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幼虫培养技术------人工培养吊类和炮弹

2 回复 | 4304次点击 | 直到 2011-07-20 00:48:50 +0800 | 改成倒序阅读 | 电梯到达最后回复


人工培养的小丑炮弹(Balistoidesconspicillum),SustainableAquatics公司在美国田纳西后幼虫培养项目(Sustainable Islands)。图片:Lisa Palmer

无论那一天,你都能在美国东南田纳西州杰斐逊市中心Carl家庭中心和现已解散的富兰克林超市看到135,000至165,000尾非原产于美国东南部的生物。其中绝大多数是雀鲷、小丑鱼等,也有其它种类。
严冬的这一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被眼前一大群蝶鱼、虾虎鱼和其它奇特的珊瑚礁鱼类所震惊了。这绝对是这个人口仅有8000人,中等家庭年收入仅有23500美元的小镇居民无法想象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

 

S.A.(Sustainable Aquatics)公司的主产品是广泛筛选的人工小丑鱼。图片:Ret Talbot

Sustainable Aquatics公司是这座小镇珊瑚鱼类数量暴增的原因。当我们走进S.A.的大楼,S.A.主席Matthew Carberry说,“大多数人对我们的公司一无所知”。Carberry在这个小镇长大,他的许多同学到现在仍以为这座大厦是旧杰斐逊市的阿巴拉契亚电力合作社的总部大楼。

那么,在这座旧砖混建筑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单的说,S.A.公司的业务是向国内外提供人工繁育、培养的海水观赏鱼。从事这一行业本身没什么稀奇,但S.A.能迅速成为北美海水观赏鱼第二大供应商确实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海水农场里的新品牌

 

S.A.的人工培养蓝吊(Paracanthurus hepatus)。图片:Lisa Palmer

真正吸引我的是公司的后幼虫培养项目。这里有全新的小丑鱼孵化模式,我就是为此才购买机票飞来的。今天,尽管很多种海水观赏鱼实现完全人工繁殖,但我们的海水缸里所饲养的海水鱼只有极少数是来自完全人工环境,能达到商业化繁殖的鱼种就更少了。

S.A.公司的价目表上时常出现我们从未听说的过的人工繁殖鱼类。我们所讨论的是蓝吊、黄金吊、各种蝶鱼,包括令人觊觎的三间火箭,以及其它散布式产卵的鱼类。

由于这些鱼种的产卵习性和脆弱的幼虫期,实现它们的人工繁殖另专业人士一筹莫展,并且这些鱼种在水族箱内饲养的死亡率也非常高。因此,S.A.将它们驯化成了适合水族箱条件和食物的个体,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需要澄清的是,这些蝶鱼和吊类不是在S.A.公司内人工繁殖的。它们是在幼虫期或刚刚变身后被网捕,在S.A.公司内的水族箱内饲养长大的。在以“后幼虫培养项目产品”为标签送往市场前,这些鱼将在S.A.的水族箱内度过1-12月的时光。

S.A.并不是这方面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人工繁殖”和“人工培养”这两个概念时常会被混淆。但让我非常兴奋的是,像三间火箭这样极其挑食的鱼经过这个人工培养过程,也开口吃颗粒。这个项目的成功要归功于Matthew Carberry的领导。

从鱼友起步

 

S.A.主席Matthew Carberry在周六早晨进行繁琐的换水工作。图片:Ret Talbot

Matthew Carberry身材修长。快而立之年的他希望通过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这里没有虚张声势,我自认为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鱼友。从我个人的视角观察,事实胜于雄辩,两天内在繁殖场不受任何限制的观察,让我受益良多。

在这个特殊的星期六,Matthew在一组养着各种小丑鱼的鱼缸前。当他开始虹吸缸内的海水时,丝毫没有做做的表现,让我们一起来分享他的背景。“我在UT待了6年,”他告诉我,他指的是美国田纳西大学,位于距离这里​​约40分钟路程的诺克斯维尔。“我花费了很长时间,因为我加了主修课。”他最终取得了法语文学学士和生态进化生物学学士学位。这两个学位是他第三个专业海洋生物学的补充。Matthew简短的接受了大学提供的一份研究工作,而后取得了鱼友们梦寐以求的突破。

 

