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讨论了没有光合作用的珊瑚的管理办法。在过去的15年中,随着照明灯具的进步,饲养具有光合作用的珊瑚变得比较的容易,珊瑚例如鹿角珊瑚( Acropora和 Montipora)、蔷薇珊瑚和鸟巢珊瑚(Seriatopora) 已经在水族馆中饲养和繁殖。不过有些珊瑚比较难饲养,包括有虫黄藻和没有光合作用的珊瑚,例如海扇( Chironephthya)、 海鸡冠珊瑚(Dendronephthya) 、硬棘软珊瑚(Scleronephthya)、管柳珊瑚(Siphonogorgia)和硬荑软珊瑚(Stereonephthya)角珊瑚目(gorgonians )如柳珊瑚(Acabaria, Acalcygorgia, Melithaea 和Subergorgia)和黑珊瑚(Antipathes和Cirripathes)柱星珊瑚( Stylaster)侧孔珊瑚(Distichopora)还有石珊瑚(Tubastraea)。软珊瑚是一个大类的珊瑚,不过在学术上特指海鸡头目(Alcyoniia)的一类.

 1

水流实验缸

2

用螺旋桨制造水流的示意图

3

水流示意

饲养的难度主要因为这些珊瑚需要投喂浮游生物。在生长的过程中需要合适个体和数量的浮游生物。绝大多数的软珊瑚角珊瑚(gorgonians )很少依靠虫黄藻提供营养。最近的研究表明单独依靠虫黄藻不能满足全部的营养需要。 Fabricius and Klumpp (1995) 对生长在大堡礁的12种具有光合作用的珊瑚研究表明这些珊瑚单独依靠光合作用就可以满足对碳的需要。问题是碳从何而来?很多的八放珊瑚(octocorals)是所谓的杂食性,可以从不同的途径来获得营养。可能的来源是:直接吸收营养,摄取浮游动物或浮游植物,对附着在海洋碎屑上的细菌和有机物消化吸收。研究表明软珊瑚和柳珊瑚(gorgonians)和海笔目生物可以摄食浮游动物、桡足类和无脊椎动物的卵等小个体的生物。这些试验可以在实验室进行,利用人工饵料如卤虫或是富集的浮游动物(种类不确定)投喂。研究表明八放珊瑚(octocorals)对活动能力较弱的如软体动物的幼虫摄食能力较强,而对成体桡足类这样的活动能力较强的浮游生物捕食能力较弱。这可能是因为刺细胞的毒性较弱所导致的。实际上,生活在大堡礁海域的具有虫黄藻的珊瑚很多对浮游动物的捕食能力都是较弱的(如三种Sarcophyton, 两种 Sinularia, Cladiella sp., Nephthea sp. 和Paralemnalia sp.).浮游动物对进行光合作用的八放珊瑚(octocorals )的作用还不是很清楚,可能在营养结构中只起到很小的一部分作用。不过在进行这项研究中,一般都是在试验条件下进行的,采用的是卤虫,个体比较大,也可能在利用较小个体进行试验时会取得不同结果。也可能在使用桡足类的卵、轮虫等会产生不同的结果。问题是如果不是浮游动物到底是什么呢。

 4

6

在珊瑚礁海域浮游植物的量相比较浮游动物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研究表明在珊瑚礁海域浮游植物几乎被耗尽,它们哪里去了呢。1961, Roushdy and Hansen 检验到共生软珊瑚Alcyonium digitatum 一浮游植物为食。1969, 证实生活在温带海域的海笔(Ptilosarcus gurneyi )主要以浮游植物为食,它的橙色就是因为摄食腰鞭毛虫并富集了类胡萝卜素而导致的。Elyakova et al. (1981)对海生无脊椎动物进行糖酶的研究中,发现在具有共生藻的软珊瑚Alcyonium, 中,含有昆布多糖酶和淀粉酶,而这两种糖酶可以对植物性食物进行消化。直到1995 年Fabricius et al. 发表文章证实红鸡冠(Dendronephthya hemprichi)摄食多种浮游植物,来满足呼吸和生长的需要。尽管也摄食浮游动物,不过只占2.4-3.5%。其它的3种红海树(D. sinaiensis, Scleronephthya corymbosa 和gorgonian Acabaria),在他们的消化腔中含有大量的浮游植物。这种适应包括一系列的适应性变化,触手间较小的缝隙如 D. hemprichi, 可以更好的进行捕食活动。红鸡冠(Dendronephthya spp.)身体内部较大的骨针用以在强烈的水流中支持身体,和防止捕食的功能相比更有利于进行摄食。在南太平洋海域的一些沉船上经常会发现红鸡冠(Dendronephthya spp.)生长异常茂盛,这些地方经常是从底部深入到洋流中,和进行牡蛎饲养一样,将牡蛎装在笼中,饲养在洋流中。所有这些都是以浮游植物为食,这样会最大限度的获取食物。这些提醒研究者重新审视浮游植物在珊瑚营养质的作用。现在已经对具有虫黄藻和没有虫黄藻的珊瑚种类对浮游植物的需要进行研究。

