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爱好中,气泡藻的暴发就像是一场噩梦。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们迅速繁殖和传播,既是许多食草生物的食物,同时也会威胁到水族箱里的许多无柄观赏生物。

每当我们听到气泡藻,第一反应就是臭名昭著的“Valonia ventricosa”,甚至忽略了其它气泡结构的藻类。不过这个概念早已过时,感谢Olsen和West,他们给噩梦般的“Valonia”藻类划分了自己的分类属Ventricaria。

重新分类后,有些气泡藻可能已不再属于噩梦系列了。正确的识别让我们能更加准确的了解哪些藻类是讨厌的、温和的,甚至完全无害的。有时正确的识别有助于消灭藻类。我选择了一些本地(菲律宾群岛)常见的气泡藻进行说明,希望大家有更多的解释。

气泡藻分类:

1 Ventricaria ventricosa(球法囊藻)是最臭名昭著的的一种。它近似球形,内部充满液体。这种藻并不分枝,以球形的形态单独存在,每个球形泡都能吸附在底基上。它是单细胞结构,直径最大可达2英寸,球形表面有奇怪的光泽,尤其在水下,这种光泽甚至可以掩盖其深绿色的本色。它的光泽来自于球状结构表面纤维平行排列的光学效果,与水晶的结构类似。球形结构的坚韧、光滑和庞大体积让很多食草生物无能为力。它附着在底基上的强度也十分惊人。它们分布于印度洋到太平洋之间,冬至萨摩亚,南至澳大利亚,以及整个加勒比海地区,最大的特点是能忍受超低的光线。 2 Boergesenia forbesii(绿茄藻)看起来就像一个绿色有光泽的热狗。囊泡能长到2英寸长,1英寸宽。这种气泡藻并不局限于附着在石壁上,还可能附着于其它海底植物和藻类身上。与V. ventricosa相比,它附着得不太坚固。图片中是个未发育完全的个体,只有半英寸长;前景中的棕色部分是个发育较大的个体,大约有1.25英寸长了。有趣的是,因为它能吸收放射性污染,1997年,Trono将它作为观察海底放射性污染的参考生物,但并未就地域性进行说明。 3 Valonia aegagropila(法囊藻)个体较小,密密麻麻的生长在一起,体型呈香肠状。囊泡呈暗橄榄绿色,能长到约半英寸长,1 / 6英寸的宽。分枝生长,每个枝端最多生出5个囊泡。由于囊泡结构紧密,分枝很难从表面分辨。这种藻类广泛分布于西太平洋,从澳大利亚到日本,以及整个印度洋和加勒比海,地中海。尽管它们附着能力不强,但稠密的囊泡结构增加了手工去除它们的难度。

4

Valonia fastigiata(帚状法囊藻)很小,是分枝的单细胞结构,囊泡弯曲度不高,甚至呈棍棒状。囊泡可达1/3英寸长,形状规则,因此可以长成很密集的一簇。该物种在印度洋被发现,后来在西太平洋到斐济也有。 5 Valonia macrophysa(大泡法囊藻),深绿色,单细胞,有分枝,可达0.5英寸x1英寸。囊泡大致呈棒状向上生长,顶部呈膨胀的状态。由于生长密度很高,导致只有囊泡的顶端可见,所以很容易误解为球形。该物种分布遍及全球。由于附着在硬质基底的能力较弱,手工清除比较方便。  6 Valonia utricularis呈微弯曲的棒状,分枝囊泡有时达到2英寸长,但通常只有0.25英寸厚。囊泡松散的聚集在一起,容易观察。它与V. macrophysa分布位置相同,有意见认为这两者实际上是同种的不同表现形式。它们附着能力相对弱,去除比较容易。 7 7a Dictyosphaeria cavernosa(网球藻)球状,表面有纹理,多细胞,近似球形或不规则形状。成熟后,囊泡会破裂,里面的3毫米左右的小个体往往会被误认为是其它气泡藻类。尽管这些小个体也有坚韧的外皮,可以附着在底基上,但食草类鱼会很快消灭它们。图片中显示的是成熟的个体破裂,里面的小个体露出。图片中间的个体生长速度较快。它们地理分布范围从印度洋至西太平洋到波利尼西亚,以及整个加勒比地区。与Dictyosphaeria versluysii相似,但它气泡有类似木纹的效果,而且形状有些扁平,且是多细胞的。

