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成为亲鱼

图片1

新婚夫妇的求爱仪式,较小的雌性在右边

当我漫步到当地的鱼店打算去开展我的新工程时,我立刻被一只新到货的被放在小压克力展示柜里的公的绿青蛙所吸引。然后,我的注意力被两个柜台外的另一只公青蛙吸引——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已经走过去,朝前看并且试图在前一天到店的六只雄性中做出购买决定。(在文章《青蛙丰收的经验谈》中,有一些为何只选择公青蛙的解释说明,可以用作我这篇文章的参考

我最终选择了三只大号的活泼个体,将他们装进袋子里拿回家。我把他们分别放置在隔开的水族箱里,并试图在等待商店里雌鱼进货的时间里将他们喂肥。3天之内,其中一条死亡了,其他两条被我用活的桡足类、等足类和糠虾喂的胖乎乎的。

我靠活的“育肥食物”来喂养我的青蛙——这种我首次涉足饲养就选择了的鱼种。我想提供最高品质的自然的食品以使自己能发现并排除鱼苗培育中潜在的缺陷。自从我首次成功尝试以来,我一直遵循Matt Pedersen的“断奶协议”并在产卵的质量和频率上发现了一些小的差别。主要的区别产生于每晚用活的浮游生物喂食的个体和仅用冷冻糠虾喂食的个体之间。(所谓“主要的区别”作者在此文中并未细言,应是指用不同食物饲喂的个体,在产卵个数、频率、卵的干重、受精率和卵黄有机物比例等方面的区别【译者注】)

一周之后,我弄到了两只母青蛙。(母的要小一些,背鳍不那么高耸并且在颜色上也稍许逊色。)我立刻把他们和他们的新伴侣丢在一起,并且怀着极大的兴趣观察他们之间的互动。一整天时间里,他们大多都忽视了对方并且忙于在活石上搜寻食物。

等到光线周期驯化完成之后,事情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靠近开灯时刻,雄性会变得非常兴奋,梭巡着水族箱并伸展他们的鳍来焦急的寻找雌性。不久,我开始带着微笑观察着我的胖青蛙们在一起休息,并每夜期望他们的求爱行为出现。

图片2

作者拥有的雄性亲鱼中的一条

在向其中一个水族箱引进一条雌鱼两周后,我瞟到了一些不寻常的现象。雌鱼的腹部鼓胀得像一个大口香糖泡泡,她开始和雄鱼旋转身体并呈柱状向水面上泳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我一跃而起,并拔掉了过滤器的插头。

这种虚假产卵的现象在青蛙中是十分常见的,在今后的观察中可见,虚假产卵发生的次数似乎取决于一对亲鱼的体形及其生育经验的水平高低。这对亲鱼一共做了6次虚假产卵行为,他们每次游动到顶端的时候,我的呼吸也随之急促。每一次,雌鱼都会紧紧的依靠雄鱼,几乎将自己隐蔽在对方宽大的胸鳍下,并慢慢的游入水柱中。

(相对于模拟产卵)实际的排卵行为发生十分稳定。我激动看着那些卵被释放入水中。当所有的卵都被排出之后,,这对亲鱼急促地向底部冲撞而使得这些卵向着顶端排列成一个纷乱的螺旋形。

我抓了一个小水杯,缓慢地从水体表面将这些卵收集起来。用一个小手电从底部朝上照,我能看到这些卵犹如半透明的细小球体:其中一些在一条长链中被聚集起来,另一些则单独散布开。(说实在的,产卵的细节和卵带的描述真的很像青蛙,我们小时候在池塘里抓的那种……田鸡……【译者注】)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我确信自己已经收集了每一枚卵。我把过滤器插头塞了回去,然后立刻将这些卵带回了我在佛罗里达州的科技实验室。我很兴奋。我等候了十四年之久才再度买入一只青蛙,不再看着它慢慢死亡,取而代之的是看到它在远离珊瑚礁数千英里远的一个小玻璃箱中结对并产卵。这是何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