7

实验缸 注意图中的鱼缸内的水管都连有独立的水泵

另一种捕食方式可能是利用粘液对碎屑取食,包括碎屑、细菌、原生动物和浮游植物等。粘液不易被细菌分解,会附着大量的细菌和真核生物(鞭毛虫纤毛虫和硅藻) (Vacelet and Thomassin, 1991)。可能八放珊瑚(octocorals)会同时利用以上的所有的摄食机制,只不过重要的程度不同罢了。

8

9

实验缸内装满珊瑚

浮游植物对软珊瑚比较重要,对其它的没有光合作用的珊瑚的作用没有证实。Tubstraea spp. 珊瑚和 antipatharians主要捕食浮游动物。柳珊瑚(gorgonians)利用经过强化的卤虫、轮虫和桡足类可以很好的饲养。

食物只是成功饲养的一个方面。不仅水流的形式,同时水流的速度对于某些种类同样是重要的,不过对另一些种类可能不是很重要。由于八放珊瑚(octocoral)刺细胞较弱,羽片形成较大的面积,一般归类为悬浮物摄食者,从水流中收集食物。捕食的效率根据水流速度、水螅体伸展度和伸展的方向。研究表明在一定的流速之内摄食效率随着流速增加而升高,达到最大水流后反而降低。不过通过触手和群体的运动,而可以适应一定范围内的水流速度变化。

珊瑚虫自己可以调节流经的水流,以便更好的进行捕食活动。在一项对八放珊瑚(octocoral) 棘柳珊瑚(Alcyonium siderium),对水流调节的研究中,Patterson (1991)发现较低的流速(2.7 cm/s) 下位于水流前部的珊瑚虫捕获最多的食物,中等流速(12.2 cm/s)下游的珊瑚虫捕获最多的食物,而较高流速下,(19.8 cm/s) 珊瑚虫随着水流方向弯曲,在珊瑚虫形成漩涡,所有的珊瑚虫都能很好的捕获食物。没有流速是适合所有的种类的,例如,Dai and Lin (1993)发现三种台湾珊瑚(asymbiotic gorgonians) 侧扁软柳珊瑚(Subergorgia suberosa)、棘柳珊瑚(Acanthogorgia vegae)和红扇珊瑚(Melithaea ochracea )在流速变化很大的区间都能很好的进行摄食活动。珊瑚虫是否开放和水流和珊瑚虫的大小也是有关的。侧扁柳珊瑚(Subergorgia suberosa) 珊瑚虫个体在最大,低流速, 最低的流速嫩能够破坏外形(>10 cm/s), 严重影响捕食行为。相对的,红扇珊瑚(Melithaea ochracea),可以在最高流速(40 cm/s)进行正常的摄食. 棘柳珊瑚(Acanthogorgia vegae )种群个体适中,在流速为0-24 cm/s进行摄食。所有的在流速为8 cm/s摄食最为有效,, S. suberosa 适合的区间最小(5-10 cm/s) 而M. ochracea区间最宽(4-40 cm/s) (Dai and Lin, 1993). 这种对流速适应能力是决定珊瑚在珊瑚礁上分布的重要因子。Melithaea ochracea 是在台湾海域分布最为广泛的种类。经常在珊瑚礁的上班和顶部,这里的水流往往最为强劲。. Subergorgia suberosa, 摄食水流速度的区间较为狭小,分布收到很大的限制,主要分布在较低部分或是隐蔽处这里的水流比较的弱。Acanthogorgia vegae, 可以在相对较强的水流进行摄食,一般分布在侧面或是相对较暴露的区域。

10

一个月后的照片

所以,水流和珊瑚虫个体好群体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群体的体积、形状形态生长等,还有气体交换的速度。归纳随着水流速度的增加,在最初,摄食速率增加达到峰值后,随着流速增加而降低。流速太高也会导致珊瑚虫开放时间缩短,流速太低也不能够刺激珊瑚虫开放并进行摄食。

