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驿站
饲养火焰乌贼(Flamboyant Cuttlefish)

最近小编的工作翻译效率较低,文章一拖再拖。在baboon的一再催促下,今天才拿出这篇乌贼饲养和繁殖的文章跟水族驿站的鱼友分享,惭愧呀。希望大家喜欢新版的tanklog系统。

翻译:水族驿站小编yangsha

摄影Christopher Paparo


最酷的乌贼,火焰乌贼(Metasepia pfefferi)

作为专业的水族从业者,我的职业给了我接触各种奇妙海洋生物的机会。从鲨鱼到哺乳动物,从电鳗到爬行类,我觉得最奇妙的经历莫过于研究头足类动物(cephalopods)的日子。在亚特兰蒂斯海洋世界,我负责维护两个头足类展缸,分别饲养着太平洋巨型章鱼和乌贼(cuttlefish,也有人叫它鱿鱼,墨鱼)。这是我们这儿最受欢迎的两个展缸。它们独特的外形,酷似外星人的长相,以及瞬间改变体色和形状的能力,总能让游客驻足,如痴如醉的观看。可惜的是,它们的寿命都不长。所有头足类的生物寿命都非常短,有些甚至不到1年。它们孵化、生长都非常迅速,繁殖后不久就会死亡。也正因如此,它们在短暂的生命周期内可以很快达到性成熟,使我们繁殖很多头足类动物变成可能。一般情况下,我们饲养Sepia officinalis和Sepia pharaonis,我有幸把它们都养大了。最近,我有幸见证了它们华丽的一生。

差不多一年前,加州的海洋生物批发商打电话告诉我们,他进了一些火焰乌贼(Metasepia pfefferi),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它们被认为是地球上最酷的生物,我们怎么可能拒绝。

隔天联邦快递就把生物送来了,我们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准备。我们以最快的速度为火焰乌贼置办了新家,24加仑缸,浅底沙。第二天,乌贼到家了。我们先让它熟悉了一下,而我马上喜欢上它了。因为我从来没有饲养过火焰乌贼,因此特意请教了Richard Ross,他是饲养头足类动物的大师。他告诉我,火焰乌贼在被捉到前就已经交配的情况是很常见的。他解释说,乌贼喜欢把卵产在巢穴中,并建议我在水族箱里放半个椰子壳,万一上天赐给我们的是一只准妈妈乌贼呢。这似乎不可思议,这只乌贼需要性成熟,且被交配过,而它实际只有2.5英寸长。

我们让它习惯了一段时间环境,然后投喂活虾。火焰乌贼和我之前见过的乌贼不太一样。大多数乌贼都是伪装的高手,善于改变身体花纹和颜色,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火焰乌贼具备这个奇妙的本领的同时,也以它极其艳丽的颜色吸引着我们的眼球。当它们受到威胁时,会显示出从亮黄到白到深紫色和红色的体色,使它们脱颖而出,极为抢眼。这种强烈的颜色也是向其对手暗示,自己是有巨毒的。据说它的毒性堪比蓝环章鱼,是乌贼中毒性最强的。火焰乌贼的另一个特性是不喜欢躲藏,我们总能看到它。它们多数时候表现着自己的体色,很少与背景融为一体。美轮美奂的色彩让大家舍不得离开。

乌贼适应了新环境后,我开始投喂常规食物,定期换水。亚特兰蒂斯海洋世界建在一条潮汐河流附近,我们捕捉shoreshrimp和killifish很容易。在投喂前,我们还会用cyclops和丰年虾营养强化一下。用活食投喂可以保持水质健康,因为剩下的食物还是活的。但这仍是个新系统,我每周换3次水,每次15%,尽量维持营养盐最低。水质参数:盐度33ppt,ph7.8-8.0,温度73华氏度。这种组合下,火焰乌贼似乎活得很开心。


悉心照料它3周后,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它产卵了。7月4日的早晨真是令人难忘。我还没跟它说早安,就发现椰子壳里有20枚雪白的卵。欣喜之余,我把消息和资深饲养员Chris Paparo在第一时间分享了。他却告诉我不要高兴太早,这些卵非常有可能是未受精的。但我觉得一切都会如愿,而且兴奋的关注着它们。



