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白点病(Marine Ich), 是由纤毛寄生虫(刺激阴核虫,Cryptocaryon irritans)感染所引起的,是海水鱼最常见的两种疾病之一。另一种是海水绒毛病,是由原虫(卵圆鞭毛虫,Amyloodinium Ocellateum)感染引起的。(Michael, 2002 and Joshi, 2003). 这一系列的两篇文章,我将从生物学角度帮助大家理解这两种疾病,介绍一些治疗方法,治疗药物,治愈过程,预防措施,以使你的鱼儿免受疾病折磨,还有可能让你花费大把的银子。最终目的是让你少走弯路,找到适合自己水族箱和鱼儿的最佳治疗方法。 在你决定采取治疗方案之前,首先要清楚的了解鱼儿患病感染症状。

海水白点病感染的征兆包括鱼儿在活石和其它物体上摩擦身体,呼吸急促,体表粘膜增多,食欲减退,泳姿异常,鳞片破损,乌眼以及身体上必然会出现的白色点状物。这些白色点状物看起来就想黏在鱼儿体表的白色小盐粒。即使上述症状全部出现,最好的确诊方法还是在显微镜下观察鱼鳞、鳃片组织等。绝大多数鱼友没有能力进行这样的鉴别,包括我自己在内。 这种疾病与很多环境因素有关。水温变化,水中氨,亚硝酸盐,硝酸盐含量过高,ph值低,水中氧气溶解量低,饲养密度过高都会成为这种疾病的诱因。

你可以把上述所有因素归结为对鱼儿的压力,我认为用非正常自然环境条件来形容更贴切。实际上,白点病的致病寄生虫纤毛寄生虫在自然环境中很少,且在野生环境中也很难对鱼类造成致命的伤害。(Bunkley-Williams & Williams, 1994) 但海水白点病在人工饲养和繁殖条件下却是极为流行的疾病。 宿主易感性: 纤毛寄生虫,Cryptocaryon irritans没有特定的寄生宿主,这意味着它可能感染任何热带海洋里硬骨鱼类。鲨鱼和鳐这样的软骨鱼类对该寄生虫有免疫能力,但对其它寄生虫没有抵抗能力。

(Colorni & Burgess, 1997) 许多生活在淡水和半咸水区域的鱼类也会感染,温带海洋中温度达到上限时也会有鱼类感染。(Yoshinaga & Dickerson, 1994; Burgess & Matthews, 1995). 在普遍感染特性基础上,某些种类的鱼儿更加脆弱,感染率极高,而某些种类则免疫性更强。抵抗能力最强的是鳗类。吊类(刺尾鱼科,surgeonfishes)感染率较高,蓝吊更有“白点王”的雅号。

我曾接触过数百条蓝吊,真正对白点免疫的不超过5条。除此之外,斗牛(cowfish), 箱豚(boxfish),河豚(pufferfish)也是公认的感染率较高的鱼类。其它鱼类具有中等免疫能力。 

生物学: 纤毛寄生虫的生命周期对于评估一次治疗过程是非常重要的。纤毛寄生虫附着在鱼体表面的阶段被称为营养体(trophont)。根据温度不同,营养体可能在鱼类身上附着3-7天时间,吸取营养。此后,营养体从鱼身上脱落,变成原分裂前体(protomont)。原分裂前体会飘落到鱼缸底部,爬行移动,通常生活2-8个小时,但从它们离开鱼体表面计算,最长可以生存18个小时。一旦原分裂前体附着在某个表面上,它便开始包裹自己,形成孢囊体(tomont)。此后不久,孢囊内部开始进行分裂,形成数百个小仔体(tomite)。相对无感染期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时间最短3天,最长可达28天。在此期间,寄生虫孢囊在等待合适的宿主。之后,小仔体即寄生虫幼虫孵化出来,开始在水中游动,寻找可以寄生的鱼类。这一阶段,它们被称为掠食体(theront)也叫传布子,如果不能在24小时内找到宿主,它们就会死掉。它们必须找到鱼类的皮肤或鳃附着,从而转变成营养体进入下一个生命循环。(Colorni & Burgess, 1997). 许多认为已经彻底治愈白点病的鱼友会在几周后重新发现白点,这也是为什么要进行下面的一系列治疗的重要原因。因此,不要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也不要被假象迷惑。也许寄生虫正在生殖繁衍,酝酿下一轮进攻。