11

海鸡冠放在外围,能获得更强的水流

水族箱中的水流主要分为层流和紊流两种主要形式。层流主要发生在水泵的出水口和回水口附近,紊流主要集中在缸壁岩石和珊瑚附近。两股水流交汇的区域往往就是紊流区域。在一个方向上水流缓慢增强然后又减弱。改变方向后又增强和减弱。期间有一个相对静止的时期。这个区域的珊瑚经过一个方向的较强的层流后,进入相对缓慢的一个静止期,然后又是一个相反方向的层流,如果想要模仿这样的一个过程,可能需要进行全新的设计。

 在夏威夷水族馆,我们使用两台用计时器进行控制的水泵在一个亚克力缸中模仿这种环境,缸内有珊瑚砂和珊瑚石并且持续不断的进行流水,所以不需要过滤系统,采用自然光进行照明,每天会有几个消失的时间照明。亦可以进行其它形式的设计,例如在加拿大的一个水族族馆采用大功率的水泵进行造流,模仿岛屿之间的强大水流。

12

在外圈的海鸡冠(Dendronephthya )Photo: Norton Chan.

在夏威夷水族馆,在饲养black coral珊瑚取得一定的成功,而在使用经过强化的卤虫和桡足类饲养柳珊瑚(wire corals)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加利福尼亚的长岛水族馆在饲养海鸡冠珊瑚(Dendronephthya)和侧孔珊瑚( Distichopora )等软珊瑚采用包括小球藻(Chlorella sp.),球等鞭藻(Spirulina sp.)和螺旋藻Isochrysis sp.)还有微拟球藻( Nanochloropsis sp. )等食物。除此以外还补充轮虫和强化卤虫等食物。他们还发现侧孔珊瑚(Distichopora)和没有光合作用的软珊瑚不同, 毫无疑问的需要较低的光照条件。即使是在中等光照条件下,附着生物很快生长,结果导致被依附的生物体死亡。芝加哥水族馆饲养海鸡冠(Dendronephthya )超过一年,生长异常的好,使用浮游植物和轮虫和桡足类进行饲养。

2000, 我们从斐济采集了15个海鸡冠珊瑚(Dendronephthya )运回夏威夷,到3月2001)其中的7个还是活的。我们试过多种食物进行投喂内包括海洋浮游植物 (Chaetoceros, Isochrysis, Nannochloropsis etc.),桡足类、轮虫、脂肪酸强化卤虫等。有趣的是,有两种途径加入物资产生最大的反应,清理内部缸壁的藻类时,大约一个小时或差不多就又明显的反应。加入解冻鱿鱼汁液反应也比较的明显。这表明这些生物主要以浮游动物为食,所以在饲养的时候不应该只使用浮游植物作为食物。Peter Wilkens通过不定期的搅动底质放出碎屑和一些小动物来进行珊瑚饲养。

2001四月, Dr. Bruce Carlson从斐济带回柳珊瑚Menella. 组织洋红色,珊瑚虫完全展开后是雪白色的。和先前饲养的海鸡冠珊瑚(Dendronephthya )一样,在使用鱿鱼汁或清洁缸体时展开的比较明显。仔细观察,活卤虫、轮虫和桡足类进行不同的试验。有时甚至是抓住后又放掉。然后使用藻类进行试验,(见www.argent-labs.com). 在试验的过程中,可以观察到触手周期性的回到口中,推断触手上的粘液可以粘附水中的浮游植物,送回口中进行消化。

群体的指向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开始的时候垂直放置在的珊瑚看起来很好,不过经过一段时间标的萎缩了,当利用一个装置将珊瑚垂直向下悬挂起来的时候,生长良好。主要防止不要将珊瑚与底质接触,这样可能导致骨针便没有。还观察到有意思的事情,早晨萎缩,后来膨胀,可能一整天都是这个养殖。

13

 

夏威夷水族馆成功的饲养柳珊瑚(wire corals)和黑珊瑚(black corals)。柳珊瑚(wire coral) 角珊瑚Cirrhipathes anguina 使用强化剂和藻类进行强化的卤虫饲养,比较容易,生长速度快,黑珊瑚(black coral)h和Antipathes dichotoma, 投喂活的桡足类生长较为缓慢,并会慢慢的恶化。最近,试着投喂冰冻的桡足类(Cyclopeez和Pseudanthias) 比卤虫要大,可能达到2倍,也可能经过强化而呈现橙红色。

14

取下一小块触手在解剖镜下进行观察,使用滴瓶将少量的Cyclop-eez(饵料品牌)加入。令人惊奇的是触手很轻易的就将饵料抓住,将口张大,直到能够将食物吞下为止。假设没有水流的存在也使捕食变得容易。  

15

还有一些没有解决问题,包括水温、群体的伸展方向、食物组成的百分比、食物的密度、珊瑚的采集方法以及运输方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