8

Bornetella sphaerica(球形轴球藻)形式单一,葡萄状,表面有六角形花纹。这些六角形花纹对应着纵向棘状小泡体内辐射轴丝的两端。囊泡本身可长到直径1/3英寸。囊泡内的的细丝,使它有惊人的韧性,当囊泡成熟时,内部结构完整。该物种分布于西太平洋,从日本到菲律宾,向东至夏威夷和斐济。还有另外两种Bornetella,分别是 B. nitida和B. oligospora,外形差不多,可长到2英寸长,1/5英寸厚。成熟后,囊泡内部的丝状轴线会出现轻微的钙化。这两种藻在内部轴线的结构上有区别。咋一看可能与Neomeris spp.藻混淆。它们分布于西太平洋,从日本,南至澳大利亚,东至斐济。

10

Colpomenia sinuosa(囊藻)大型多细胞,起初是实心形式,之后变成空心扭曲形,很容易长到直径2英寸,大号个体甚至可以长到直径8英寸。体色黄色或黄棕色,面积大,但附着能力弱,藻壁很厚。其生殖结构在藻表面的坑洼处。这个物种真的是全球分布,甚至在南极都能找到,但在美国向北的海岸直至北极会明显减少。 11 Colpomenia bullosa(长囊藻)在寒冷的北部太平洋,从日本到中国到阿拉斯加,但至少在热带海域的越南也有发现。它们会形成成簇向上的中空结构,类似脏兮兮的黄辣椒,一般是从底部一个萌芽复杂的发展出来。  12 Codium ovale(卵形松藻)形状像一个卵,直径可达2英寸。它们不分枝,但是可以固定在一起。叫做utricles的微小生殖结构在体表外,使整个结构变得模糊或不整齐,形成深绿色的表面。它们生活在水流充足的地方,往往附着在海草和藻类上。家庭水族箱里不常见,最多发现一小撮。这种藻类遍布日本和菲律宾之间的西太平洋印度洋,也分布在整个加勒比海。

 13

Botryocladia skottsbergii曾被误认为红色的Valonia,一般在尚未成熟时不好区分,它也有葡萄状的体态,能直接吸附在底基上。随着它们逐渐长大,铁锈色和分枝形态都会越来越明显,分枝很少能长到1英寸长。囊泡本身很小,直径很少超过1/3英寸,光滑,透明,红棕色至紫红色。囊泡内可见黑色的小点(cystocarps),是有性生殖的标志。该物种在印度洋,西太平洋,南至澳大利亚,向东至夏威夷都有分布。Botryocladia uvarioides更小些,囊泡更多,可以长到1英尺高,看起来很像一串葡萄。这个品种分布范围小,迄今只在菲律宾和加利福尼亚州有发现的记录。Botryocladia botryoides甚至还有高大的叶状体,但分枝较少,因此主干很长,附着很多囊泡。它遍布印度洋和地中海,以及大西洋东岸。西太平洋只有菲律宾存在。其它品种包括:Botryocladia leptopoda,从阿拉伯到亚洲大陆到东部海岸,下至澳大利亚;Botryocladia microphysa,一种地中海主要的藻类,在加那利群岛和印度尼西亚分布;Botryocladia pyriformis分布于加纳利群岛、塞舌尔群岛直至中国和菲律宾海域。Botryocladia vesicles被切断后会漂浮在水面上,因为其囊泡内的密度小于海水密度。

当然还有许多其它藻类也具有囊泡结构,但我想上面列举的气泡藻已经覆盖了水族中常见的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品种。

气泡藻的控制

在营养盐充足,附着条件良好,缺乏控制的条件下,上述藻类一旦暴发可能迅速统治整个水族箱。

由于藻类的存在会给缸里的其它生物带来生存压力和影响,我们需要手动去除藻类,或改变水族箱内的条件给藻类施加压力。营养物质是藻类赖以生存的燃料,那么我们就限制营养盐。这几乎是应对藻类暴发的三步标准方法。

1。手工去除藻类。

2。添加食草类生物。

3。降低营养盐。

通常情况下,还会有第四步,调整温度、pH值,或其它物理参数来抑制藻类生长。然而,大多数的气泡藻对这些方法的忍耐力都是难以想象的。

手工去除,会导致气泡藻立即进行繁殖传播,并影响其它生物。这种干扰行为对气泡藻是强烈刺激,一旦暴发,任何食草类生物都会无济于事。

我选择则的武器是一个不锈钢螺丝刀,将刃部磨得很锋利,用来铲除气泡藻的固定锚点,甚至直接铲除活石的一部分。直接用指甲清除的方法不可靠,而且容易受伤和感染。我看过有人用小剪刀把囊泡部位剪掉,但固定的锚点还留在底基上,而且容易使囊泡破裂。