John Carberry,Sustainable Aquatics创始人兼董事长,正在向参观的小学生介绍人工繁殖技术。图片:Ret Talbot

Matthew的父亲John Carberry对他儿子的事业非常支持。John作为SA的主席和投资人,也许他在儿子事业萌发期给予的鼓励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Matthew告诉我们,“父亲年轻时一直在养鱼,同时也繁殖和销售淡水鱼类,他在纽约时家里一直有个水族箱。正如我们后来做到的,我父亲一直没有放弃。”

就像许多父子鱼友一样,在家里一起维护鱼缸,一起去鱼市逛海水店,是我们周末最大的乐趣。我甚至能回忆起4岁时就开始了这样的生活。“我记得在父亲出差繁忙的时候,帮他照顾水族箱,进而越来越喜欢,后来开始为繁殖小鱼设立新鱼缸。”

John依然保持着这个兴趣爱好,并在家里一直保留着水族箱。他支持我把家里吧台底部清空,给小丑鱼腾出空间,这也是他喜欢的事情,他允许我这样做,并鼓励我这样做。

2003年,一对公子小丑鱼开始在家里的110加仑水族箱产卵。

 

S.A.的人工培养Ptereleotris zebra图片:Lisa Palmer

那只是简单的开始,John后来告诉我。我们坐在会议室的桌前,阳光斜照进来。我鼓励Matthew养大它们。我们开始培养轮虫和藻类。我们真的开始研究了。

John还在Mossey Creek企业从事太阳能技术方面工作,依然经常因公旅行,但他没有完全放手S.A.,并以从商的智慧不断鼓励并提出建议。

他是个鱼友,也许这对公司的利益是个好事。凭借着工程设计和商业背景,John Carberry带来了不同的技术,这让S.A.与众不同。

他对公司的愿景超出常人想象,以至于那些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都不能想象这个田纳西的小镇到底能出产多少人工海水鱼。只有John。

John告诉我,我知道Matthew对小丑鱼繁殖很在行,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事业能起步。

起初,Matthew用吸管和碗收集水族箱玻璃上的卵。楼下一个葡萄酒窖变成了专门的鱼房,20加仑的水族箱成了这个新兴事业的核心。在这一点上,Matthew和他的父亲还是鱼友级别的,他们的地下酒窖鱼房和国内其它流行繁殖场的设置还是不一样。

但一切改变了。

不久,鱼房里多了30多个水族箱,不久前Carberrys的小丑鱼产量就达到月1500-2000尾。
我们繁殖公子小丑、双带小丑、蕃茄小丑、黑公子小丑,John回忆到,我们几乎实现了收支平衡。“很简单,”他说。“收入取决于你有多少鱼投放市场销售出去。我们的绝大多数鱼都销售出去了。”

2004年,Carberrys开始定期向诺克斯维尔当地鱼店供货。同时也向外地发货。每月的销售额介于5000-7000美元之间,当然这是不可忽视的。但Matthew当时还在学校读书,繁殖的琐事很快把他推到了抉择的边缘。

后来,当我们走在一排排繁殖缸前,看到里面的小丑鱼,Matthew决定抽身全职做繁殖事业。John回忆到,他说没有人像我这样做过。我告诉他,我们要把这个事业商业化。它现在已不仅仅是我们的爱好了。

基于以下两点,创造一个全新的模式,实现商业化获取利益,Sustainable Aquatics公司就此诞生了。

理念上的不同

当下鱼友所熟悉的繁殖企业包括ORA(Oceans, Reefs and Aquariums), C-Quest, Segrest Farms, Proaquatix, 和 A&M Aquatics。

ORA显然是领头羊,50000平方英尺的繁殖场面积,位于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分校。皮尔斯,以及马绍尔群岛,都有他们研究海水繁殖的现场基地。

然而,S.A.与ORA还是有所不同,也许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下面这句话。“人工繁殖海水鱼和无脊椎动物是替代捕捞观赏鱼类的最终解决方案”ORA的CEO DustinDorton是这样向大家陈述的。ORA致力于扩大完全人工繁殖的海水鱼目录,最终达到海洋观赏生物100%人工繁殖化。

我认为100%的人工繁殖化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Matthew说。“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依靠人工繁殖的鱼种。”Mattew认为,水族市场总是要依靠海洋为贸易供给的依托。出于需要,我们必须依靠海洋,因为有些鱼种不能在人工条件下繁殖,而在自然条件下很容易捕获。

