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鱼头部和侧线侵蚀,简称MHLLE,确实是海洋观赏鱼类疾病中的一个异类。虽然大多数其他疾病已被充分研究,对他们的确切原因和有效的治疗方法有了共识,但是关于MHLLE却没有达成任何的共识。不幸的是,MHLLE不是海洋渔业的鱼类问题,因此,对其确切原因的探索能够获得的研究资金非常少。这样对其原因,我们只剩下爱好者的假说和有限的(并且常常互相矛盾的)科学研究。因此,关于MHLLE有一系列理论,看起来都很有道理并且充满希望,但没有一个能够被证明确实是MHLLE的病因。因此,也没有统一的治疗和恢复方法。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对MHLLE的原因的一些假说进行讨论和评价。 请注意,我现在用的词语是“海水鱼头部和侧线侵蚀”,而不是简单的“头和侧线侵蚀”。这是因为有类似的淡水鱼疾病存在。我希望把它区别于后文讨论的海洋鱼版的疾病。虽然大多数文章作者把这个淡水鱼病称为“头洞病”,但因为其他一些作者等同地使用这两个词语,因此仍然会产生一些混淆。我甚至听到用“烂脸”来描述这两种疾病的。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明确区分,并在全文中使用“海水鱼头部和侧线侵蚀”或简称“MHLLE”来指这种疾病。 病情说明: 这种疾病的最初表现形式通常是眼部周围及头部附近出现小洞。随着病情的发展,洞越来越大,最终连接成为较大的病灶。此外,病灶还会沿着侧线向后发展。在严重的情况下,鳍和鳃盖开始侵蚀。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致命的,但它可以让一条曾经美丽的鱼变得非常地难看。根据我的经验,病症较轻并且已经停止发展的话,病鱼有可能恢复到正常的外观,但一旦发展得比较严重,病鱼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 有一种鱼经常的例外于这种病症的一般表现。黄金吊(Zebrasoma flavescens)的病症表现不同于其他鱼类(Hemdal,2003)。他们往往先失去活力,色彩变暗淡。然后,它们的鳍开始侵蚀,通常从背鳍条间的软组织开始。如果有任何的头部或沿侧线的侵蚀,通常也只是较轻微的。但不是所有高鳍刺尾鱼(Zebrasoma类都是这种情况。我亲眼看到紫吊(Z. xanthurus),帆吊(z. veliferum)和褐三角吊(z. scopas)都表现出典型的症状,但每条我见到的得MHLLE的黄金吊都表现出这种非典型的症状。 1

一条黄金吊的MHLLE的典型表现。注意眼睛周围的和沿侧线的侵蚀程度较轻,而背鳍的侵蚀很严重。

把这些黄金吊的非典型症状称为MHLLE是否正确还存在一些疑问。而且,坦率地说,既然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确切原因导致了MHLLE,所以我们也不能肯定地说,这些毁了容的黄金吊得的就是这一种疾病。但是,在我和其他人(Hemdal,2003年)看来,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关联的话,是相当奇怪的。鱼被捕获囚禁,并且常常在非最优环境下,常常是导致这种或那种的组织侵蚀的因素。 易发病性: 倒吊(Surgeonfishes)和神仙鱼(angelfishes)是两个最常见得MHLLE的鱼类(Blasiola,1990年和Hemdal,2003年),但其他鱼也很容易得这种疾病。石斑鱼和雀鲷,已知会得MHLLE,虽然并不常见。在所有的病鱼中,蓝吊Paracanthurus hepatus是最常见的。各种高鳍刺尾鱼(Zebrasoma 似乎是仅次于蓝吊,接着是刺尾鱼( Acanthurus 刺尻鱼(Centropyge和 刺盖鱼(Pomacanthus另一方面,一些鱼类,如隆头鱼(wrass),似乎是免疫,但他们有时会有与MHLLE有关的奇怪疾病,这个后面我会提到。 2

一条太平洋蓝吊Paracanthurus hepatus 出现严重的MHLLE症状。 可能原因的理论: 营养不足: 营养不足是MHLLE爆发时最常被提到的因素之一。当论坛上出现关于MHLLE的讨论后,通常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病鱼的食物是什么。接着,通常是各种维生素和其他添加剂的建议,以及其食物配方的改变建议。这个理论非常流行,也有一些证据来支持它。Blasiola(1990年)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中,他比较了两组蓝吊(Paracanthurus hepatus一组喂以低维生素C含量的薄片鱼食,而另一组在薄片鱼食外增加活体藻类补充。三个星期后,第一组鱼的眼睛周围开始出现小范围褪色。随着实验的进行,情况越发恶化。