在野生环境中,这种大规模的繁衍生殖能够使它们的后代找到新的宿主。而在狭小的水族箱内,这意味着更高的感染几率。 在我研究纤毛寄生虫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成熟的营养体离开宿主,小仔体孵出和掠食体附着都在黑暗中进行。(Yoshinaga & Dickerson, 1994) 想象一下,一条鱼身上寄生了一个纤毛寄生虫。几天后,营养体准备脱落,但却要等待黑夜的到来才能进行。此时,鱼儿正准备卧床休息,而且每晚它都会在相同的地点美美的睡上一觉。现在营养体离开了鱼儿,形成了孢囊,开始繁殖。

几天或几周后,鱼儿再次回到它的床前,不知不觉中,数百个掠食体正在饥饿的等待着宿主的到来。我敢断定,有些人会惊讶于纤毛寄生虫的邪恶,也有些会赞叹这个完美的计划,而我也在为这了不起的进化和适应性而感到惊奇。 基于上述完美的计划,每个掠食体都应该能找到宿主,实际上,在实验室条件下,只有20-25%的掠食体能够找到新的宿主。但这已经足够繁殖更多的寄生虫了。在这种感染率和繁殖率的条件下,寄生虫的数量会以每周10倍的数量增长。(Colorni & Burgess, 1997). 从生物学分类系统来讲,纤毛寄生虫属于单种属(即种类特征不稳定,该种属中只有它一种)。尽管这样,研究发现它还是有很多变种。

在很多不同的地区有许多不同的品种,虽然它们的种类特征不够明显,不足以单独命名。(Colorni & Burgess, 1997) 我和一些朋友发现,当产自加勒比海的鱼类和产自印度洋的鱼类大量混养时爆发白点的几率非常大。原因可能是鱼类经过长期进化,只对原生存海域的寄生虫具有免疫能力,对于陌生的海域的寄生虫抵抗能力非常差。 预防性药物: 最好的治疗是预防。所有的新鱼至少应被隔离检疫一个月时间。这个时间段能确定鱼儿的健康状况,也为其恢复旅途劳累,习惯新食物,增长体重提供了时间。最重要的是,可以提供一个相对无竞争的环境。 我发现检疫缸或治疗缸最好是裸缸,装饰最好的无孔的,以便于清洁。截断的PVC管足可以为鱼儿提供庇护场所。活石不符合上述要求,所以不要使用。最好不使用含碳酸盐的物质,因为会吸收一些药物影响治疗效果。 

在检疫缸和治疗缸中使用这些人造的光滑表面的材料还有一个好处。Rasheed在其水产研究中发现,在水泥池中饲养的鱼类定期会受到白点病的骚扰,而在玻璃容器中饲养的鱼类可以始终避免感染。她指出可能是纤毛寄生虫的孢囊不喜欢附着在玻璃纤维表面。最然没有被证明,但这对我印象深刻。而且这种设置非常容易清洁。 我推荐使用海绵过滤系统。我在底缸内通常保留一块过滤棉,定期更换。这样,我可以不用特意去维护一个检疫缸,只需在必要时设立。也许有人会说,

海绵过滤系统是一个“硝酸盐工厂”,但相对与偌大的一个水族箱,一小块过滤棉产生的硝酸盐几乎可以忽略。当我需要检疫缸时,我只需将展示缸内的水抽出一些,把这块过滤棉放在检疫缸内,加一根加热棒就可以了。(我建议将温度提高到华氏 80°- 82° 以加快寄生虫的新陈代谢速度) 也许根据鱼儿的需要还要加一个泵头来创造水流。这样的简便设置只需半个小时就能搞定,还节省了平时的用电和空间。而且还会防止你将检疫缸改成鱼缸。 如果你的水族箱没有底缸,上过滤盒也可以。当需要时,可直接从上虑中取滤材。在用药期间,不能使用活性炭滤筒。 我强烈建议大家不要在展示缸内添加任何药物。根据我的经验,最好将病鱼单独捞出,隔离治疗。这样能保证展示缸的其它生物如珊瑚,细菌,蠕虫,片脚动物,桡脚动物,糠虾等受到影响。

