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的辨识和饲养

4 回复 | 6246次点击 | 直到 2011-09-25 13:33:33 +0800 | 改成倒序阅读 | 电梯到达最后回复 | 添加到黑名单



海绵的辨识和饲养

 

辨识


出于种种原因,水族爱好者常常希望给他们饲养的动物贴上名字标签。通常的做法是,爱好者从某个参考资料上找到一张和他养的动物“相似”的照片,然后宣布“哈!这个生物鉴定完毕。”尽管这种方法对于鱼类,一部分螺类,很多棘皮动物和一些虾类是挺适用的,但是对于海绵来说,这种方法毫无用处。

这种外观比较的方法适用的条件是,目标物种内的不同个体的形状色彩变化不大,并且没有多少其他相似外观的其他物种存在。众所周知,一个物种内的不同个体的外观特征比如形状和颜色多少会有所差异。这种差异的一个案例就是我们大家都最熟悉的人这个物种。显然,不是所有的人都长的一样,但是经验显示,各种人类的外形和尺寸都是可以相互组合的。同时,很明显的是,从人类物种的层面来看,人类的外观差异不大。这是符合我们所属的动物类别的特性的:所有脊椎动物的成年型态在同物种内相对是比较一致的。大多数动物都是如此:同种内的一个个体和其他的个体看起来很相似。

然而,有一部分动物,是非常不同于此的。这些动物并不会长成一个确定的成体形状或外观。虽然它们的成长总是受基因确定的规则控制,但这些规则并不一定导致一个确定的成体大小和形状。换句话说,即使存在一定的结构相似,同种内也不会存在两个形状相同的个体。这些海洋生物物种的生长形式常常是由环境因素所决定的,比如水流或者光线。并且成体的最终形状受环境的影响和受这个动物的遗传特性的影响一样多。如果有多个物种有着相同的生长方式基因,那么,这些物种的个体在相似的环境下,就一定会长成相似的外观。海绵就使这样生长的动物,在每个地域,都有许多种类,在一般观察者眼中,是一模一样的。比较不同地域的种类就更加复杂了。鉴别者除非对一个特定区域非常熟悉,否则是完全没有可能辨识这样的动物的。


图 1. Sigmadocia sp. 这个生长在岩石庇护下的温带海绵,从外形上反映了变化的水流。当它长到强劲的水流中后,它的外形由一整块壳状便成了细长的分支状。这块海绵在我的实验室中,并且已经识别。单靠外观来鉴定品种是不可能的。


海绵,总的来说,不可能靠随便和照片比较一下就辨别品种。辨别品种是可能的,只不过不是仅仅靠比较外观就能完成。之前提到过,每个地域都会有一些海绵可以用这种方法简单地识别。不幸的是,除了少数特例,这类容易识别的品种通常都无法在水族箱中饲养。在我上周讨论过的海绵种类中,那些外观最恒定的就要算六放海绵(Hexactinellids,玻璃海绵)和石灰海绵(Calcareous sponges)了.而最常见,最多类别的海绵类,寻常海绵(demosponges),多数都不可能用照片比较的方法来辨别。

显然,寻常海绵的可塑性的外形产生了一个明显的问题,“如果一类动物不能简单通过观察外观来确定种类,那么怎样才能识别呢?”答案很简单,就是识别流程。动物的一些内部结构需要和一些相似的动物的相应结构进行比较。早期的分类学家发现海绵多变的外形是种类识别和特征描述的一大障碍。因此很早就意识到,需要有其他的标准来可靠地区分不同海绵。

除了多变的外形,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海绵的结构简单性。海绵的身体只有为数不多的可用于识别的结构。动物,比如鱼类,有着各种各样的外观特性可以用来区分品种。它们可以有不同的颜色,体形,鳍形,鳍长,有无鳞片,不同的鳞片形状,有无脊柱,脊柱的形状,等等,数不胜数。而海绵,只不过是一团东西,上面有一些不同大小的孔。这种多孔的结构使他们很难概括特征,这给分类带来了很多问题。大多数海绵体内最稳定的结构大约就是骨针了。因此,这种骨质结构的大小,形状,和相对多寡就成为了用于区分不同海绵品种的结构。