由于症状变得十分严重,95天后测试被迫停止。接着,病鱼更换了包含藻类和维生素C的餐食。短短十天后,这些鱼的颜色就开始恢复了。 这似乎表明维生素C缺乏和MHLLE有关。不幸的是,并非所有的案例可以归咎到仅仅是饮食中维生素C短缺。例如,柯林斯(1995年)报道过印第安纳波利斯动物园 中的大西洋蓝吊(Acanthurus coeruleus)的MHLLE爆发 。这些鱼被喂食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但是仍然患上MHLLE。经过一番鱼食的调整,确保鱼获得了足够量的维生素A,这些鱼恢复得很好,只有那些最初患病最严重的鱼留下了疤痕。此后也没有再次爆发MHLLE。 另外关于这两个报告需要注意:在Blasiola一次会议报告他的研究之后的问答环节中,有一些关于活性炭和他的研究对象爆发MHLLE是否有关的讨论。另一方面,在史蒂夫柯林斯任馆长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动物园,他认为维生素A缺乏导致了MHLLE爆发,这个系统中没有使用任何活性炭(Collins,1995年)。请记住这些,后文将会讨论活性炭。 我在一些论坛上看到一些关于缺碘导致MHLLE的讨论。通常情况下,碘缺乏是作为其他一些相关因素的解释被提出;比如碘和/或其他有益元素被蛋分或活性炭排除了。另外,有人认为,缺碘,因为它根本就被全部消耗完了,需要更多的话,应直接添加或增加换水次数和换水量。最后,在饮食中缺乏碘,已知是会导致一些鱼类甲状腺肿,并且至少一个权威(Michael,2003年)认为,缺碘可能引发MHLLE。在我看来,缺碘理论是有争议的。我自己执行并推荐别人做定期换水,不是为了维持碘含量,而是为了努力降低礁岩水族箱中产生的无数的很难用标准测试剂测量的有毒化合物(Borneman,2003年) 。由于无法准确测量水族箱中引入的各种形式的碘(Holmes-Farley,2003年),并且我强烈反对在我的展示缸内加入任何无法精确测量和维持的东西,因此我不添加碘也不鼓励大多数爱好者使用碘。 水质差: 水质差是在互联网上和出版物上另一个常被归结的MHLLE的引发因素(Blasiola,1990年;Frakes,1988年,Fry,2003; Hemdal,2003年,Michael,2003年)。如高硝酸盐含量或在水中溶解的有机物都时常被认为是造成MHLLE的因素。让我们仔细地研究这些因素。 “高”(无论多高)硝酸盐含量一直被认为是有问题的。有多少关于海洋水族饲养方面的书籍就有多少硝酸盐含量上限的建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想说的一点就是,这些建议只是参考意见 。虽然低硝酸盐水平是有益的,但是要明确的回答什么水平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水平是有害的,还需要更多的研究,虽然已有少数硝酸盐毒性的研究。小丑鱼Amphiprion ocellaris幼鱼在100mg/L的NO3下生长速度比那些在15mg/L中的要慢(Frakes,1993)。此外,在同一篇文章中,Frakes引用的研究资料显示, NO3 浓度达到500mg/L ,引起了马面鱼(Monacanthus hispidus )50%的死亡率 ,此外2400mg/L对白点眶锯雀鲷Stegastes leucostictus有相同的效果所以很明显,硝酸盐会导致问题,但这些都是相当高的水平情况,甚至是天文数字般高,这不可能发生在典型的水族箱中。由于这些测试都没有显示任何与MHLLE的关联,硝酸盐含量是否会导致MHLLE,仍然不得而知。 3 5

大西洋蓝吊 Acanthurus coeruleus)的典型MHLLE症状。

那么,如果测到的硝酸盐水平一直很低或检测不出的话怎么样? 这是什么意思呢?好吧,这意味着关于水族箱的水质,测试结果不能告诉我们更多情况了。无数的我们无法测量的化合物在我们的水族箱中不断地产生(Borneman,2003年)。仅仅因为水质在标准检测试剂的正常范围内,并不一定意味着水质是完美的或者说没有任何外来的或在水中溶解的有害化合物。为了说明这一点,考虑一个采用厚沙床(DSB)或其他类似反硝化手段,并且采用Ca(OH)2或其他平衡地维持钙含量,碱度和PH值方法的理想水族箱。有没有可能不换水无限期地维持这种理想水族箱,同时使典型测量参数也保持在适当范围内呢?这是否意味着水质对于海洋水族饲养已经完美,每一个添加到该水族箱的生物将完美的生活和繁荣?当然不是。 我不是想给人印象说不应该使用标准测试套件来检测水族箱的水质。检测是应该做的事,但爱好者必须了解这种方法的局限性。简单地说,人们不能测量所有可能的参​​数。监测硝酸盐含量以及pH值,碱度,钙及磷酸盐水平可以解释系统内发生的某些事,但不能描绘所有情况。顺便说一句,请不要把测试读数可以接受作为懒惰疏于饲养管理的借口。 还要记住,作为适应海水环境的一种手段海水鱼不停地喝水。当谈到对海洋鱼类时,“吃什么像什么”完全可以说成“喝什么像什么”。这样想想:无论水中有什么样的肮脏化合物,鱼都必须在这个水中吃,喝,呼吸和生活。幸运的是,我们知道,适当的水质很重要,不管它是否有与MHLLE有直接关联。 4