很多人都表示,突然将囊泡弄破是很危险的。对于法囊藻科尤其是这样,当囊泡达到成熟时的1/3大时,孢子已经基本形成了。但即使在你清理囊泡时,不小心释放了孢子,孢子也必须躲过滤食生物的触手,躲过过滤设备,找到一个未被霸占的底基固定生长。如果你不清除囊泡,这些孢子早晚也会被释放。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最谨慎的做法都是清除掉整株气泡藻。在铲除过程中,用虹吸管同步辅助吸走释放的孢子和掉落的组织很重要。也可以借助虹吸管的吸力吸住要清除的囊泡,因为囊泡在被清除后多数会下沉而不是飘上来,再吸就很困难了。操作时,将虹吸管缠绕在手上,可以随时捏紧虹吸管停止虹吸作用。如果能将活石整体取出放入干净的塑料容器内,再使用上述方法会更简单。操作后,容器内的水直接丢弃,活石用缸内水冲洗后放回。

无论藻类清除得多干净,其残余和孢子总会继续生长,这时食草类生物能起到很好的后期补充作用。

食草生物不是单一的某个物种,而是不同食性的食草生物清洁大军组合。当面对气泡藻的问题时,一旦进行了清除行动,食草大军的后期扫荡是必不可少的限制性工作。

常见食藻螺的能力往往不足以破坏气泡藻的囊泡,除非是非常小的气泡藻。像它们这样的腹足动物具有分布广泛的特点,可以有效的针对孢子和刚刚生长的气泡藻幼体。某些sacoglossan海兔,曾被报道过会以气泡藻为食,其中就包括颇受欢迎的绿海兔(Tridachia crispata)。最近的研究发现,名为Ercolania endophytophaga的海兔能整个吞下气泡藻的囊泡而不破坏,然后在体内消灭气泡藻的组织和孢子。

翡翠蟹(Mithrax sculptus)消灭气泡藻的能力也是早就公认的。它们能撕碎气泡藻的囊泡,并吃掉其组织。有时,它们会用钳子夹断气泡藻的固定锚点,使气泡藻脱落却不吃掉。但所有的螃蟹都是杂事性的,它们有可能发展成偷吃观赏珊瑚和软体的凶手。还有许多其它的食草生物也是机会主义者,当它们变坏时比较容易抓住。

刺尾科(Acanthurids)和蓝子科(Siganids)的鱼类是草食性的,对气泡藻能起到一定的控制作用。吊类是特别推荐的,它们会吃掉很小的气泡藻。不过吊类对新手来说有些娇气,而往往是新手的水族箱容易受到各类藻的侵害。狐狸等蓝子科的鱼虽然粗生,但其背上有毒刺,容易扎伤人。水族箱的体积也是问题。吊类和蓝子科鱼在海中巡游面积大,在小型水族箱内领地意识强,容易与其它同类鱼发生争斗。一位前辈曾经建议,150升水容纳一条吊类,300升水容纳一条蓝子科鱼类(译者:这个数据有些不现实吧)。这是针对单独饲养的估计,而并没有考虑到多条鱼同时饲养的领地之争问题。

海胆也是推荐的藻类控制生物,它们对较小的气泡藻有用。当食物短缺时,即使是最大的和最结实的囊泡不能抵挡它们。海胆的问题是它们吃得太彻底,连钙藻也一概不放过。

14 图1.1 图中是个4年的水族箱,其中一个食草生物就是海胆Echinometra oblonga。虽然不像Diadema setosum那样流行,但它更容易饲养,吃藻也更彻底,看看活石的表面就知道。在海胆的势力范围内,可以看到少数Bornetella sphaerica。图中,一只海胆没能消灭所有的藻类。这些是孢子发育出来进而再繁殖的。图中的气泡藻直径都不超过0.5英寸,是海胆扫荡后的余孽。但是,气泡藻在这个系统中已经被控制到最小范围了。这些侥幸存活的气泡藻在成熟后会释放自己的后代,而这批孢子能躲过海胆和其它草食性生物继续繁衍的少之又少。

不管怎样配置草食性生物,都要了解它们的习性,以使它们为除藻服务。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我们了解气泡藻的需求,阻断这些需求,气泡藻也就没戏了。

阻断其需要的两类资源

a营养抑制

b压缩生存空间和光照

首先阐明营养抑制的概念。这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限制食物的供给。

而是减少能被藻类利用的食物。就是要建立一个足够复杂和强大生物群落,好多生物是靠吃水中的流食过日子的,利用它们消耗营养。很多时候暴藻是因为海螺或其它生物死亡,尸体在水族箱中分解释放营养盐。当然,尸体将被取出,但在一个充满了各种各样杂食生物的水族箱内,几乎任何大小的尸体都能在腐烂前被迅速吃完。