顺便说一下,辨别海绵品种有困难的并不只是爱好者,许多海绵专家一样有这样的困难。因此,对一般人来说就更加困难。这种困惑的一个例子就是,南美太平洋海岸常见的潮间带海绵Ophlitaspongia pennata。这种海绵非常多见,经常可以在潮间带的低处发现。Lambe在1893年描绘了这种海绵。他描绘了它的骨针阵列,认为可以用来识别这种海绵。他还描写了这种海绵有特定的外形特征。其中,海绵的表面的水流沟渠是很明显的。太平洋沿岸的浅水海绵中,很少有品种有特定的外形。而在几十年内,Ophlitaspongia pennata曾经一直被认为是有特定外形的一种海绵。基本上,所有在浅水中发现的这种海绵的样本都具有一个明显水流沟渠的特质性外表。Ophlitaspongia 另一个出名的原因是它的鲜红色彩,这种颜色使它非常显眼。它是这个地域里普遍存在的唯一红色海绵。尽管此地域里还有另一种红色海绵,但一般认为那种海绵很罕见,并且生活在深水里。那种海绵显然不是Ophlitaspongia pennata,因为它有1)不同的外观2)不同的骨针阵列3)不同的栖息环境。它的骨针阵列和该地域发现的其他种类海绵的都不一样。因为它和Ophlitaspongia的差别,它似乎是一个“新物种”。然而,潮间带的Ophlitaspongia pennata上通常都有一个小小的裸鳃Rostanga Pulchra(一种海蛞蝓)。这种小裸鳃动物很少出现在深水中。但这些当年并不为人知。直到一些学生开始研究这种裸鳃动物与他们的食物的关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Ophlitaspongia pennata这种特质性的沟渠外观是因为被这种动物吃掉了一部分组织的原因。在移除了这种裸鳃动物后,海绵的形状和骨针的排列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结果发现,那种稀有的深水红色海绵不过是生长在深水无掠食环境下的Ophlitaspongia而已。(Bakus, 1966; Anderson, 1971)。



 

图 2. Ophlitaspongia pennata.
左: 浅水样本,上面有常见的nudibranch, Rostanga pulchra. Nudibranch大约1 厘米 (0.4 英寸)长. 请注意因为nudibranch爬行而形成的沟壑. 右: 深水样本,因为没有Nudibranch因此没有爬行的痕迹。请注意两者外观和表面质地的差别。海绵上的白点是spirorbid worm,类似水族箱中的常见种类。

步骤1:判断海绵所属的大类


任何需要鉴定海绵的人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判断它所属的大类。换句话说,就是“它是六放海绵(Hexactinellids,玻璃海绵),石灰海绵(Calcareous sponges)还是寻常海绵(demosponges)?”六放海绵很少出现在浅水中,几乎没有在珊瑚礁上被发现过。所以对大多数爱好者来说可以立刻排除这个可能。然而,为了防止极小几率的出现可能,我还是在这里包括了这个种类。

要判断一个海绵的大类,首先是把一小块海绵放入一个玻璃容器中(烧瓶或其他小瓶都可以)。然后加入含氯漂白剂浸没它,充分摇晃后,静置一会儿。样品不再冒泡后,用移液器移除液体,当心不要移走底下的沉淀物。如果样品完全溶解,没有剩下任何的沉淀物,那么,这个海绵属于寻常海绵。一些寻常海绵(例如洗澡海绵)在漂白剂处理后,不会留下任何沉淀。

  • 如果有沉淀,那么用水龙头或RO/DI水冲水的方式漂洗样品,晃动样品,然后再让它沉淀。然后用移液器移除全部东西,仅留下一点点水和沉淀物。加入几滴盐酸,五金店或泳池用品店有售。当心不要把盐酸沾到身上。盐酸有强腐蚀性。如果沉淀物嘶嘶地冒泡,它就是碳酸钙,而样品就是石灰海绵。
  • 如果沉淀物没有反应,那你手里的可能是寻常海绵或者玻璃海绵。寻常海绵会有细颗粒状或碎玻璃样的残余物。这些在容器里看起来像细沙粒的东西就是骨针。一旦确认是寻常海绵,你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除了用显微镜检查骨针,并且和分类学的资料对照以外,没有办法可以进一步辨识这类海绵。这绝对是个很痛苦的工作。如果骨针多多少少仍然保持了一定的网络或晶格结构,你的可能是六放海绵或者玻璃海绵。如果你觉得你的是六放海绵,并且你想确定这一点,你可以等沉淀物在容器里干了以后寄给我,我会很愿意来确认。