一条非常“古怪“外观的患有MHLLE蓝吊Paracanthurus hepatus

活性炭: 有人提出,活性炭可能与MHLLE有所关联(Frakes,1988; Hemdal,2003; Hemdal,非标准参考文献和Michael,2003),虽然这些不同的作者提出的机理各不相同。有人猜测,在水族箱的过滤系统,活性炭会去除鱼必需的微量元素。另一些则假设,活性炭会向水中释放对鱼有害的东西。还有人推测,碳微粒可能对鱼有刺激性。 这个理论有一个支持它的“传闻”,Scott Michael指出,某家他去过的鱼店使用活性炭,他家几乎所有的鱼都患有MHLLE。我必须说,我也目睹了地方鱼店使用大量的活性炭,同时大规模爆发MHLLE的经历。但是,这是故事,而不是证明。在这些事例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不使用活性炭,但保持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会怎么样。引发MHLEE的原因很可能是饮食问题。也可能,这些店是为了弥补因为换水少或者疏于管理产生的问题而使用活性炭。这中间有太多的牵扯因素,因此很难归咎于一个确切的原因。 此外,活性炭在观赏鱼业和爱好者中间使用得如此广泛,因此毫不奇怪,一些接触活性炭的鱼会患上MHLLE。此外,还有大量的鱼在使用活性炭的系统中没有患上MHLLE,另一方面一些没有接触活性炭的鱼患上MHLLE。因此,一定还有其他因素导致了这些MHLLE的发生。 铜接触: 铜接触是另一个经常被提及的理论(Blasiola,1990年;Frakes,1988年,Fry,2003年和Hemdal,2003)。这个理论的妙处在于,在鱼从珊瑚礁到达零售市场的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中,很多鱼被下了铜药。很容易证明,接触铜会对MHLLE发病有影响。但再次重申,必须审视反过来的论点:为什么不是所有接触铜的鱼都患上MHLLE?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但首先让我们来看看铜有什么影响。铜是一种已知的免疫抑制剂 (Noga,2000)。理论上讲,铜药让导致MHLLE的感染病原有机会立足于鱼体之上。此外,一些爱好者认为,铜会伤害鱼体内有益的肠道菌群。这些菌群帮助鱼消化食物,从而吸收必要的维生素(Fenner,2001年)。有可能,铜对于饮食缺乏理论有间接作用。最后,所有的重金属,包括铜,是会在身体组织内积聚的有害物(Shimek,非标准参考文献)。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有些鱼患MHLLE,有些却没有。这和不同浓度环境下的接触量不同导致的对某种重金属的“身体负担”的不同可能有关系。 杂散电压和接地: 在所有关于MHLLE理论中,这个是我最难相信的一个。并且在随后的对David Kessner的文章阅读后,发现我的直觉是正确的。水族领域,我们所说的杂散电压是电容耦合的。所谓的接地的解决方法,事实上导致了耦合的发生 。对这个现象的简要解释是,水族箱中的任何电气设备,无论是一个加热器或泵等,都等同于一个电阻。他们被密封在塑料,玻璃或其他非导电材料中,电气学上叫绝缘体。一旦在水中加入地线,就创建了另一个阻性通路,使水成为了另一个电阻。由绝缘体隔开的两个电阻产生电容耦合,这使得电子通过水中的地线,流出缸外。问题的关键是,没有地线的话,电路不闭合,因此没有电荷的流动。所以,“消除”杂散电压以及它对MHLLE影响所使用的地线本身就是杂散电压的产生原因。如果没有地线,就根本不会有杂散电压。 我既不是电气工程师,也无线电技术爱好者,我是个鱼迷。如果我的外行解释使一些人迷惑,我道歉。如果您有兴趣阅读更多的东西,请使用我列出的参考资料,并且深入研究电容耦合,电阻,绝缘,导通这些我不怎么感兴趣的内容。相反,如果你像我一样的话,完全可以跳到下一个内容,只要知道杂散电压对你养的鱼的健康,是无所谓的。 虽然我把杂散电压和地线说得没啥关系,但我不是想要阻止他们的一般性使用。我只是在对于MHLLE的特定讨论中,这样讲。所有水族箱都应该使用地线和漏电断路(GFI)插座,但并不是为了鱼的健康。它们是给养鱼人的保护。触电是明显有可能发生的,使用地线和GFI插座也许某天会救你一命。因此请使用它们。 缺乏自然阳光: 一些业余爱好者和科学家们推测,阳光照射有助于治疗MHLLE。Tom Frakes 1993年的文章中提到,迪斯尼艾波卡特中心患MHLLE的吊类被简单地转移到和室内相同水相同中央系统的室外水族箱后都康复了。因此,结论是日晒可以治愈或防止MHLLE。加上所有野生珊瑚鱼常接受日晒,都不得MHLLE(Blasiola,1990年),让这个理论看上去很有道理。