很多故事。在那个年代,我寻找各种东西来照明水族箱。我儿子推荐给我一本杂志,《High Times》,其中最大的一幅广告是介绍Energy Savers公司生产的生化光源。 我给Energy Savers公司打电话,对方是Omar Dursom,并告诉他我要一个光源照射珊瑚缸。他笑了,告诉我,通常人们定制光源是为了照射番茄,促进生长。我告诉他,我要照射珊瑚而不是水壶(两者在英语中读音类似POT,CORAL)。 Omar开始感兴趣了。他要求我寄给他一份图纸。无论你信不信,1个月后,美国的第一代175瓦金卤灯加反光罩出世了。这就是今天的“Coral life”的第一笔生意。 我相信你可能也有一个这样的金卤灯在地下室,应该还能使用。 RM: 真是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决定开始《Aquarium Frontiers》(一本水族杂志)的? TS: 当时有很多人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在美国水族发展史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中之一就是Julian Sprung。他和我孩子的年龄差不多,我在去福罗里达州看望父母的时候竟一个学生的介绍认识了他。这个学生叫Danny Ramirez,是个摄影师,他介绍我认识的Julian Sprung。Julian与Martin Moe一起工作,对欧洲的水族发展情况很了解。他在FAMA写了一个专栏“Reef Notes”。一天我和Julian到海边收集海螺活砂,我对他说,“你知道吗Julian,很多人看FAMA是为了看你的专栏文章,FAMA给了你什么?” 当他告诉我答案的时候,我说,“这太荒唐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创办一个属于自己的杂志,给撰稿人公平的稿费,创造一个优秀的出版物?”他说,“很好,确实是个好主意”。于是我们到小树林中与Danny会和,他是个摄影师,也有海水缸,于是我们就这样开始了《Aquarium Frontiers》。 最初的问题是可读性差,不过随着Walter Addy的加入和他的AST系统的研究理论的加入,可读性增强了许多。Julian当然是柏林系统的铁杆粉丝,他觉得Addy的文章抢了太多的风头。无论怎样,Julian、anny和我撰写了大部分的文章,杂志是季刊,从黑白印刷的小幅面到全彩印刷的大版本,随着广告的加入,我们很快创造国水族杂志的记录。 大约两年后,Danny和Juian成立了一个公司,叫两条小鱼“wo Little Fishies”,他们开始出版Julian和其它作者写的书籍,开始做生意,变得忙碌起来。他们还帮助策划Peter Wilkins的产品,如ombisan, Wilkins活性炭等。 后来,他们来找我,说时间实在是不够用,希望卖掉杂志。对此我非常不高兴。当时在美国国外也有很多非常有影响的珊瑚研究人员为《Aquarium Frontiers》供稿,包括Craig Bingman和Doug Robbins以及Greg Scheimer。我们都很失望,但看起来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卖掉出版物。杂志卖给了“Fancy Publications”,他们专门出版《Aquarium Fish》、《Dog Fancy》、《Cat Fancy》、《Gerbil》等等,无所谓(笑笑)。 我留下来继续做编辑,也确实做了一段时间。不过很快我发现跟Fancy Publications合不来,因为我知道读者需要正确的知识和理论,尽管这些东西可能没那么完善。而我的作者们却被要求,尤其是Scheimer,“别管是什么万金油理论,别管是否真的行得通,只要去写,没人会真的审查你的作品。” 当然,Fancy Publications对我不太满意,我对他们也有不满,于是分开了。不幸的是,我和他们签了合约,5年内不能出版和他们有竞争性的出版物,在此期间,我觉得这方面的出版物有些空洞,质量也在下降。 4                                                                         Terry原来的135加仑礁岩缸 请继续关注Terry访谈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