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式开始向色情摄影方向发展了。我觉得很肮脏,但又很兴奋。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条漂亮的红青蛙(Synchiropus ocellatus)。由于我正巧已经另有一条颜色比较一般的红青蛙养在我的第一个礁岩缸内,所以,我不可能错过这条。它有一条粗短而艳丽的背鳍,所以当时我根据体色认定它是一条雄鱼。

一个多月前,当我看到我之前的那条成年红青蛙时,我才意识到新买的是一条雌鱼。因为那条雄鱼有着巨大的,色彩鲜艳带斑点的背鳍。由于这条雌鱼吃浮游动物和cyclop-eeze鱼粮长得非常好(长得好=变胖),我当然要把雄鱼也搞过来。

我冲到家里,做了有史以来最仔细的过水后,盼望着目睹一场爱情或者是战斗的发生。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当时认为,如果他们都是雄性(一条未成年),在一个小缸内,他们会像大多数雄性青蛙一样地打斗。如果是这样,我将不得不移走其中的一条鱼,相反地话,他们就将一见钟情。

我很沮丧。

较小的雌鱼向新来的鱼做了几个示威的动作。新来的雄鱼没有理会,然后他们就各顾各忙活去了,连续几个月,都对对方熟视无睹。偶尔,我会看到他们游得很接近,然后都非常紧张。我想,就是这样,这下他们会互相注意到对方,只差互相需要了。

去年11月,一切都改变了。

1

配对的红青蛙,前面较小的是雌鱼。

也许,他们需要一点点时间来互相彼此熟悉。也许他只是想先让自己长长肥,以便有足够体力来向她展示自己。也许他们已经一见钟情,但是他因为害羞而没有进一步行动。也有可能是她比较害羞。也许有些什么鱼类的手续需要办理,一些文件需要签字,填写。无论是什么,当爱情降临后,他们就再也难舍难分了。第一个晚上我兴高采烈地观看了2个小时,几天后又看了1个小时。

作为他们爱的舞蹈的第一步,他们会在水族箱底游到一起,某些时候,会更有观赏性地在水流中会合,然后绕着圆圈互相追逐。(见视频http://reefkeeping.com/issues/2005-01/nftt/MOV.php)。这个时候,雄鱼会伸展他的背鳍(实际更像一面旗帜)。在围着一个非常小的圈子绕了几周后,他们贴在一起,鱼鳍紧紧相连。他们肩并肩游动,一对胸鳍像握手一般紧紧相贴。他们就这样,用他们没有贴住的鱼鳍慢慢游向水面。这个过程中,有一点点抽搐和回旋。在野生环境下,这个舞蹈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但是在我的75加仑小缸内,从底沙到水面的旅程显然太短了。当他们到达水面后,他们的鱼鳍分开了,然后双双螺旋地游回水底,有时也会游向水族箱的背景板。这个时候,是他们两个行为差异最大的时刻。一旦“完事”,雄鱼要么立刻回到底沙里找吃的,要么就之接躺倒小睡一会儿。另一边,雌鱼小憩一会儿(大概是享受一会儿)后,又去寻找雄鱼开始新的一次舞蹈。她真是难以满足啊。

2 3

上图:展开背鳍的雌性红青蛙

下图:雄性红青蛙,背鳍伏在左侧

这个序曲很长,但我相信我们很多礁岩爱好者会欣赏这个故事。虽然肯定不是全部人,但是我遇见过至少好几个地方爱好者喜欢公开谈论“偷窥”方法。甚至对象并不总是鱼。我个人的癖好延伸到甲壳类的配对,有时甚至是“黑暗”的鱼和甲壳类的配对。

抛开个人癖好,这些配对一直被看作是水族缸整个生态系统健康的标志。我曾经读到以下一些从Ron Shimek博士意译来的三句话:

“在一个无毒环境中,生物首先需要足够食物来维持生命。如果食物超过了仅仅维持生命的需要,并且环境适宜,那么生物就会生长。如果食物充足而且环境优良,生物则更加可能交配和繁衍后代。”

4很多人常常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的情况下,开始了“礁岩偷窥”。他们报告或者询问螺类和虫类的繁殖。许多发表在论坛和俱乐部的繁殖事件经常如下:“昨晚我缸里发生了怪事——有些东西从石头里喷烟出来!”另一些爱好者则目睹了交配后的甲壳动物,如清洁虾或者薄荷虾,生产幼苗的壮观景象。从这些简单的起步,另一些人则期待着更加淫乱的鱼类,希望看到求爱,交配,乃至抚育幼鱼。一些容易繁殖的鱼类,也常常是那些爱好者们容易养大成年的鱼类:比如天竺鲷(cardinals)和小丑鱼。实际上,所有无脊椎动物和大部分我们饲养的鱼类,都无法简单地碰巧繁殖成功,哪怕仅仅是饲养幼鱼就要求爱好者提供专用的系统和付出大量的时间。

对于一般爱好者来说,产卵不仅仅提供了一场表征鱼缸健康的有趣表演,他还可以为缸里其他住客提供鲜活的食物——幼虫。虽然这在食物中不占主要部分,但这几乎肯定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款待。我经常赞扬我缸内的幸福的夫妻们为他们的缸友们提供了美味的夜宵。

