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背景及简介 尼罗河(Catalaphyllia jardinei)常被称为优雅珊瑚,是我个人认为最美丽的LPS。Catalaphyllia是一个单种属,意味着它仅包括一个单一的物种,Catalaphyllia jardinei。Catalaphyllia与Euphyllia(包括榔头、蛙卵、火柴头)、Nemenzophyllia、气泡珊瑚同属Euphyllidae大家庭。Catalaphyllia在太平洋西部、中部和印度洋都有广泛分布。 尼罗河珊瑚的分布范围覆盖了西部、中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马尔代夫,巴布亚新几内亚,菲律宾,塞舌尔和越南。尼罗河一般在较深水域(超过120英尺)平坦的沙质、泥质、泻湖、或近海岸的泥质平底处。 尼罗河的水螅体可以独立生活,也可以附着生活。它们的水螅体与珊瑚骨部分呈一条曲折的线状结合。结合点被骨板间隔开,不连续。独立的水螅体非常小,在软质的海底能够找到,底基处的物质呈V字形状,但无精巧的附着结构。 1990年代中期,尼罗河的长期饲养成活率还是很低的。1999年4月,我得到了第一个尼罗河珊瑚,当时对于这种珊瑚的饲养还有很多困难。我收集了当时鱼友们的经验,总结了一些规律。根据当时鱼友们的经验,我当时认为不应该买一个触手端部是紫色的,或口器周围是亮绿色的个体,触手应该完全伸展开,软体的触角延伸必须充分,软组织和骨骼要结合紧密,触手端部是粉色的尼罗河个体最好。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这几条并不能避免购买到一个即将死去的尼罗河珊瑚。能买到这个健康的尼罗河,绝对是我的幸运。更多关于尼罗河的疑问,可以查看Eric Borneman的相关研究。http://www.google.com/url?q=http%3A%2F%2Freefkeeping.com%2Fissues%2F2004-02%2Feb%2Ffeature%2Findex.htm&sa=D&sntz=1&usg=AFQjCNFcZ8BWqMD8j2ztxkECjoGKSiKcZQ 尼罗河珊瑚在水族饲养中越来越珍贵不单纯是因为饲养难度高,采集受到限制也是主要原因。印度尼西亚对尼罗河的出口限制从1999年到2005年逐渐增加,已经超过了60%。 2

图1笔者的尼罗河珊瑚 1999年4月

尽管尼罗河数量的减少不是本文的讨论中心,但这个信息也值得借鉴。我听到过一些传闻,说尼罗河珊瑚都是被饿死的。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尼罗河珊瑚显然是肉食性的。投喂些切碎的虾肉、糠虾或同等体积的食物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不能每周喂食一次,至少每月要喂几次。但这并不意味着鱼友们的尼罗河珊瑚不是被饿死的,因为很多鱼友没有进行正确的投喂。它们是非常容易喂食的珊瑚,因此正确的投喂完全可以避免尼罗河珊瑚被饿死。有些人认为尼罗河在蛋分很强的水族箱内不能存活,因为它们来自营养盐丰富的泻湖区(潟湖(旧称泻湖),海岸带被沙嘴、沙坝或珊瑚分割而与外海相分离的局部海水水域。海岸带泥沙的横向运动常可形成离岸坝-潟湖地貌组合。当波浪向岸运动,泥沙平行于海岸堆积,形成高出海水面的离岸坝,坝体将海水分割,内侧便形成半封闭或封闭式的潟湖。在潮流作用下,可以冲开堤坝,形成潮汐通道。涨潮流带入潟湖的泥沙,在通道口内侧形成潮汐三角洲。潟湖沉积是由入潟湖河流、海岸沉积物和潮汐三角洲物质充填,多由粉砂淤泥质夹砂砾石物质组成,往往有黑色有机质粘土与贝壳碎屑等沉积物。)这一点我也不甚赞同。我只知道我的尼罗河珊瑚在缸里活得很自在,而我的蛋分是非常强劲的。没人能确定,在寄生虫,病原体,病毒,细菌,真菌,原生动物,藻类,线虫境界任何事情,谁能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它们在人工环境下死亡呢。希望Borneman的尼罗河研究能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让尼罗河饲养起来轻松些。

也许是由于注重细节,或是细心观察,无论基于哪种原因,我的尼罗河珊瑚经历了多次换缸、停电、水泵停工、钙反失灵、高盐度,但都很好的活下来了。它比我任何其它珊瑚的寿命都长,甚至比我孩子的年龄还大。而且,已经配对8年的一对公子小丑也把它当做了自己的家。