 

图 3. 几种海绵的骨针的显微镜照片. 左:寻常海绵的30多种不同骨针中的三种。中: 只有六放海绵才有的六芒骨针。 右: 石灰海绵典型的三芒钙质骨针。

步骤2a. 鉴定寻常海绵的种类


如果你已经确认了你的海绵的大类,然而你又很勇敢,顽固,你可能会想确定它的具体种类。这个工作会非常困难。然而,就像老话所说,有规则就有例外,有一些寻常海绵非常容易鉴别。这是那些多少有些确定外形和颜色的海绵。热带地区,它们通常是强流区域中生活的大型海绵。因此,它们不是那些适合水族饲养的海绵。它们不是太大,就是需要强大水流和层流。虽然,很多礁岩水族箱看起来,至少对水族爱好者来说,有着惊人的水流流动率,但这个比起海潮区域礁岩上流过的几节速度的水流来说,还是太小了。而且,事实上大多数礁岩水族箱里都是以乱流为主,这种水流形式却不适合很多海绵。这种自然环境中的高水流速度和持续的层流成为了一个一个天然的筛选者,并且最终导致了这些海绵的特定的外形。这些海绵有时候可以通过和公开发表的图片比较来识别,前提是这些图片是被正确地识别了的。通常,大型的显眼的海绵比较容易用对照照片的方式来识别,前提是样本的原产地是已知的话。知道样本的原产地非常重要,因为不同地方的不同种类海绵可能在照片上看起来会很相似。



图 4. 两个可以用照片比对来识别的海绵;紫色的是Niphates ramosa 橙色的是Agelus的一种。 它们由H. Reiswig鉴定,一个一流的海绵研究者。 Niphates 的每个分支直径都超过一英寸,所以不适合礁岩水族箱。

海绵存在于很多栖息地,不仅仅是在层流和强流为主的地方。事实上,海绵在各种水流强度和水流类型的组合下,都有生存,包括强流,强乱流区域到极其平静的水域。这些区域中的很多地方的海绵可以在水族箱中良好地生存。不幸的是,这些海绵一般会根据水流和基石的形状来塑造它们的外形。换而言之,同种海绵在不同栖息地会有不同的外观。环境塑造外观的极端例子是,很多海绵会随着生长而变化形状和外观,它们反映了受到它们自身以及周边形状影响的水流的变化。这些海绵的外形极不稳定,非常难以识别。唯一能够正确确认种类的方法就是显微镜检海绵的骨针,并与指定区域的海绵的已知技术文档比较。要使这个方法成功,以下几条必须满足:

  • 首先,该海绵的来源地必须清楚。
  • 其次,鉴定者需要能够使用和会使用显微镜。
  • 最后,鉴定者需要能够获得根据骨针类别描述海绵的技术文档。

 


图 5. 某种海绵的各种骨针类别(Kozloff, 1996)。要正确识别一个海绵,不仅仅需要所有的骨针类别都要存在,而且它们的大小,相对的数量都要符合要求。

对于一般爱好者来说,满足上述所有条件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水族箱里常见的寻常海绵很难准确地被识别。于是产生了一个矛盾的结果:可以比较照片而识别的海绵通常都无法饲养,而能够很好地在水族箱中存活的海绵却难以识别。

现在,大概我应该讨论一下叫作“硬海绵”(sclerosponge)的一小类海绵。这种动物在钙质的框架中分泌产生硅质的骨针,而活体细胞就一层覆盖在这个石头状的框架上,很像钙质蛋糕上面盖着一层组织一样。硬海绵不是很常见,但是它们通常都是在珊瑚礁上被发现。它们最初在洞穴里被发现,这是它们最好的栖息地。最然可能性很小,但它们还是有可能偶然地被爱好者收集到。鉴别这类海绵的唯一方法就是从覆盖着组织的石质框架中寻找硅质的骨针。表面来看,它们就像是生活着石头上的一层海绵。而实际上,这个“石头”却是它们自己分泌形成的。大约从1970年到1985年的多年间,大多数专家权威认为它们是一个单独的类别。但是现在很多研究表明,这种所谓“硬海绵或层孔虫类”(Class sclerospongia or Stromatoporoidea)是多个表面看起来相似的寻常海绵中的多种海绵的后天集合体。这种集合体现象本质上就是进化趋同的一个优秀案例。


