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fat-cat的海水博客,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588a90100btnk.html

感谢fat-cat兄的实践与撰文。

好惨!     
第一次用左旋咪唑处理SPS扁虫取得较好效果后,我又对那棵较大的绿色鹿角SPS进行处理。把这棵SPS连同它的基石从缸里取出来之后,我仔细地看了一下,靠德雷!简直是灾难,这棵SPS有一半的面积被扁虫蹂躏过了,很多地方的共肉已经死掉。我把SPS从基石上掰下来(一不留神还碎成两块),放进处理箱中,用左旋咪唑溶液处理一晚上。早上起来后,看见掉下来的扁虫有一堆,我估摸着肉眼可辨的虫子也得过百。我察看了一下虫卵的分布,觉得这棵SPS基本没治了,因为虫卵太多,根本没法清理。
我只好掰了3块状态尚好、没有虫卵的枝条,并把枝条作了冲洗然后放回主缸,剩下的绝大部分只能扔掉了。这棵SPS从直径5cm多,长到20cm多,曾经欣欣向荣,如今却成为历史,真是好惨。
  1

这棵SPS的遗骨,空缺的位置是掰走枝条造成的

 好险! 周六睡觉前收拾鱼缸,把其中一个龟壳灯从缸上取下来扣在旁边的沙发上,完事后忘了把龟壳灯放回去。周日上午10点多钟正迷迷瞪瞪地赖在床上睡觉,忽然老婆惊慌地跑进卧室叫我:你的灯把沙发烤着了!吓得我打了一个激灵,睡意全无,赶紧跳下床跑到鱼缸边,把卤素灯的电源关掉,这时才发现客厅里弥漫着一股糊味。拿开龟壳灯,沙发靠垫上赫然出现一个巴掌大的黑斑,黑斑处的布料都酥了,一摸就裂开,露出里面有些蔫巴的填充棉。龟壳灯是10点钟开启,我抬头看了一下表,10点半多点儿,已经开灯半小时了。幸亏布料不是易燃的而且我和老婆都在家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2

图:烤焦的沙发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