3

图2 笔者的尼罗河珊瑚 2002年3月

环境

这个尼罗河在各种不同照明条件下都活得很好:

VHO

Iwasaki 6500K 250瓦

Iwasaki 6500K 400瓦

Ushio 10,000K 175瓦

Ushio 10,000K 250瓦

Ushio 10,000K 400瓦

AB 10,000K 双端 250瓦

Ushio 10,000K 双端 250瓦

XM 20,000 K 双端 250瓦

4

图3 笔者的尼罗河 2004年6月

尽管尼罗河广泛生活在泻湖区沙底,我还是将它放在水族箱内下三分之一处的活石上。这样既为其它珊瑚流出了沙底的空间,又实现了不扬起底沙的前提下给尼罗河增加水流。 我发现它在中等水流时开得最好,尤其是经过玻璃和活石反射的水流。如果水流强流,它的组织会收缩。 投喂 只有少数几种食物会刺激它的刺细胞捕食。包括糠虾,切碎的鸡尾酒虾、贝类和类似的食物(可以肯定它是肉食的)。如果食物过大,尼罗河会在几分钟后松开。观察一会,确保尼罗河将这些食物吃下。不要投喂丰年虾、珊瑚粮等,实践告诉我,尼罗河对这些食物根本不感兴趣。如果有饲养薄荷虾和清洁虾,请注意,因为它们会从尼罗河口中将食物抢走。 环境改变 2003年5月-2005年4月,我的尼罗河珊瑚一直生活在地下室的储水罐里,因为当时我正在建造新的墙缸。原有的缸太小了,设备没有地方摆放。淘汰了AB Aquaspace的250瓦金卤灯,我换上了单端的175瓦灯泡,没有光化灯补光。用石灰水反应器替代了钙反。还换上了自制的蛋分。幸运的是,即使这些条件都发生了变化,尼罗河珊瑚还是安然无恙。 无性繁殖 2004年12月,我发现鬼手开始暴发。我把缸壁清理干净,查看尼罗河周围是否有鬼手,结果是否定的。乍一看,尼罗河下面的活石背面好像有一个大号的鬼手。定睛观瞧,不是鬼手。是个迷你尼罗河。(见图4)我很惊讶,尼罗河分裂了一小块我怎么没发现。这个分裂过程一定用了很长时间。既然能分裂,说明没有受到压力。我迅速的清理了玻璃,结果又发现了3个分裂下来的水螅体,都在活石后面。我一时还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分裂下来的组织都在活石后面,别的地方没有呢?记得曾经读过“压力是无性繁殖的潜在原因之一。”为了安全起见,我全面检查了水族箱环境,未发现任何可能对尼罗河形成压力的情况。这是唯一一个周围没有鬼手海葵的珊瑚。

5

图4 第一个分裂下来的个体,2004年12月

当晚,我在熄灯后检查了一次,以确认是否有薄荷虾在帮忙清理鬼手。还没找到虾,却被一件事情吸引。原来,开灯时尼罗河开得很大,有一个正在分裂的组织被遮盖住了。我注意到,尼罗河的一侧口器扩张得超出正常大小。2004年6月的照片底部可以看到。

6

图5 两个相连的分裂体(以下文中称为双胞胎分裂体)。2004年12月

这个口器周围极度扩张,开始制造钙化的骨骼,从整体骨骼上分离出去。显然,钙化的骨骼在不断的生长,用自身的重力坠着连在母体上的软组织。最终,它的重力将形成分裂的动力。尼罗河的生长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新骨骼的成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猜水流会加快这个过程。 我很迷惑,为什么分裂不是单个的,而是多个个体一起分裂呢?(见图5、6)但我在活石堆里找到的分裂体却都是单个骨头的。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图5、6中可以看到,它们长得很近,会成簇的掉落下来。