但有可能有阳光只是一个间接的影响。也许在户外阳光下可以有利于一些更有营养的海藻生长,这些海藻在室内展示缸的光照下无法生长。也许吃这些新的食物治愈了MHLLE。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这些藻(如果有的话)消耗了多余的营养物质和可溶性有机物。根据这些户外水族箱的输入和输出量,可以想象,因为额外的藻类和阳光,他们的整体水质会比在室内主水族箱的更好。另外,这不是一个严格对照的研究。室内外水族箱的工作人员和照料方法可能是不同的。除非费很大的力,消除其他变数,否则不能保证没有发生其他的变化,影响了结果。总体而言,这个简短的报道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公正评估日光是否对鱼的恢复起了直接的作用。 肿瘤: 曾经有种说法是某种类型的肿瘤,可引起类似Blasiola 1990年的文章中提到的病变。他指出,有些品种的雀鲷的头部出现隆起或侵蚀,就像MHLLE一样,并认为这是一种沿神经纤维发展的肿瘤引起的。不幸的是,这是只仅限于那篇文章的观点,并且没有进一步的研究。 根据这个思路,我补充一下,我看到了一些隆头鱼,特别是绿色的尖嘴龙(Gomphosus varius和新月锦鱼 (Thalassoma lunare), 在被捕捞很长一段时间以后,脸部生出了块状肿瘤。虽然隆头鱼通常被认为是不患MHLLE(Hemdal,2003年)的,但我相信这可能是MHLLE的一种不同表现。不过,我坦承,这可能完全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至少,这是另一种不正常现象的,似乎只有被饲养的鱼会得。因此,我觉得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真菌: 这是另一个被简单地提及但没有仔细讨论的可能原因。在Blasiola的1990年和Frakes 1988年的文章中,真菌感染是MHLLE有关因素列表中的一个,但没有讨论为何认为可能是真菌引起的,也没任何可以进一步跟进这个可能性的参考资料。Blasiola在同一篇文章的后面,表示他无法找到的鱼的MHLLE相关的典型病变是“由某种真菌感染的证据”,表明有可能真菌并不导致MHLLE。 病毒: Varner和Lewis的论文(1991年)以病毒感染是MHLLE的可能原因为主题。他们从他们说的“奄奄一息”的神仙鱼 (Pomacanthus semicirculatus 中分离出一种类似呼吸道肠道病毒的病原。“奄奄一息”,就是快死亡的,健康衰退快不行的。为了证实他们的怀疑,他们让原本健康的神仙鱼接触这种病原,结果引起像MHLLE的病变。该研究有两个问题。首先,一般MHLLE不会致死(Michael,2003年),但他们获得这一病原的神仙鱼差不多要死亡了。第二,研究只是让健康鱼接触这种病原,然后发现了MHLLE,但并没有对照组。因此,他们的结论似乎有点可疑。他们没有,比如,一个和试验组的相同条件下但没有接触到病毒的对照组的鱼,结果没有引起MHLLE爆发。对照组是科学研究手段的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我不清楚他们为什么省去。正因为如此,有可能是病毒杀死了神仙鱼,但不是病毒引发了MHLLE。 寄生虫: 还有一些人相信 Spironucleus 寄生虫导致这个病症(Bassleer,1996)。Spironucleus 是这个原生动物正确名称,但许多人仍然使用 Hexamita这个 在提到淡水鱼领域疾病的名称。因此,它似乎是合理的,一个相似的病症可能有相似的病原。此外一些海洋鱼类身上发现了Spironucleus(Blasiola,1990年),但没有迹象表明,这些受感染的鱼有MHLLE。根据这一理论,这种寄生虫寄生在肠道影响营养物质的吸收。据称,这导致了应激症并由此产生失去体组织的MHLLE特征。 此外,至少有一个案例中热带海洋鱼被其他寄生虫感染导致消化问题(Hoover 1981年)。文中提到一种天狗吊(Naso lituratus 发现被Cryptosporidian 寄生,造成鱼因为吐出食物,不消化而从粪便中排出,导致鱼消瘦。虽然它确实失去肌肉组织,但这种鱼没有表现出与MHLLE相关的特征性病变。另外要注意的是,天狗吊,一般认为不容易患上MHLLE(Hemdal,2003)。因此,很难说这种鱼是否会发展成MHLLE病变,或者,是否这种消瘦外观是类似于之前提到的黄金吊的非典型MHLLE症状。 甲藻: 我发现有一份资料认为, 一种Amyloodinium属的甲藻是肯塔基州新港水族馆MHLLE爆发的原因(Fry,2003年)。基本情况是,该水族馆的一个大型水族箱的观赏鱼患上MHLLE。在同一个展示缸内的海绵内发现一种初步鉴定为属于Amyloodinium 属的甲藻。该水族馆的实习生开始了一项实验,以确定是否这个甲藻引起了MHLLE。不幸的是,这个实验遭受了一系列挫折,是否能从中得到任何结论变得很有疑问。