Mattew指出,很多鱼种价格便宜,而且容易捕捞,没有必要人工繁殖。当然对野生鱼类的捕获和交易会受到很多限制,因此可持续的捕获方式和人工培养越来越重要了。

后幼虫培养项目(SUSTAINABLEISLANDS)
后幼虫培养项目是另一个区别。SustainableAquatics主要提供人工条件下繁殖的鱼类,而后幼虫培养项目在S.A.内是完全独立的一个项目。在过去的一年,为广大鱼友提供了人工条件下培养的蓝吊、神仙、小丑炮弹等鱼类。

在参观后幼虫培养项目时,我问Matthew这些鱼要饲养多久?这很难说,因为鱼种之间有区别,Mattew说。像一些虾虎、古比,需要4-6周就能长大,可以销售,而有些鱼要饲养1年才能达到销售标准。他说,像小丑炮弹、神仙、蝶鱼、吊类需要更多时间培养。对于饲养时间,这方面颇有争议。没有明确的时间节点区分鱼是被人工驯化还是真正的在鱼缸里长大。

后幼虫培养的标准是,鱼类必须在缸里饲养超过1个月才能贴上人工培养的标签。4-6周是最短的期限,如果我们购买的鱼苗体型大小正合适,3-4个月的培养时间是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

合适的幼鱼型

 

黄金吊(Zebrasomaflavescens),很常见的鱼。SustainableAquatics的战略是将它们驯化成适合人工条件的鱼类。图片:Lisa Palmer

“合适体型”也是人工培养领域颇具争议的问题之一。到底从多小养大的鱼能算作人工培养?一般情况下,S.A.和其它同行业将幼鱼,刚刚变身的后幼虫阶段或者“刚刚游回礁岩海域的鱼”定义为适合的大小。变身是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大多数散布式产卵的鱼在这个时候回到礁岩海域生活。

遗憾的是,即使对于生物学家来说,足够小和太大之间仍没有明显的界限。Matthew说,在《The complete illustrated breeder's guide to marine aquarium fishes》一书(驿站正在进行连载翻译)中提到,最重要的是,这种收集方法是对散布式产卵鱼类变态期死亡率生态法则的合理利用。

Wittenrich研究建议,采集率低于0.01%不会对种群的繁衍造成影响。前三天死亡率远远超过90%。“因此,最理想情况下,我们将收集这一阶段只有3天大小的幼虫,因为这是真正的关键时期。”

但这也带来了许多问题。要知道,不足3天大小的幼鱼是很难辨别其种类的。可能你收集了数千条只有3天大的幼鱼,但只有很少的鱼是你真正想要的品种。这也就是Wittenrich指出的,我们收集第二阶段的后幼虫的原因。

“试想,一条很小的幼鱼,只有30天大小,刚刚长出鱼鳍,漂流在广袤的大海里”Wittenrich说。“它们听着潮汐的声音,寻着珊瑚礁的味道,向目的地进发,为躲避天敌,只能在夜间向下游向目的地。有些会再次上浮,寻找更合适的栖息地。如果它们喜欢所到之处,便开始改变体色,学习适应新环境。不过,它们中的太多太多会成为掠食者的美餐。”

由于激烈的竞争和捕食的挑战,第二阶段只持续一周到10天。Wittenrich说“幼鱼越小,死亡率越高。”死亡率与体型大小成反比。因此,第二阶段时间越短,你能捕获的体型越小,对生态影响也越小。

所谓后幼虫“post-larval”这个词只是在水族交易中使用,而非严格的科学术语。公平的说,幼鱼和后幼虫阶段是完全不同的,但令人遗憾的是,很多同行将两个阶段混淆了,因为也确实没有明确的界限。这也引发了这样的思考:后幼虫阶段的鱼什么时候会变为幼鱼,什么时候捕捞比较合适?

Wittenrich,“我认为这个时间线应划在幼虫着陆珊瑚礁2周后,生命中的关键期已度过,它们进行了自我调整,死亡率大大降低。

不干生物学意义上的抢劫

大多数 后幼虫培养项目的幼鱼来自所罗门群岛,尽管有些已经是幼鱼。它们都是被当地入行很久的渔民网捕的。

后来,在会议室John再次提及了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因为它与后幼虫培养项目密切相关。采集后幼虫阶段的鱼类比捕捉成鱼对生态压力更小,该工作最近已经部署。John参与了大西洋鳕鱼渔业的研究。他说“大型的成鱼是幸存者,我们应该留下它们继续繁殖”。“被我们捕获的幼鱼在自然界的存活率显然会更低。”约翰提到了大西洋鳕鱼、蓝鳍金枪鱼、北大西洋箭鱼。“所有这几种鱼都濒临灭绝,因为我们大量捕杀亲鱼,在这里,我们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当然,在水族生意中交易小鱼也有利于降低成本,这需要更少的水,运费更便宜。
“而且,它们在运输中存活率更高”John说。

