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去年九月份吧,我从某商家那里进了一批活石,用这些新活石换掉了鱼缸里少半的旧石头。可是,自从使用了这批新活石后,缸里就开始毛藻泛滥。

当时进这批活石的初衷,是想通过新活石携带的小生物和微生物,改善缸里的生态环境。在这之前我的鱼缸经历过高温冲击,珊瑚的状态曾经每况愈下,我怀疑缸里 的生态环境已经有问题了,所以,添加新活石就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

在大森林取这些新活石时,就发现石头品质不佳——显然是从哪个海岸的浅水区挖来的石头,大且沉,部分表面覆盖着丰富的褐色藻类。取回家之后,我立即把这些 石头放进整理箱里处理,尽管整理箱里有一只大功率水泵造流,但仅过一天的时间,整理箱的海水就变得污浊腥臭,由此可见石头上聚集了数量惊人的动植物,耗氧 量巨大。高质量的深海活石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此后几天,我给整理箱换了几次水,腥臭味才逐渐褪去。一周之后,我用这些新的活石替换掉缸里的部分旧石头。

这些新石头进缸之后不久,缸里的毛藻开始零星出现,几周后泛滥成灾。在我设缸的初期也经历过毛藻,但彼时的毛藻生长速度跟此时可没法比。从去年第4季度到 今年2月,我每周换水之前都要先卷起袖子拔毛藻,几乎每次都能收集到100ml以上的毛藻,这还不算换水时被直接虹吸出来的。有一天我老婆甚至发表高见 说:这些藻长得很好,鱼缸里有草原牧场的感觉。于她而言,随着水流飘曳的毛藻也许算得上一道风景,但在我看来,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好歹缸里的珊瑚不多, 除了草皮、纽扣受到毛藻的骚扰外,由于我每周清理,其它珊瑚受到的影响不大。

新进的这批活石肯定来自某浅海区,而且此水域应该富含营养盐(尤其是NO3),从这些活石上藻类的丰富程度就可见一斑。在这种水域里,活石本身“吸”饱了 营养盐,进到我的鱼缸之后,由于周围水体的营养盐浓度低,就缓慢释放出营养盐,导致鱼缸水质富营养。另外,当初入缸的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些活石带来的藻类 彻底刮干净。活石上的藻类死亡之后,也分解为营养盐。这两种途径产生的营养盐,导致毛藻大量滋生。虽然我的系统中有硝酸盐去除器和磷酸盐过滤器(使用 Rowa),但并不能有效应付这种大剂量的营养盐释放。

在毛藻疯长期间,底缸里的盾叶蕨藻和绿葡萄藻的长势却非常一般。我一度怀疑磷酸盐过滤器导致水体PO4过低,限制了高等藻的生长,于是停掉了磷酸盐过滤 器,但高等藻的长势依然没有起色。看起来,在营养盐偏高的时候,这两种高等藻与毛藻竞争起来丝毫不占优势,或者因为底缸的灯光不如主缸的强烈。

每周弯着腰、捋着袖子拔“草”,是件很令人愤怒的工作,满缸的“草”也让我这个自以为“资深”的鱼友有强烈挫败感。如歌所唱,“再也不能这样过,再也不能 这样活”,我决定要有所改变。我做的第一个改变是把主灯的光照时间从8小时改为5小时。光照时间短至5小时以下,毛藻的生长速度会降低很多。后来我又做了 第二个改变——把每周换水量加一倍,从每周20升改为40升。

光照时间缩短后,毛藻长势明显放慢,另外,从NO3去除器的反应也看出一些变化。我的NO3去除器使用一个最大流量为50ml/Min的西山牌蠕动泵,一 般情况下,在ORP测控仪的控制下,这个蠕动泵间歇工作就可以把反应室里的ORP控制在-190毫伏上下。在我把光照时间缩短后不到一周,NO3去除器的 工作状态发生改变,蠕动泵不停地工作,也无法把ORP稳定在-190mv,而是降到-500mv以下。我认为,这是因为水体里的NO3含量升高,导致反硝 化反应比以前强烈,所以ORP电位下降很多(这个说法未必正确,欢迎指正)。于是我又执行了第2个改变:每周换水量加倍。两三天后,NO3去除器的工作又 恢复常态。

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去测试NO3的数值,因为我觉得这种测量是没有意义的,测量结果肯定接近零值(我手头没有NO3试剂是另一个原因)。NO3从活石中 被缓慢释放,同时又被NO3去除器和毛藻随时地消耗掉,所以水体中的NO3静态含量肯定不会高。

目前情况已大有改观,毛藻生长速度已经很缓慢、范围逐渐收缩,虽然换水时还要拔拔草,但拔的数量不多,所以两周之前我又把光照时间延长到8小时。我觉得, 活石中“储存”的营养盐应该释放得差不多了,缸里的生态将要恢复正常。前面说过,由于怀疑PO4过低影响高等藻类的生长,几个月前我把PO4过滤器停掉 了。在毛藻生长被大幅抑制之后,水体中的PO4含量似乎升高了,出现了一些红泥藻。用Hanna测量一下,确实要比正常情况高,于是我又启用了PO4过滤 器。毛藻大量生长时,PO4和NO3基本上同步消耗,PO4未必会高。毛藻被抑制后,NO3被硝酸盐去除器消耗,但PO4却在积累。道理上也能讲得通。

通过这个事情,我想对大家说:

1)毛藻爆发,肯定是水体营养盐太高,无论是你能否测量到读数。

2)买活石,一定要注意品质。

3)遇到问题时,“正确的方法 + 耐心”是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