首先,大部分的实验鱼因为白点病(Cryptocaryon irritans)爆发而死亡。此外,另一条鱼死于加热器故障之后的触电。因此,尽管某些鱼在实验中接触 Amyloodinium的确得了MHLLE,但没有活着的对照组的鱼,来证明是甲藻,而不是其他一些因素导致了MHLLE。因此,没有办法从该研究中获得任何结论。 细菌: 有一份报告,认为细菌感染可能是一次MHLLE爆发的原因(Hemdal,1989)。在这个案例中,一条鱼在检疫过程中因为有问题的检测试剂,接触到了非常高浓度的铜,0.4ppm,超过十倍过量的水平。问题发现后,换了水并使用活性炭来降低铜浓度。但鱼仍然状态不佳,所以它被转移到另一个系统。大约两个月后,鱼遭到细菌感染。该鱼接受了抗生素治疗并且康复,但此后不久复发,不得不使用第二疗程的抗生素。鱼再次恢复,但很快就出现了MHLLE典型外观。该鱼的特征性病变的发展相当快。据说,两个星期该鱼呈现的侵蚀已经与其他患病六个月或以上的鱼差不多了。但是,意外的转折是,在没有任何后续治疗,或饮食或环境的改变的情况下,这条鱼迅速地康复了,就象患病一样地快。 报告发布后,其作者作出了一些额外的评论。首先,他遗憾没有获得病理报告来支持他的说法,即细菌是导致MHLLE的原因。此外,他怀疑是否用于去除隔离环境中过量铜的活性炭,引起了这次MHLLE爆发。他目前的研究领域涉及活性炭粉尘的刺激作用和引发MHLLE的可能影响(Hemdal,非正式引用文献)。 但我不肯定能够推翻JAY的原推论。其一,鱼结核病( 分枝杆菌http://reefkeeping.com...2003-07/.../index.htm )已知,可以造成类似MHLLE的的外部病变(Blasiola,1990年)。此外, Noga的著作《鱼病:诊断和治疗》(Fish Disease:Diaganosis and Treatment)中提到,他已经记录了一种抗酸菌感染与MHLLE相关的案例。他提出,这种疾病可能是病鱼的慢性应激症的一种症状。接着我们讨论这个可能的原因。 慢性应激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这可能是关于MHLLE提出的最有趣和新颖的想法之一。其基本思想是某些饲养条件下的鱼会有慢性应激症,并且因此,他们的免疫系统不能正常运行(Bartelme,2003年,上,中,下)。此免疫故障导致自身的免疫系统寻找和摧毁它本应保护的健康细胞。笔者认为这可能以各种方式发生。我鼓励所有人阅读他的论文来获取更多信息。用一两段话来概括Bartelme的三篇系列论文中关于这一主题的思想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请跟着我和相关的引文(Bartelme,2003年,上,中,下),来了解他提出的全部的想法和解释。 我发现这个理论的最有趣的地方是,它把所有其他关于MHLLE的原因的理论(注:其他MHLLE原因的理论至少几十种。差不多所有因素都曾被指责为某次病发的原因。)联系在一起了并归在应激症这一大类下,或一种在应激情况下可能迅速发展的感染机会,然后提出了怎样应对这种“复合疾病”。 这些论文的实际应用,在于Terry对于对抗这种疾病的一些建议。治疗的第一部分是消除或减少任何或所有的应激压力。这分为四大类:物理环境的极端变化,动物的相互作用(如捕食,侵略和竞争),水质欠佳(低pH值,高硝酸盐,重金属或溶解有机物)和人为干预(如过于拥挤)。第二个步骤是改善饮食和补充维生素和高度不饱和脂肪酸(HUFA's)。第三,勤换水和使用蛋分来改善水质,同时也限制使用活性炭,以防它是一个病因。最后,他建议在鱼食中增加贝塔葡萄糖和大蒜提取物这些免疫增强剂来增强鱼的免疫力。 可能疗法 奇迹泥: 有人推广这种养鱼方法,声称能够治疗MHLLE(HildrethHildreth & Paletta 的网站)。因此,值得审视一下这种说法背后的理论依据,并且把它的推理和之前提到的MHLLE原因的理论进行比较,看看是否有任何关联。不幸的是,网站上的文章并没有太多的解释,究竟这个系统为什么和如何工作。他们只是说,在生态系统过滤水族箱中的鱼没有患MHLLE,患病的鱼放到生态系统过滤的水族箱中恢复了。虽然他们的推荐是有趣的,但很难从中获得什么信息,除了我们都应该跑出去买生态系统的奇迹泥! ( 声明:作者确实在自家的展示缸中使用奇迹泥,并且不是为奇迹泥的公司工作从事推销这一产品。此外,该作者还采用了厚底沙,蛋分,并且养殖密度低,经常换水作为日常维护。) Regranex(Becaplermin): 亚特兰蒂斯水族馆的Joe Yaiullo很大方地分享了他获得的MHLLE治疗方法。在巴尔的摩国家水族馆,一些人做了小规模的药物试验,这些药物常用于糖尿病患者的足部溃疡愈合治疗。这种药物的商标名称叫Regranex,其活性成分为becaplermin。水族馆工作人员发现一条月尾吊(Acanthurus bahianus 患了MHLLE。他们做了标准处理:刮,以确定是否是病原体的原因,从自配的盐改为高品质的商业盐,提供12小时光照较好的全光谱照明和重新审视及改善饮食。