7

图6 三胞胎分裂个体形成。2004年12月

这个分裂的过程已经进行了很久,我没法估算时间,但从现在开始到分裂完成,我会见证的。 2005年2月,我再次彻底擦干净玻璃,准备观察拍照。从口器大小可以判断分裂还没有完成。让我好奇的是,当初的三个分裂体(以下称为三胞胎分裂体)好像不再坠着母体的软组织了。我无法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三个分裂体的骨骼从软组织上脱落,掉在了底沙上,见图7。双胞胎分裂体还在继续生长。 人工协助分裂 鱼缸和鱼房的建设于2005年5月完工。墙缸养水成功,我准备移动生物。再次检查三胞胎分裂体,发现它们与母体的软组织只剩一丝的关联,处于飘动状态。在仅存的一点点硬骨的帮助下还在奋力进行着分裂。在底部又出现了硬骨萌芽的迹象。我决定推波助澜,准备在移动到新墙缸里之前,给尼罗河母体一段较长时间恢复。我用一把锋利的剪刀迅速的完成了任务。因为剪下的软组织没有新骨骼,我准备把它们粘在原来脱落的骨骼上。可惜胶ZapGel水过期了,计划失败。启动B计划,用鱼线捆绑。 8

图7三个分裂体中的两个已经骨骼分离了。2005年5月

9

图8 用鱼线捆绑

10

图9笔者在操作 2005年5月

我只能找到3个脱落的骨骼中的两个。我准备只剪下相应的部分用鱼线捆绑,见图8。很快我发现不是想象中那样容易,珊瑚组织开始分泌粘液,骨骼又奇形怪状。沾满粘液的手抓不住鱼线,见图9。这时觉得超级胶才是好办法。将两个新的分裂体放入新缸中。 11

图10剪下的双胞胎分裂体 2005年5月。

12

图11  用剃须刀将双胞胎分裂体分割下来   2005年5月

13

图12  尼罗河软组织上呈现伤口 2005年5月

在检查了双胞胎分裂体后,为防止上一次的惨剧发生,我决定人工分离它们。显然,过程无需很多时间。自发现以来,已经6个月了,自然分裂的过程都没有完成。 如图10中所示,双胞胎分裂体有两个独立的骨骼。白色的组织将它们与母体链接。这里的颜色与口器周围的颜色明显不同。如图11,我用剃须刀将双胞胎分离。所有这些操作都是由风险的,而且会给珊瑚带来很大的压力,但考虑到会有新的个体生成,还是值得冒险的。我计划将分裂体放在不同的光线和水流下,看它们恢复。双胞胎分裂体,分别放在新缸的较高速水流下,因为它们有固定的骨骼。水流有助于清理多余的粘液。三胞胎中剪下的两个放在了中速水流的活石中,有活石结构保护。几分钟后证明,用鱼线捆绑尼罗河珊瑚分裂体是个错误。即使在中速水流中,它们还是没能起到作用。我决定让它们自由漂流一会,然后落在缸里水流舒缓的位置。幸好 Tunze造流有喂食模式,避免了分裂体受到伤害。 14

图13  三胞胎中的两个分裂体,在几小时内有展开了。2005年5月

我将一个塑料桶切开,然后又在上面切了很多条缝隙,让水流通过(图13)。用这个保护罩将两个随波逐流的分裂体保护起来。保护罩插入底沙很深。这个保护罩作用明显,防止了分裂体被水泵吸入以及分裂体被卡在活石缝隙中。 大约1个星期后,所有的尼罗河珊瑚都恢复了健康,水螅体舒展。放置在高速水流处的两个尼罗河分裂体伸展的程度还不够。可能与遭受到的强流有关。它们又被重新放回到水流柔和的位置。尼罗河母体完全恢复健康。 总结 15

图14三胞胎尼罗河在母体旁边,非常适应。一对公子小丑在它们上面游动。2005年5月

有人感觉可能是尼罗河母体被转移到临时的饲养空间产生压力,才导致其无性分裂的。也许这是可能的。但以我多年饲养尼罗河观察的角度,我很清楚何时它们受到压力。我没有看到压力的迹象。这似乎是一个正常的生殖过程,可能是它的生长到足够年龄和体型时引起的。 相反,我从来没看到过尼罗河有性繁殖的迹象。即使是在我的缸里五爪贝、长须海葵、海螺、海胆同时大规模排卵排精的那个晚上,尼罗河也是毫无反应。当时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缸里的水像牛奶一样乳白,即使在金卤灯的照射下,也看不清里面的生物了。 如果你也有一个饲养多年的尼罗河珊瑚,在熄灯后好好的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分离迹象。也许你会惊喜。如果确实发现了分裂迹象,如果分裂体足够大,动手帮帮它们吧。 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篇文章:http://reefkeeping.com/issues/2008-01/eb/index.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