大多数雌性海洋生物缺少天然的母性。一番云雨之后,交配双方将卵和精子排到海水中,而后一走了之。而火焰乌贼却是例外。它每天都守护在卵的周围,清理垃圾制造水流,防御掠食者。即便这个水族箱内只有它这一只生物,仍然寸步不离的在椰壳周围徘徊守护,用它像手臂一样的触手防御着。它现在不游泳了,而是用触手在鱼缸底部行走。这是由于它们的螵蛸比较小。所有的乌贼都有一个螵蛸,是碳酸钙物质形成的。螵蛸分成好几个腔,根据它们需要的浮力,可以排空或充满气体。由于火焰乌贼螵蛸很小,它们很难提供足够的浮力长时间游泳而不下沉。



8月10日,大约是产卵1个月后,迎来了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刻。刚刚给它喂了第一顿饲料后,我发现一只漂亮的,微小的乌贼baby挂在缸壁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水族馆里的同事Todd凑过来问我在观察什么。我指给他看那只只有1厘米长的小小火焰乌贼,我们在那里呆呆的看了5分钟后,才想起来赶快为小小乌贼设立一个新缸。



亚特兰蒂斯海洋世界一向信奉简单主义。因此,我们给小家伙们准备的缸只是一个10加仑的水族箱,少量活石和底沙,加上瀑布过滤。新家布置好后,我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吸进杯子,转移到新家。现在最困难的问题出现了,我们怎么喂养它呢?经过一些研究后,我发现新孵化出来的糠虾是比较好的饲料。我在弗洛里达州找到了一家实验室(Marinco BioassayLaboratory),能提供这些小虾。我在那里订购了只有7天大的小虾,这也是他们能提供的最小体型,希望能派上用场。我觉得它们可以很快消灭这些小虾。保持两个水族箱的水质条件一致很简单,但保证食物的密度很难。密度太小使小小乌贼难以捕捉,密度太大又会给它们带来压力。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10个小小乌贼先后被孵化出来。遗憾的是,有两只孵化得太早了。这两个早产儿在浮力控制方面有问题,其中一个还带着卵黄。不用说,它们没能活下来。起初8只小小乌贼在一个水族箱内饲养,但喂食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它们之间有2个月的月龄差距,大的个体占上风,总是抢食。满2个月时,大的已经能够吃shoreshrimp了,我尽力寻找最小的shoreshrimp。我把四分之一英寸长的小虾投放到较大的乌贼baby面前。让我兴奋的是,它立刻吞下了。饲养过程开始越来越乏味和费时。要保证所有的小小乌贼都有足够的食物,要照顾好多个水族箱,这绝对是个挑战。

 


10加仑的小缸效果很好,我又设立了两个10加仑的小缸和一个24加仑的缸。我把小小乌贼按体型分成4个缸。在投喂方面,这种划分真的很成功。能观察到它们吃掉多少,压力也越来越小了。虽然喂食简单了,但缸的数量增加了3倍。我每周给它们的妈妈换3次水,为了保证水质我也需要给它们换同样的水量。



尽管哺育这些小生命的工作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我觉得值。当最大的个体长到4-5个月时,已经可以展示了。我把展缸的溢流和造景调整了一下,保证小小乌贼不被卡住。完成后,我把6只华丽的火焰乌贼放进了500加仑的半圆展缸。它们对环境比较适应。令人惊讶的是,最小的一只惹出了麻烦。它总在其它几只面前出现,不断的跟随它们,威胁它们。它好像是得了拿破仑综合症,总想证明自己。大约2周时间,它们才完全安定下来,和平相处。



与此同时,它们的母亲状态也很好。她继续在椰壳中又下了数百枚卵。最然这些卵都没有被受精,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守卫着它们。直到一月中旬,它吃食都很正常。此后它的视力开始下降,不能准确追踪食物了。像其它头足类动物一样,看着它们的生命渐行渐远,心理很不是滋味。据估计,它至少有14个月的月龄,在这样一个短寿的家族中,它的生命应该算是很长了,而且我觉得也是很快乐的。1月27日,对我来说是悲惨的一天,伟大的火焰乌贼妈妈去世了。但她给我们留下了可以复制生命的机会。我现在所期望的是它的后代能够快乐的生活,求爱,繁殖。

 


更新:在本文发表时,第二代乌贼已经产卵了。它们中的许多被送往其它水族馆进行进一步研究。恭喜这一令人惊叹的成就。


 

 

清水 等 4 人觉得很赞
3 回复
My god,这都有人玩,如果不能繁殖,只能玩14个月。
我觉得作者是在进行近亲繁殖,不会搞出什么新型的巨型乌贼吧
搞出新型乌贼就搞去卖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