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经历了这些改进,他们做到的只是使症状停止发展,外观改善极其不明显。 正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开始了药物治疗。每周两次连续四个月局部涂敷Regranex。十四周后,治疗区域几乎完全愈合了。这个小实验的最有趣的部分是对照试验。他们采用的药物,只涂了鱼半边,而这正是愈合的半边。 这种治疗方法的缺点有两点。首先,它不解决这一疾病的根本原因,它只是对症状进行处理。第二,它非常昂贵,大多数人没法使用。大约500美元一管药,大多数水族饲养者无力承担。能够承担这种治疗方法的人,只有那些愿意以100美元一个头的价格买Dendrophyllia 或者 Acanthastrea 或是别的什么新鲜东西的人。 结论: 最后,我想,关于MHLLE的原因我也应该给出我的猜想和观点。嗯,我要说的更胜于此。我要确凿地,盖棺定论地,说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综合症。 你准备好了吗?那是,...被捕获囚禁。是的,被捕获和囚禁是MHLLE的原因。我是开玩笑说的,但其中也有一定的道理。正如我之前所说,从未在野生珊瑚礁鱼类身上看到过MHLLE(Blasiola,1990)。因此,我们推断,很显然,我们作为业余爱好者,对这些海洋宠物做了什么或者没有提供什么,导致了这种疾病。这个“什么”究竟什么需要进一步明确的科学实验来证明。目前,我同意 Terry Bartelme的广泛建议:减轻压力,改善营养配方,添加维生素和高度不饱和脂肪酸的饮食补充,提高水质,并尝试使用贝塔葡萄糖和大蒜。在我有一条鱼患MHLLE时,这些方法起了作用。我希望他们也对你有用。 参考文献: Bartelme, Terry. 2003a. "Hypothesis of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in Fish: HLLE, Stress and Immune Function, Part One" Freshwater and Marine Aquarium Magazine, September 2003, pages 100-104. Bartelme, Terry. 2003b. "Hypothesis of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in Fish: What Really Causes HLLE?, Part Two" Freshwater and Marine Aquarium Magazine, September 2003, pages 88-92. Bartelme, Terry. 2003c. "Hypothesis of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in Fish: The Role of Nutrition in Enhancing Immune Function, Part Three" Freshwater and Marine Aquarium Magazine, September 2003, pages 84-85. Bassleer, Gerald. 1996. Diseases in Marine Aquarium Fish. Bassleer Biofish, Westmeerbeek Belgium, pages 47-49. Blasiola, George. 1990. "A Review of Hole in the Head Disease of Fish" Freshwater and Marine Aquarium Magazine, May 1990, pages 34, 36, 38, 42, & 168. Borneman, Eric. 2003. "Mything the Point: Part Two" Reefkeeping Online Magazine, December 2003. Collins, Steve. 1995. "Dietary Control of HLLE in Blue Tangs" SeaScope, Volume 12, Summer 1995, page 3. Fenner, Robert. 