图 6. 加勒比珊瑚礁区域一个洞穴顶部的疑似硬海绵。虽然“星型”的图案是很多硬海绵的特征,这个海绵的种类还是不能完全确定。因此这个样本没有被收集来做鉴定。图片视野范围大约是5cm(2英寸)


步骤2b. 鉴别石灰海绵


相比寻常海绵,石灰海绵的种类要少一些,并且水族箱中常见的那些比较容易叫上名字。然而,这个名字是否是“真实的”就值得探讨了。石灰海绵通常比较小;尽管自然界中一些品种可以长到很大,在水族箱里,1英寸大小的就算是大个儿的了。自然界里,较大的品种可能更加常见,但它们不常出现在水族箱中。水族箱中典型的情况是柱状或者管状的,而颜色几乎都是白色,褐色,土色或灰色的,尽管自然界中存在其他的颜色。

水族箱里最常见的一种石灰海绵大概就是所谓的“菠萝”海绵了。这种灰色或白色的小海绵常常出现在刚刚开缸的数周或数月里,有时会持续存在,有时不。它们一般出现在水流较强的地方,最大的个体可以有一英寸高。一般认为它们属于“scypha”。这也许是对的。但是当看到下文当中的讨论和例子会发现一个问题:不同地方的Scypha, Grantia, Sycon, Leucilla和Leucandra种属的石灰海绵会有相同形状,大小和颜色。粗略的检查是没有办法区分这些种属中的海绵的。对石灰海绵来说,爱好者想通过找出“特别不同点”来鉴别它们是很困难的,因为石灰海绵比大多数其它海绵更小,并且更加对称。

一些注意事项


即使限定在一个有固定结构和外形的类别内,识别海绵也不是一件容易事。不仅仅Scypha, Grantia, Sycon, Leucilla和Leucandra种属的石灰海绵会有相同形状,其他种类的海绵的小型个体也可能会有何它们相同的形状,颜色和对称结构。真正能够区分这些动物的方法只有在显微镜下检查骨针的排列方式和相对多少。但是仍然有一些水族参考书及和一些“专家”宣称可以仅仅通过图片或者语言描述就能区分这些不同的海绵种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了阐明即使在一个“特征归纳良好”“广为人知”的类别内,海绵识别也是非常困难的道理,我加入了以下的部分,叫做对照描述,是一个分类参考上关于两个石灰海绵种类的差异描述。它们之前还有一些别的选择分支,基本是确定了它们的主体是有皱纹的,扁平囊状的。

选择 1:

典型高度2-3 厘米, 宽度1-2厘米;排水管周围有二尖骨针的短头,二尖骨针150-500µm, 三芒骨针40-150 µm,短四芒骨针50-60 µm, 长四芒骨针60-90 µm……

Grantiacompressa

选择 2:

典型高度6-16厘米, 宽度2-5厘米;排水管周围没有明显的二尖骨针的短头,二尖骨针400-500µm,三芒骨针120-350 µm, 短四芒骨针40 µm, 长四芒骨针150 µm……

类似于levis 的Leucandra


 

图7. 左: GrantiaScypha . 右: Leucandra . 这些可能就是上述对照描述中提到的两种海绵。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看起来两种海绵外观截然不同,但是单独来看,仅凭外观,Leucandra 的右下角的个体很难和GrantiaScypha 的个体区分开来。

两个种类的差别是明确的,只要你能够知道什么是二尖骨针,三芒骨针和四芒骨针,并且有办法测量它们。要能够使用这个对照描述,你需要一个复杂的显微镜。此外,尽管用这个对照描述来鉴定这两个种类看起来很直接,但是你要看到在其他方面它们有着太多的相似点——而它们并不是亲缘非常相近的动物!另外,在完成比对后,两个选择都指向了不完全描述的种类。这个海洋分类索引(Kozloff,1996)发表于1996年,涵盖了世界上所知较好的海洋动物——然而,它仍然不能确定地识别一些常见的海绵。热带海域多数海绵的特征和描述都非常不足,然而却还有人宣称用图片就可以鉴定海绵品种。