而且,当你把鱼儿隔离一个月后,可以保证纤毛寄生虫及它们的孢囊孵化出的幼崽完全死去。要知道,纤毛寄生虫必须依靠宿主鱼类生存。它们不能在活石、底砂和无脊椎动物上繁衍生息。 有些鱼友将检疫缸和医疗缸分开,医疗缸的设计如我上述提到的,检疫缸与展示缸几乎相同,只是放置的鱼儿少些。我从不区分这两种设备,而且对所有生物都检疫。理由是,鱼类在越是接近自然的环境中越能减少压力,越能增加抵抗疾病的能力。如果有鱼生病,可将其转移到裸缸内治疗。这样也有好处,我不必仅仅为了临时治疗功能而维持两个水族箱。   治疗方法1-铜药: 对于纤毛寄生虫,铜药是极其有效地,只要剂量和浓度正确。被推荐的剂量一般为 Andrews et al, 1988: 0.15-0.30 mg/l Bassleer, 1996: 0.25-0.30 mg/l Gratzek et al, 1992: 0.115-0.18 mg/l Noga, 2000: 0.15-0.20 mg/l Untergasser, 1989: 0.15-0.20 mg/l*                   *(recommends to be used with Methylene Blue) 这里我没有什么建议,只要严格按照生产厂家的建议剂量用药即可。

铜药的有效剂量范围很难控制,要每天监控。 铜药在治疗白点过程中有很多缺陷。第一,剂量过小无效。第二,剂量过多会杀死所有的生物。需要每天一次甚至两次检测水质,确保铜离子含量适当。有时,即使在推荐使用的范围内,有些鱼儿还是不能忍受。对铜药过分敏感的鱼类有狮子鱼(lionfish), 河豚(pufferfish), mandarins, 帆鳍鳚(blennies), 以及其它无鳞片鱼类。

铜药还会明显减弱鱼类的免疫能力,容易引起二次细菌感染。无脊椎动物对铜药十分敏感,决不能放在治疗缸内。最后,使用铜药时,鱼缸内不能有碳酸钙类物质,入活砂、珊瑚砂和压碎的珊瑚骨,它们会吸收铜药,导致治疗无效。 铜药针对具有感染性的,能自由移动的掠食体时期最有效。营养体和孢囊都会受到保护,效果不明显。(Colorni & Burgess, 1997) 了解了这些和纤毛寄生虫的繁衍过程,晚上熄灯前定量加药,检测水质是最有效的方法。这样能够保证在最佳时间内铜药浓度最高。 铜药疗法也许是最流行的白点病治疗法,但并不是我的首选。太麻烦而且会有使用过量的风险,还会损伤鱼类自身免疫力,使其它疾病乘虚而入。甚至还会损伤鱼类的肾脏,肝脏,和滋生肠菌类。肠菌类滋生的后果有可能引起头及侧线腐蚀病(Head and Lateral Line Erosion ,HLLE),尽管还不十分确定。   

治疗方法2-福尔马林:   福尔马林有两种用法,既可以福尔马林浴,也可以连续使用。连续使用的剂量是每25加仑水加1毫升37% 的福尔马林溶液 (Bassleer, 1996)。 我更倾向于福尔马林浴,因为其有剧毒,而且,如果没有专用的测试包,很难检测整缸的浓度及挥发和吸收量。 准备福尔马林浴,我选用5加仑缸内水,加入3.75 毫升 37% 的福尔马林溶液。同时给水中打气,以保证最大的水氧容量。药浴时间持续30-60分钟,与其它方法一样,随时观察鱼类的反应,如果压力过大,立即捞出。当药浴完成后,及时捞出放回医疗缸,把药浴水倒掉。这个治疗过程要持续两周,隔天进行。 当使用福尔马林时,我要提醒大家一下。