1998. The Conscientious Marine Aquarist. Microcosm Ltd., Shelburne, VT, pages 160-161 & 308. Frakes, Tom. 1988. "Report on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SeaScope, Volume 5, Summer 1988, pages 1 & 3. Frakes, Tom. 1993. "Nitrate Menace?" SeaScope Volume 10, Winter 1993, pages 1-2. Fry, Michelle Ann. 2003. "Investigating the link between the dinoflagellate Amyloodinium sp.? and marine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MHLLE) on Zebrasoma scopas (brown sailfin tangs)" Norse Scientist, Volume 1, Issue 1, April 2003. Hemdal, Jay. 1989. "A Reported Case of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HLLE), Potentially Caused by a Bacterial Infection in a Marine Angelfish, Pomacanthus semicirculatus" Drum & Croaker 22(3):2-3 1989. Hemdal, Jay. 2003. "Head & Lateral Line Erosion: What we know about HLLE in aquarium fish" Aquarium Fish Magazine, April, 2003. Hemdal, Jay. pers. comm. Hildreth, Robert. "Observations of EcoSystem and HLLE" Hildreth, Robert & Mike Paletta. "HLLE and EcoSystem" Holmes-Farley, Randy. 2003. "Iodine in Marine Aquaria: Part I" Advanced Aquarist Online Magazine, March 2003. Hoover, D. M., F. J. Hoerr, W. V. Carlton, E. J. Hinsman, and H. W. Ferguson. 1981. "Enteric cryptosporidioisis in a naso tang, Naso lituratus Bloch and Schneider" Journal of Fish Diseases, 1981, 4: 425-428. Hovanec, Dr. Timothy. 1998. "Revisiting Activated Carbon" Aquarium Fish Magazine, June 1998. Kessner, David. 1999. "Stray Voltage" Tropical Fish Hobbyist, April 1999, pages 142-148. Kessner, David. "Stray Voltages: Explained!" Michael, Scott. 2003. Saltwater Q&A: Hole-in-the-head disease is also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Aquarium Fish Magazine, September 2003, pages 62-63. Noga, Ed. 2000. Fish Diseas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Iow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Ames, Iowa. Pages 245-246 & 282. Shimek, Dr. Ron. pers. comm. Varner, Patricia W. & Donald H. Lewis. 1991. "Characterization of a Virus Associated with 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Syndrome in Marine Angelfish" Journal of Aquatic Animal Health 3:198-205. Yaiullo, Joe. pers. comm. 参考阅读: Pro, Steven. 2003. "Mycobacterium marinum: The Fish Disease You Could Catch" Reefkeeping Online Magazine, July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