水族饲养


我想,在“它是什么?”之后,大多数爱好者该问“怎么饲养了?”不幸的是,海绵,就像其他多样化的种类一样,没有一个简单的正确答案。海绵有超过5000个种类,和其他动物一样,每个种类都适应于它们特定的生活条件组合。所以没有一个“全部适用”的答案。很不幸,很多爱好者试图证明有这样的答案。很多动物为此而丧生。

要保持任何动物的健康,就必须把它们放置在它们最适应的环境下。就海绵来说,大约所有的种类都可以在普通热带珊瑚礁海域的盐度和温度条件下生存良好;也就是,82华氏度(摄氏27.8度)左右温度,36PSU左右的盐度。水族箱内很方便复制这个条件。它们就是很好的第一步。

但是,它们仅仅是第一步。

决定海绵能否生存的最主要环境因素是水流方式。要理解为什么水流条件是至关重要的,就需要了解海绵获取养分的方式。通常来说,海绵体内充满了“组织体”,然后泵水通过体内来获取有用的颗粒食物。简单管状或柱状海绵的收集食物部分在它们的空腔的内表面,它们浪费了很多内部空间。一些是水流不及的空间,另一些因为水流把悬浮颗粒冲离环细胞而产生。结果是,大多数海绵为了最大化滤食区域而把体内空腔填满了——“海绵状”的小空腔组合,它们由环细胞排列组成。大的海绵可能有10,000空腔/立方毫米,总共可以有数十亿个环细胞。曾有计算显示大型海绵大约每5秒就能在体内泵过等同于它们体重的水。更大的很可能一天能够滤水几千升,滤除95%的细菌和有机颗粒物。这些海绵与上月的文章中描述的“基本”海绵不同,它们的身体通常是非对称的,并且没有交配孔,它们表面的可见的小孔是水流通道系统的开口处 (Reiswig, 1975; Ruppert, 等, 2003)。

总体来说,海绵主要以小颗粒有机体为食,颗粒大小包含了细菌和最小的浮游植物的尺寸。更大的浮游植物也可以被食用,但它们不是被环细胞捕获,而是被细小进水通道周围的细胞表面捕获。很多热带海绵除了滤食以外,还通过共生的虫黄藻来获取营养补充。抛开这个共生关系,所有的海绵都需要滤食。它们从水中吸收有机物,但是还需要细菌和微浮游植物的食物源。在水族箱内,这个食物源可以由良好的砂床,充足的沙层生物维持快速的细菌繁衍率来保持。海绵会和其他一些食菌生物,比如海鞘,以及一些SPS珊瑚竞争食物源。添加小于5um直径的浮游植物可以提供额外的食物来源。有趣的是,近期在地中海域和其他一些深海海域的洞穴内有报道发现了一些属于支根海绵科(Cladorhizidae)的肉食性海绵,它们用体表的钩状骨针来捕获猎物(Vaceket 和Boury-Esnault,1995)。这些动物,没有出现在水族领域,它们以甲壳动物为食。

水族爱好者需要考虑的海绵的自然历史


在自然界,对海洋滤食生物来说,空间常常是一个有限的资源。而海绵总是呆在一个地方过滤海水,它一定有一些方法来保持它的环境空间,以免被其他生物淹没或杀死。结果发现,海绵是一个化学战争的好手。它们的一些化学物质非常强劲,并且不仅仅对海洋生物有作用。几种热带海绵对人是有毒或者接触后会有刺激性的(Humann,1992)。然而,海绵的化学战能力其实并不是为了对付人类的。这些非常有毒的化学物质是为了应对那些掠食生物或者是生存空间的竞争者,比如珊瑚(Porter和Targett,1988)。由于它们拥有的这些有毒素,所以很少有动物种类吃海绵。它们的掠食者包括像Doridnudibranch这样的海蛞蝓,一些海星,和鱼类(Mauzey等,1968;Bloom,1981;Pawlik等,1995;Wulff,1995)。这些掠食者常常通过代谢把海绵的毒素变为自己的防御手段。海绵和它们的掠食者有时候会释放出大量充满毒素的粘液。在自然环境下,这些毒液会逼退掠食者或竞争对手,然后毒液散去。而在狭小的水族箱内,毒素就会滞留其中,它们可能会危害其他水族生物。这些毒素工厂很多都有着靓丽的色彩,意在警告潜在的掠食者。人们却认为这些色彩令人愉悦和诱人,这和它们的原始目的实在是背道而驰。结果是,只有少数漂亮的海绵和它们的掠食者是适合放入水族箱中的。我们需要记住,海绵不是一团什么都不做的组织体。它们一直在为生存空间而斗争,即使你认为它们没有必要这样做。在这个斗争中,它们会释放出非常有害的物质,会影响其他动物的生存,而没人能确定什么生物会受影响,什么不会。而另一方面, Halichondria moorei, 一直被新西兰土著居民用于帮助伤口愈合。这种海绵将近10%的体重都是由氟硅酸钾(potassium fluorosilicate)这种强力的抗炎症药物组成。不幸的是,这种海绵在水族箱里更可能会导致发炎溃烂而不是治愈它。