第一,该药物是致癌的。福尔马林是致癌物质甲醛气体的水溶液,因此在使用时要保证通风,有可能接触的皮肤也要做好防护。

第二,如果病鱼体表有开放性损伤,不要使用福尔马林溶液,极有可能会引起开放组织的损伤。

第三,福尔马林会吸收水中的溶解氧,因此向水中打气十分重要。而且在水温高于华氏82度时不要使用。 (Noga, 2000 and Michael, 2002).   治疗方法3-铜药&福尔马林:   当白点病和绒毛病无法控制时,可以合并使用铜药法和福尔马林法。敏感鱼类一样要注意。如果病鱼对两种药物的任何一种很敏感,组合方法都是危险。也就是说,这里要面对的是“治愈或杀死”的二选一。这也是本文中提到的最极端的做法。   治疗方法4-降低盐度Hyposalinity:   减低盐度是治疗白点病比较有效的方法。(Noga, 2000) 温度在华氏78-80度,盐度比重大约1.009-1.010持续两周,能够有效杀灭白点病。我从未将鱼儿放到过如此低的盐度中,但看到过低盐度水浴后鱼儿返回检疫缸时痛苦的神情。

因此,我建议以 0.001-0.002 的量缓慢增加盐度。 低盐度水浴据称能够帮助病鱼积攒能量。海水鱼必须不停地吸入大量的海水以保持体内的渗透平衡。降低盐度有助于鱼儿减少这方面消耗的能量,使它们有更多的能量与病魔斗争。(Kollman, 1998 and Bartelme, 2001) 相反,低盐度水浴对海水鱼的肾脏渗透作用抑制,长时间低盐度水浴可能会对病鱼的肾脏造成损伤甚至杀死病鱼。 (Shimek, pers. comm..) 这种副作用与上述讨论的许多方法差不多。无脊椎动物和某种鱼类不能忍受,因此决不能在展示缸中使用。鲨鱼和鰩是绝不能使用低盐度浴的。

我也不建议对活石和活砂使用低盐度。低盐度会杀死蠕虫,甲壳动物,软体动物和其它生活在其中的生物,引起严重的水质变化。 使用这种方法我还有些忠告。我强烈建议使用折射计测量盐度。游臂式缺乏准确性。悬浮式玻璃比重计虽然准确但容易破碎。准确的盐度测量可以保证治疗效果和病鱼的生命安全。 即使有些缺陷,低盐度法仍是在检疫缸中治疗白点病最好的方法。至少是目前讨论过的方法中最安全的。同时,所有的操作决不能在展示缸内进行。

综合比较,我建议低盐度法比刚才提到的其他方法好。   治疗方法5-每日换水:   John Walsh 曾向Pittsburgh Marine 水族俱乐部介绍了这种方法。这种方法对所有海水鱼安全有效。(Colorni, 1985) 而且也是我最推崇的方法。把病鱼放进治疗缸,两周内每天清理鱼缸,并换掉50%的水。也许这样大的换水量让一些鱼友很不适应,只要温度和盐度控制好,不会有问题的。

此方法能有效减少纤毛寄生虫掠食体、孢囊等的含量,抑制其繁殖和二次感染的几率。鱼儿在治疗缸内停留的时间恐怕要增加一个月,以确保医疗效果,同时使其更加强壮。 此方法最好用作新鱼的预防,也可用于感染程度轻,和敏感鱼类。此方法最大的优点是对所有鱼类和无脊椎动物安全。每日换水有效地保证了水质参数,增强了鱼类的免疫能力,以预防寄生虫损害部位的二次细菌感染。

相反,铜药和福尔马林疗法都会增加受损部位细菌二次感染的可能性。 Colorni 的换砂法与换水法原理相同,并且也是成功的。包括移走病鱼,在新缸中更换沙床,每3天更换沙床。我不喜欢用鱼网将鱼儿转移,尽管鱼网设计得非常柔软,但还会给病鱼造成损伤,导致鱼眼部受损,有时可能会导致凸眼病和乌眼病的感染。更换底砂法确实很有意思,因为底砂似乎是寄生虫孢囊最好的附着场所,更换了底砂,也就消除了其中的寄生虫。用霰石即钙砂有些太浪费了。硅砂到处都有,而且便宜。

实际操作中,我认为换水法比 Colorni的换砂法更有效。 希望我已经把白点病寄生虫的生理特性和白点病的一般治疗方法介绍清楚了。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我想讨论一些新的实验性的方法,这些方法在水族市场内已经被使用。请大家记住寄生虫的生存繁殖特点,并继续关注下一篇文章。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分辨鱼儿是被治愈还是自愈。   鸣谢: 我要感谢Eric Borneman, Adam Cesnales, moonpod, Dr. Ron Shimek 的热心帮助。 他们的建议对这一系列文章很有帮助。     