5 6

清晨拍的几张红青蛙雄鱼照片;请注意,因为夜晚埋在沙里的缘故,他的头上还覆盖着一层沙。

在我的展示系统里,有8种特意配对的动物(算上所有可能的组合)。下面我记录了一些有趣的配对或产卵的行为。

红青蛙(Synchiropus ocellatus)——确认几乎每晚金卤灯关灯后(约10点),都有交配和产卵行为。别人告诉我,这种鱼是播撒式的产卵,所以我对于看到青蛙幼鱼不抱有什么希望,除非幼鱼在蛋分里能够活过几周,并且成功地从这个漩涡中逃出来。一旦配对后,他们就再也难分难舍。在金卤灯关闭,光化灯(actinics)仍然亮着的这段时间,他们就一直翩翩起舞度过这段时光。

黄龙(Halichoeres chrysus)——目前还没有产卵,但是他们一起进食。虽然他们都还没有成熟,但其中一条已经开始出现雄性特征(面部和鱼鳍上的红绿条纹),并且经常在另一条鱼面前炫耀。

78

白天线虾虎(Stonogobiops yasha上图)——未证实有产卵,但是一对中较大的那条曾经消失了几周。也许她是去照顾产下的卵,也或许是她在一个看不到的地方休了个假。对于这些小虾虎的繁殖习性我还需要寻找更多的信息。

9黑天线虾虎(Stonogobiops nematodes左图)——未证实有产卵,但小的那条时常不公开吃食(我怀疑她晚上吃虫子)并且比雌性白天线虾虎更经常地失踪。我不确定这是繁殖行为,但是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也有可能她只是太害羞了。

蓝道氏枪虾(Alpheus Randalli)——因为抱卵,所以确证有繁殖。我记得曾读到过蓝道氏枪虾是雌雄有别的。即使不是这样(并且两只都抱卵),他们在洞里也一定是尊卑有别。比较大,比较黄的那只枪虾经常会出现在洞外几英寸的地方,而他的看门鱼总是在旁边。较小的,颜色较暗的(也不那么黄)的那只则从未离开洞口一寸以外,除非大的那只已经外出。

蓝道氏枪虾(Alpheus Randalli)夫妻2号——同上。需要提到的是,还有一只流浪的蓝道氏枪虾,一直没有和其他虾配对,独自生活在水族箱中后部的洞穴里。我不能肯定他对于这种艳丽的小枪虾的集团特性或繁殖方式意味着什么。我倾向于认为他就是其他两对夫妇的怪脾气邻居。

小广口螺(stomatella varia)——不是一对,而是一大群。我建议可能的话入手这些小东西。不仅仅因为他们是很好的食藻生物,他们的幼体还是一些珊瑚,鱼类和清洁虾(小广口螺在哪个成长阶段对他们都是一顿美餐)的很好的食物。

性感虾(Thor amboinensis下图)——我从未见过哪一只产过卵或者小虾。但是他们总是形影不离,经常一起翩翩起舞,没啥比他们更像夫妻的了。

10

性感虾夫妇

让原本不在一起的,没有配对的鱼配对繁殖有时候是相当有风险的,特别是对于那些不是明显雌雄二态的(雌雄难以目测辨别的)。更让人头晕的是,很多种类的鱼可以从一个性别变到另一个性别,有时甚至可以双向变性。引发这种变性的条件也是随种类而不同。我缸里最糟糕的一次配对失败,我认为,是因为那条“雌鱼”不巧正在变性成为雄鱼。那条更漂亮的“超雄性”的长鳍鹦鹉(Cirrhilabrus rubriventralis)不断地遭到野蛮攻击,直到他被移走。另外的那条鱼也可能是一条和雌性长鳍鹦鹉非常相像的其他种类雄鱼。头晕了吧?这个事例并不是要劝阻大家尝试,而是要告诉大家,配对会有多令人迷惑,以及对于生物可能有多少的危害。

111213

左上:雌性黄龙。左下:雄性黄龙(注意照片上看不出肉眼能看到的红绿条纹)。右:在钮扣花园中觅食的黄龙夫妻

抛开这些小小的互动以及跨种族的偷窥欲不说,还有其他一些东西让我对此很兴奋。这些事件可以让我们一窥真正的珊瑚礁内发生的事情。在这些时刻里,水族爱好者有了扮演Jacques Couteau(世界闻名的海洋探险家、电影导演、教育家和环境保护家)来目睹这些生物在他们的野生环境中可能发生的行为的机会。在我们的系统里,喂食是人工的。水流也和真实珊瑚礁里的相差很远。狭小空间里,互相攻击也非常常见。但是,这个本能反应的小小瞬间却可能和野外的方式相差无几。

14

我不知道哪些特定的要素可以可靠地促使这个事件的发生。一定有无数的要素可以使得配对和繁殖更加容易发生,包括”优良的”水质,温度,充足的食物,等等。同样,也会有同样多,可能更多的因素,会限制和制约他们的发生。在我们,更重要的是专家们,缩小了必需的刺激因素前,让我们充分享受每一次有幸目睹的这个的神奇时刻。

相关文章:

- Reefkeeping Article by Henry Schultz III “You May Call Me 'Yasha,' King of the Stonogobiops" http://www.reefkeeping.com/issues/2004-01/hcs3/ - Fishbase (Halichoeres chrysus “Yellow Coris Wrasse”) - http://www.fishbase.org/Summary/SpeciesSummary.cfm...=chrysus - Fishbase (Synchiropus ocellatus “Red Scooter Dragonet”) - http://species.fishindex.com/photo...blenn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