 

图 8.海绵成为竞争者的例子。
左: 红色的海绵正在侵蚀和杀死左侧的珊瑚。 右: 这个海绵导致了海葵向图片的顶部移动。在这样的遭遇战中,海绵常常能够获胜,而失败者一般只有死路一条。

由于别的一些原因,另外的一些海绵也不是很好的水族箱居民。比如clionid,这种黄色或红色的海绵专门生活在钙质基石内。在水族箱或珊瑚礁上,这意味着它们由内向外侵蚀珊瑚。它们是珊瑚礁上非常重要的生物侵蚀生命体。它们看上去常常是一大块貌似“实心”的珊瑚头部,其实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珊瑚组织和一薄层钙质骨架,而内部完全或者部分被海绵侵蚀并替代。在一些水族箱,它成为了一个问题。

 


图 9. 一个被黄色clionid海绵由内向外侵蚀掉的珊瑚头。可以看到这个海绵的排水孔和包含进水小孔的黄色实心体。

一些海绵,只要做好一些预先准备,可以比较容易在水族箱中饲养的。一般准则是,大多数海绵不能接触空气。许多浅水的海绵可以产生大量的粘液。在海绵暴露在空气中时候,这些粘液可以形成一个保护层。这些种类即使接触一段时间空气也不会有问题。但是许多中等深度或者深水海绵,却没有这样的粘液保护层,哪怕是短暂地暴露在空气中,它们大量的水流管道就会充满了空气并且被栓塞。它们没有办法清除管道里的这些空气,于是空气栓塞周围的细胞就会死去,死去的细胞分解后又会产生气体栓塞其他管道。这个连锁反应下,海绵就一点点死了。这些动物在自然界中不会接触到空气或者气泡,空气对它们来说是致命的。由于爱好者很少能够知道海绵的产地,因此,还是谨慎小心,不要在水表面处理它们。此外,还有必要了解水族箱里的水质状况。如果水经过处理去除了二氧化硅,大多数海绵都不能很好地生长,因为它们需要二氧化硅来构成它们的骨针。石灰海绵在这种条件下可以良好存活,但记住,它们和珊瑚一样,需要依靠水中的钙质。并且,他们也会和珊瑚竞争钙质,如果海绵长势旺盛,你会需要监控钙的含量。

海绵经常是偶然地没被注意地进入了水族系统中,常常是搭着活石的顺风车。如果它们开始生长和扩张,而同时你的其他动物并没有状态下降,你就知道1)你可以养活一些海绵2)你的这些海绵是比较温和的。或者,如果你要买一个海绵的话,请试着从商家那里购买他们已经饲养一段时间的海绵。快死的海绵很快就会被发现,因此如果一个海绵已经存活了一两周,那么它们应该没有问题。商家那里不应该有会伤害人的海绵。然而,这个偶尔还是可能发生。询问一下商家,他是否对这个海绵有什么不良反应。如果海绵和其他生物一起被饲养,可以尝试观察一下其他生物对这个海绵的反应。一旦把海绵买回家了,要仔细观察它的状态。如果它表面开始产生一层灰色或白色的东西,那么它快死了。大多数海绵一旦有了这层东西后,就无法康复了。如果你打算尝试救活这个动物,那么把它转移到一个单独的缸中,以防它污染你的水质。