References: Andrews, Dr. Chris, Adrian Exell, and Dr. Neville Carrington. 1988. The Manual of Fish Health. Blacksburg, VA: Tetra Press. pages 166-168 and 190-195. Bartelme, Terry D. 2001. "Treating Saltwater Ich Without Medication" Tropical Fish Hobbyist, January 2001. Bassleer, Gerald. 1996. Diseases in Marine Aquarium Fish: Causes, Symptoms, Treatment. Westmeerbeek, Belgium: Bassleer Biofish. pages 51-52. Bunkley-Williams, Lucy & Ernest H. Williams, Jr. 1994. "Disease caused by Trichodina spheroidesi and Cryptocaryon irritans (Ciliophora) in wild coral reef fishes" Journal of Aquatic Animal Health 6:360-361, 1994. Burgess, P. J. & R. A. Matthews. 1995. "Fish host range of seven isolates of Cryptocaryon irritans (Ciliophora)" Journal of Fish Biology 46:727-729, 1995. Calfo, Anthony pers. comm. Colorni, Angelo. 1985 "Aspects of the biology of Cryptocaryon irritans, and hyposalinity as a control measure in cultured gilt-head sea bream Sparus aurata" Diseases of Aquatic Organisms, 1:19-22, 1985. Colorni, Angelo. 1987. "Biology of Cryptocaryon irritans and strategies for its control" Aquaculture 67:236-237. Colorni, Angelo & Peter Burgess. 1997. "Cryptocaryon irritans Brown 1951, the cause of 'white spot disease' in marine fish: an update" Aquarium Sciences and Conservation 1:217-238, 1997. Dixon, Dr. Beverly A. pers. comm. Fenner, Robert pers. comm. Gratzek, Dr. John B., Dr. Richard E. Wolke, Dr. Emmett B. Shotts Jr., Dr. Donald Dawe, and George C. Blasiola. 1992. Aquariology: Fish Diseases & Water Chemistry. Blacksburg, VA: Tetra Press. pages 105-107. Joshi, Sanjay. 2003. "Top 5 Marine Fish Parasites" Aquarium Fish Magazine, September 2003. Kollman, Rand. 1998. "Low Salinity as Quarantine and Treatment of Marine Fish Parasites" SeaScope, Volume 15, Spring 1998. Michael, Scott. 2002. "Fighting Marine Parasites" Aquarium Fish Magazine, October 2002. Noga, Edward J. 2000. Fish Diseas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Ames, IA: Iow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pages 97-99, 282-283, and 286-288. Rasheed, Victoria M. 1989 "Disease of Cultured Brown-Spotted Grouper Epinephelus tauvina and Silvery Black Porgy Acanthopagrus curvieri in Kuwait" Journal of Aquatic Animal Health 1:102-107, 1989. Untergasser, Dieter. 1989. Handbook of Fish Diseases. Neptune, NJ: TFH Publications. pages 95 and 127. Walsh, John pers.comm. Yoshinaga, T. & H.W. Dickerson. 1994. "Laboratory Propagation of Cryptocaryon irritans on a Saltwater-Adapted Poecilia Hybrid, the Black Molly" Journal of Aquatic Animal Health 6:197-201, 1994. Further Reading: Bartelme, Terry D. 1999. “Formaldehyde: Friend or Foe?” SeaScope, Volume 16, Summer 1999. Dickerson, Dr. Harry W. 1994. "Treatment of Cryptocaryon irritans in Aquaria" SeaScope, Volume 11, Summer 1994. Fenner, Robert. 1998. The Conscientious Marine Aquarist. Shelburne, VT: Microcosm Ltd. Fenner, Robert. 2003. "Cleaning Symbiosis Among Marine Fishes" Tropical Fish Hobbyist, February 2003. Moe, Martin A. Jr. 1989. The Marine Aquarium Reference: Systems and Invertebrates. Plantation, Florida: Green Turtle Publications. Siegel, Terry. 2002. “Cryptocaryon: An Old Enemy” Marine Fish & Reef 2002 Annual. http://www.wetwebmedia.com/ichartmar.htm http://www.petsforum.com/personal/trevor-jones/marineic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