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论坛中你可能看过全世界各地很多帖子,大概都是说为什么我的珊瑚突然出现了溶解的现象,并变成棕色的一团?棕色的粘液状物质就出现在细胞组织溶解的地方,而且发展速度超快。棕色物质越来越多,最后发展到珊瑚死亡。这种情况,你应该考虑是布朗冻病。其元凶是Helicostoma,一种纤毛虫或chilophora(Helicostoma nonatum)。


 

Brown_Jelly_1

布朗冻病前期迹象

那么所谓的纤毛虫或chilophora到底是什么呢?纤毛虫也被称为Chilophora,是海水中的一种原生动物。体表覆盖着纤毛,帮助进食。纤毛虫是最高级的最强大的原生动物。纤毛虫体长一般介于60-300纳米之间,最大的接近0.1毫米,眼睛长得如长形白斑,很容易识别。它们根据环境变化身体结构,适应物理和化学环境变化。 

氧气和二氧化碳的浓度可以直接影响它们的运动,直到它们找点新的适合的环境。有一种纤毛虫叫Toxicystes,曾在刺细胞动物的触手上发现,它们能够刺穿猎物的体表,并向内注入毒素,使其不能移动。 

纤毛虫在水族箱内可以使单体存在,也可能聚存在。因此,Helicostoma属的原生动物可能永远存在于珊瑚缸中。Helicostoma nonatum来自于Philasteriade的大家庭。各种珊瑚的组织中都能发现这些单细胞生物。(如皮革,软珊瑚,SPS,海葵等)但它们最常感染的还是LPS。这些LPS包括所有的榔头(Euphyllia)、宝石花(Goniopora)、茉莉花(Alveopora),有时其它LPS,甚至是海树也会被感染。 纤毛虫破坏珊瑚的组织,然后吃掉内部的虫黄藻。

显微镜下,这种行为很容易观察到。普通显微镜下,棕色的粘液是无数的Helicostoma nonatum聚集在一起。我说过,在普通显微镜下Helicostoma是极易被识别的。如果你有专业的生物显微镜,可能会发现更多的纤毛虫。在棕色的果冻状物质中还有相当多的原生动物。人们只能在显微镜下才能观察到这些小东西。在显微镜下,我发现了大量的弧菌(vibrios)。由于显微镜的条件限制,我只能甄别到这一步了。但我必须说,其它的致病弧菌都非常强悍,如弧菌中的霍乱cholera (霍乱弧菌Vibrio cholerae),被其感染的细胞会极度虚弱,直至死亡。也许我的比较有些夸张,但珊瑚和人在感染后的效果是一样的。

Brown_Jelly_2

感染一天后

一些文章中提到的治疗方法也是有意义的。出版物和一些网络文章中都提到了如何对付布朗冻病。但似乎这些方法都不是很管用。各种方法五花八门,有升高或降低盐度,糖水浴,碘浴等。基本上收效甚微。我使用了上述所有方法。首先是淡水浴、然后是高盐度浴、最后是碘浴。每种方法处理后,在显微镜下观察,病原体的数量都有相当多的残留。 根据兽医的建议,我溶解了约100毫升氯霉素抗生素于5升热的新配的海水中。顺便说一下...氯霉素是一种抗生素。它是第一批被大规模生产的光谱抗生素。它对革兰氏阳性菌,革兰阴性菌和厌氧菌非常有效,而且是水溶性的,所以我选用了它。因为氯霉素有很多种制剂,我必须告诉你我所用的实验的制剂:http://www.flexyx.com/T/Tifomycine.html

Brown_Jelly_3

使用氯霉素治疗后的结果

每升海水1.5克,5升海水共7.5克。静置药液1小时,抗生素溶于水需要时间,所以要静置等待。然后对珊瑚进行了3次药浴,每次5-10分钟,间隔2-3小时。 药浴后,取珊瑚组织在显微镜下观察,几乎看不到病菌和原生动物,基本可诊断为治疗成功。

Heinz Mahler,2009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