大多数热带海绵体内都有几种光和作用共生藻。它们可能是一些类似于但不同于珊瑚体内的甲藻。许多海绵还包含一些蓝绿藻和很多其他细菌。一些种类体内的细菌可以占海绵体重的40%。对很多热带海绵来说,这个共生关系非常重要。对于温带海绵,似乎也是一样,只是它们没有被研究过。共生藻通过复杂的过程为海绵的新陈代谢提供糖分作为能量,常常可以让海绵在礁石上获得一些竞争优势。不出意外,一些种类的海绵可以很适应生活在珊瑚礁,但一些有相似虫黄藻的海绵竟能在南极地区冰冷的深水中生活得很好。其中的一种, Rossella racovitzae 有长达10厘米的小骨棒。小骨棒像光纤管一样,把光线传导给生活在泥浆中水底沉积物下的虫黄藻 (Cattaneo-Vietti, 1996)。



图 10. 一些搭顺风车的海绵可能会成为有害生物。这种类似Leucosolenia 的石灰海绵是一个爱好者寄给我鉴定的。这种海绵成功地占据了缸内活石的大部分表面,并且很难被根除。即使有了样本,并且做了显微镜检查,我还是无法鉴定这个种类,因为我不知道它们产地。

如果海绵看起来萎缩或者腐败了,把它移动一下。饲养海绵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光照(多数种类不喜欢强光-少数例外),水流(多数喜欢强水流),潜在竞争者(不要让它们靠近软珊瑚或硬珊瑚,它们也会打化学战),缸内潜在掠食者(透孔螺和神仙鱼会吃海绵)。一旦你找到了一个好位置并且你的海绵生长良好,你的缸里就又多了一道美丽的景致。


 

如有疑问,请访问作者在Reef Central上的论坛



参考资料:


Anderson, E. S. 1971. The association of the nudibranch Rostanga pulchra MacFarland, 1905, with the sponge Ophlitaspongia pennata, Esperiopsis originalis, and Plocamia karykina. Doctoral Thesis, Bi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 151 pp.

Bakus, G. J. 1966. Marine poeciloscleridan sponges of the San Juan Archipelago, Washington. Journal of Zoology, London. 149:414-531.

Bloom, S. A. 1981. Specialization and noncompetitive resource partitioning among sponge-eating dorid nudibranchs. Oecologia. 49:305-315.

Cattaneo-Vietti, R., G. Bavestrello, C. Cerrano, M. Sar, U. Benatti, M. Glovine and E. Gaino. 1996. Optical fibres in an Antarctic Sponge. Nature. 383:397-398.

Humann, P. 1992. Reef Creature Identification. Florida Caribbean Bahamas. New World Publications, Inc. Jacksonville, Florida. 344 pp.

Kozloff, E. N. 1996. Marine Invertebrates of the Pacific Northwest. 1st pbk. ed., with additions and correction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Seattle. 539 pp.

Lambe, L. M. 1893. Sponges from the Pacific Coast of Canada. Proceedings of the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Canada. 11:25-43.

Mauzey, K. P., C. Birkeland and P. K. Dayton. 1968. Feeding behavior of asteroids and escape responses of their prey in the Puget Sound region. Ecology. 49:603-619.

Pawlik, J. R., B. Chanas, R. J. Toonen & W. Fenical. 1995. Defenses of Caribbean sponges against predatory reef fish. 1. Chemical deterrency.

Porter, J. W. and N. M. Targett. 1988. Allelochemical interactions between sponges and corals. Biological Bulletin. 175:230-239.

Ruppert, E. E, R. S. Fox, and R. D. Barnes. 2003. Invertebrate Zoology, A Functional Evolutionary Approach. 7th Ed.Brooks/Cole-Thomson Learning. Belmont, CA. xvii +963 pp.+ I1-I 26pp.

Vacelet, J. and N. Boury-Esnault. 1995. Carnivorous sponges. Nature. 373: 333-335.

Wulff, J. L. 1995. Sponge-feeding by the Caribbean starfish Oreaster reticulatus. Marine Biology (Berlin). 123:313-325.

 


谁能告诉我图片横向排列咋做啊?搞了几次还是一行一张
不支持横排的,不好意思。只能先用图片工具合成一张。海棉,我家也有,但传说中虎纹海棉是不可能在鱼缸存活的,是这样吗?
我们需要记住,海绵不是一团什么都不做的组织体。它们一直在为生存空间而斗争,即使你认为它们没有必要这样做。

改成倒序阅读

96 12
96 1
96 15
96
96 2
96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