如果有成熟的底沙和藻缸,它们不仅有吸收营养盐的潜力,还可以为浮游生物提供死亡尸体分解以外的食物,如鱼儿们吃剩的食物。

大量输入的食物,剩余的会被杂食动物和观赏植物所吸收,然后被细菌利用,各种生物组成了庞大的消化网络,最后交给藻类吸收处理。这是营养从高到底的食物链。这样的营养输出要比缺乏生物多样性,营养直接输出供给给藻类多了很多环节,藻类能利用的营养更少。

在自然界中,五花八门的藻类都争抢着利用这些资源。因此,应对策略是选择和气泡藻吸收相同养营养的藻类,争抢气泡藻的食物来源。最好候选者是能够进行钙化的红绿藻类,它们生长速度适中,不会引起草食生物的注意,如Halimeda spp.和各种钙藻。过滤藻类和垃圾藻类很关键的区别是过滤藻类能被草食生物自动清除,而气泡藻这样的垃圾藻类需要用虹吸管手工清除。

蕨藻是体型较大生长速度较快的藻类。它们是理想的过滤藻类,但要当心在主缸泛滥。将蕨藻放在藻缸内,强光,长时间照明,调整水流可以抑制其在主缸内繁殖。值得注意的是,蕨藻会不断的有物质渗出(萜类,糖类等),可能会对主缸里的生物造成影响。

正确控制气泡藻所需食物,同时起到控制气泡藻作用。在水族箱中,珊瑚、海绵,水螅体、钙藻都要和气泡藻争抢营养,而在自然海域却不是这样。加剧这场战斗需要很多能量,增加浮游植物和浮游动物的数量就相当于增加了额外的动力,它们也在吸收营养,从而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由于生物死亡而导致的暴藻。

我们可以观察到,菲律宾珊瑚礁海岸,由于季节导致水面下降,部分区域水中营养盐升高,会出现 macrobenthic藻暴发。但当雨季来临,河水带走多余的营养盐,一切又会恢复。我曾看到过眼球那么大的V. ventricosa的表面,在雨季过后仅仅几星期,就被钙藻、海绵等覆盖,甚至上面还有新生成的石珊瑚。

想象图1中的情景,如果水族箱上水口有珊瑚进行繁殖,海胆吃过的地方也许会有石珊瑚扎根的影子。有些被海胆盲目的吃掉了,有些继续生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久活石上就没有气泡藻生长的空间了。

事实上,在选择生存空间和光线资源的竞争对手中,石珊瑚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能大规模生长的。在鱼友的珊瑚缸中,应该都有利于某种珊瑚生长的环境,我们没有必要去调整。石珊瑚的生长会占据位置和抢夺光线。而纽扣珊瑚则将它们的代谢产物留在体内进行光和作用,而不是全部释放出去被气泡藻利用。

海绵用来占领生存空间也是很有效的。泡泡菇用来占领空间就不恰当了,因为它们的身体太软,像个半透明的路障。

当然,我们还必须控制食物的投放以及空间的占用。但这里还有一个控制藻类生长资源的因素。鉴于氮是主要营养,鱼友们值得考虑一下水族箱内的氮是如何累积的,以及其浓度的影响因素。毕竟,生物越多,氨和二氧化碳的排放越多。食草生物和珊瑚们用消灭垃圾藻类和抢夺它们的营养给自己付房租,体现自身价值。但如果它们作用不明显怎么办?

大多数珊瑚缸里都是食物链顶级生物,接下来就是细菌网络,购买和引进的都是大型观赏生物。然后才是为了填补食物链金字塔而补充其它生物。一般的解决方法是换更大的水族箱,随之而来的又是购买更大型的观赏生物。每个大型观赏生物进来,就会多一点营养盐的累积。

总结

我在前面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里用简短的话总结。

正确识别气泡藻的种类有助于采取恰当的行动阻止其泛滥。阻止方法可以总结如下:

手动去除掉长势凶猛的气泡藻,行动时不要让孢子泄漏,斩草要除根。食草生物多样化,注意各种食草生物的优缺点。

最后,严格限制藻类赖以生存的资源,增加其在生存空间、光照条件和营养盐吸收方面的竞争对手。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到礁岩中心的论坛讨论。http://www.google.com/url?q=http%3A%2F%2Fwww.reefcentral.com%2Fvbulletin%2Fforumdisplay.php%3Fs%3D%26forumid%3D121&sa=D&sntz=1&usg=AFQjCNE8_fi7L4g1kO0sKe7n0EkFCYEzq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