Dave Palmer太平洋水族农场(PAF)的所有者,从事南太平洋牲畜生物的进口生意,在后幼虫培养项目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John说,Dave肯定了捕捞野生生物是这一行业的重要模式之一。捕捞的野生生物丰富了海水生物市场的价格表,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大家认为可持续的捕捞业是岛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维持岛国渔民有工作是很重要的”Palmer说。“我不喜欢生物物种的抢劫行为,从一个地方捕捞生物,在另一个地方大量繁殖投放市场,这对生物产地的人民是物种的抢劫,没有什么好处。”Palmer站在S.A.的立场上,解释S.A.公司实际上通过贸易支持了野生生物的可持续捕捞。Palmer告诉我们,发展中的岛国渔民需要可持续的出口“核心品种”鱼类。如果核心品种没有了,它们的出口贸易就无法维持。

Palmer指出,小丑鱼就是所罗门群岛的核心品种之一。核心品种支持着其他的出口经济。
这是S.A.公司在繁殖大量小丑鱼的同时还在进口野生小丑鱼的原因。

Matthew Carberry说,我们还引进一些我们不繁殖的品种,他随手指着鱼缸中的小丑炮弹。在散布式产卵鱼类完全人工繁殖技术成熟前,人工培养幼鱼的方法仍是实现水族和生态双赢的最好方法之一。

鱼友真正受益

人工饲养幼鱼让鱼友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Matthew指出,人工环境饲养的幼鱼已经具有了融洽相处的社会性,降低了死亡率。他说“野生环境中的鱼类生活在食物匮乏的环境中,由于在食物和领地方面存在激烈竞争,个性太强”。除了习惯高密度的生活环境,人工培养的鱼类还会降低携带疾病进入水族箱的危险。

毫无疑问,食物是饲养的重要一环。S.A.还为鱼友提供了开口的鱼类。从S.A.发出的鱼,无论是人工繁殖还是人工培养的,都开口吃人工饲料,尤其是S.A.配置的干鱼粮。

 

生物采集地:PAF为S.A.在产地采集后幼虫和幼鱼。图片:Sustainable Aquatics.

随着幼鱼慢慢长大,它们也适应了水族箱环境。与我参观的其他渔场不同,S.A.的鱼大多数在玻璃鱼缸和亚克力鱼缸中饲养,它们一直在适应工作人员喂食,维护系统。Matthew说,这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人工环境下培养的鱼类。大多数鱼友没有成功驯化和培养野生鱼的经验,更不用说让它们开口了。

商业利益是每个渔场追逐的目标

虽然人工孵化在海水观赏鱼领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这一切源于利益的追逐,没有利益,一切都将化为乌有。S.A.是个年轻的公司,但2010年销售成绩斐然,利润颇丰。现金流稳定,并持续追加投资。S.A.认为,良好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对水族产业和生物产地的经济是双赢的。

毫无疑问,S.A.成功源于它背后创业者坚定而前瞻的愿景。Matthew说,让我们一起分享这个愿景。“我们最后走出了地下酒窖改造的鱼房,决定成为一个商业化的公司”。Matthew和雇员的技术配合John对商业的敏感使这个公司应运而生,这也是公司迅速扩大的原因,也是他们能进行后幼虫培养项目。而且,他们也即将开始推出人工驯化的珊瑚。

销售鱼类只是庞大愿景的一部分,回忆当年Matthew认为月销售4000-6000尾鱼已经是极限了。但现在有时一天就有那么多的发货量。Matthew说我现在对父亲在于水族产业方面的高瞻远瞩越来越佩服了。

欢迎大家访问S.A.的网站:http://www.sustainableaquatics.com/

 

好文,谢谢了,人工饲养如果能成功,相信能大量减少捕劳,但成本也非常高吧,技术要求也是。
文中没有公布所谓的“后幼虫”期的鱼照片。不知道刚刚捕捞的后幼虫是什么样子。估计国内这样的渔场也很快会产生。

改成倒序阅读

48
48
48
48 5
48
48 2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