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肯定这事是真的,还是只是有人这么告诉你的?” ——他们可信吗?

 1

这是你的梦想的水族箱吗?合理的怀疑态度可能有助于你做到这样。               

饲养珊瑚既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关于水族箱里实际的运行状况我们有太多不懂,随着时间的推移,必须依靠成功的饲养经历来了解。然而,饲养珊瑚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在珊瑚饲养的每个方面都有上百万种观点,当代的饲养者可以通过网站,网上论坛,或那些在书籍获得信息。从本质上讲,你可以在这个爱好的每一方面都找到依据,无论它可能是怎样的'边缘', 

—— 问题是,你如何通过筛选所有这些观点来决定在自己的水族箱里要怎么做?我的答案——做一个怀疑论者。在本杂志接下来的一些议题里,我们将看到具有批判性和怀疑性的思想,它们是怎样与珊瑚的饲养相联系,以及它们如何能帮助现代的饲养者区分海量的信息,获取好坏信息。 


做一个怀疑论者         

作一个怀疑论者的想法似乎有负面的含义,好像从某种意义上讲做怀疑论者就意味着“为了说不而说不”。这并不完全正确。怀疑主义是一种方法,而不是一种态度。它的定义为“一种理智谨慎并暂停判断的方法。”怀疑论者并不是不接受新思想,它只是对那些没有呈现多少或无任何支持性证据的观点保持谨慎的态度。在我们的爱好中有很多没什么支持性证据的观点。作一个有怀疑精神的饲养者,归根结底是采纳意见/产品/新观点,并在为什么,怎么做和是否这个建议可以实际运作上采取后续行动。这可以归结为有关硬骨珊瑚饲养的一句格言,几乎每一个经验丰富的饲养者都同意,即耐心。 花时间做决定和花时间饲养硬骨珊瑚一样重要,因为他们说,“在珊瑚缸里没有什么好事会很快发生”。所以,当有关硬骨珊瑚饲养的闪亮的新想法出现时,有很多人都变得非常激动—— 放轻松然后思考。  

2

互联网充满了正确和错误的信息,请确保您筛选好每条信息。   

何必呢?         

原因有两个——动物的生命和金钱。在水族箱里的动物依赖我们的行为活着,如果我们选定的方法不起效,它们则会死亡。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很多人更喜欢做看起来快捷容易的事情,而不是那些需要耐心深入去做的,并且是确实耗费动物的生命的事。需要举例吗?每一或两年似乎就会有一些有趣的辩论。不是某牌子的盐不好你应该停用,就是某牌子的盐很好你应该使用。人们急于把盐和一些损毁水族缸或杀死珊瑚的东西换掉。只有他们深入调查了那些说法背后的原因之后才会首先换盐。而我们通常会发现什么?有人说,“好像过去的更好。”

3 

这些颜色是来自魔法药水还是实实在在的饲养       

事实证明这些动物需要花钱,有时要花很多。未经测试采用新方法会杀死它们,而运用不具支持性的方法也是在浪费钱。更何况,简单的采用“新方法”本身也花钱 —— 盐,举例来说,不便宜。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忽视这些我们养的动物,它们是一种有限的资源,而且我们对它们的健康负有道德上的责任。

为了最大限度地改善珊瑚动物的健康和生活及明智地花钱,让我们通过筛选网上的信息来寻找一些方法。

道听途说的证据         
在网上有大量可用的有关饲养珊瑚的信息,而且很多是由经验丰富的珊瑚饲养者参与讨论得出的,我们的这一爱好真的在飞速的跳跃式的向前发展。 除此外还有很多未被证实有效的或有任何实际支持的信息。这其中大部分是源于趣闻轶事。韦氏词典将趣闻轶事定义为“通常是一个有趣好笑的简短的叙述性故事,或者是传记事件”。更绝对的,罗恩希梅克说:“轶事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或通常是由不合格的观察者整理的未经核实的言论,他们经常不知道在观察什么。” 例如,'我换了水接着我的丝毛藻消失了'。这是一个不错并且无害的做法,但从中可以产生什么概论吗?当出现丝毛藻时应该再换水吗?这正是怀疑态度发挥作用的地方。是什么样的藻类(有很多)?它确实是海藻还是其它类似的沟鞭藻类(dinoflaglates)?还应该做什么来避免这样的事(通常有很多)?“消失”是什么意思?还会移回来吗?那么所有换水之后没有消失丝毛藻的水箱怎么样了?不幸的是,轶事往往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事实”。 “我换了水接着丝毛藻死掉'变成了'换水使丝毛藻死去',这不仅在不同的珊瑚礁系统中没有成功。更糟的是,在海水白点病(Cryptocaryon irritans)的情况下 ,观察资料并不都是无害的。  

4

是真实的照片还是图像处理的幻影

一个例子         

几年前,关于可能是白点病新的治疗方法的线索开始在网上论坛被讨论。许多我认为鱼友应该知道的普遍的谬论被使用,因为低劣的推理导致低劣的决定。最初的帖子报道说,他们的鱼已经患白点病4,5天了。他们把生姜混入鱼食中,感谢上帝,白点病的症状在24小时之内消失。 因此生姜治好了白点病。这是最常见的谬误,或逻辑误解。“事情发生在其之后,所以是由它造成的”。相互的关系不是因果关系。仅仅因为一件事发生在另一件之后并不意味着是第一件事导致第二件。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公鸡打鸣之后,太阳升起。因此,是公鸡打鸣使太阳升起。这似乎很可笑,因为我们都知道它的愚蠢,但当我们愿意去相信时它就变得复杂了。白点病具有复杂和混乱的生命周期。为了帮助解释为什么声称生姜可以治疗鱼类白点病是荒谬的,让我们看一下其生命周期:         

杂志里的一篇文章对白点的生命周期总结的很好,所以我引述Steven Pro的话:“寄生虫附着在鱼类身体的阶段被称为营养体(trophont)。营养体将花3至7天(取决于温度)以鱼体为食。此后,营养体离开鱼体,并成为原分裂前体(protomont)。原分裂前体会掉在活石和底沙上,并开始在周围爬行通常2到8个小时左右,但是在它离开它的宿主鱼之后可以爬行18小时之久。一旦原分裂前体附着于一个表面上,它就开始形成包囊,现在称为分裂前体(tomont)。之后不久便开始在包囊中分裂为成百上千的子寄生虫,称为仔体(tomites)。在任何地方这种非传染性阶段可以持续3至28天。在这段扩展时期,寄生虫包囊静静等待宿主。正在这之后,仔体孵化并开始四处游动寻找宿主鱼。这时候,它们叫做掠食体(theronts),它们必须在24小时之内找到宿主否则就会死亡。它们更喜欢寻找皮肤和鳃组织,然后变成营养体,再次开始整个繁衍过程。(Colorni & Burgess , 1997)."2

5

一些人告诉我的朋友,这些鱼很安全。

 我们看到的实际的白点是短期的营养体,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下会在3到7天离开鱼体。有或没有生姜这种情况都会出现。 我们还没有用许多其他治疗方法它就治愈了,例如我看过的包括:换水,改变含盐度,以及我最喜欢的换灯泡。在这被指出之后,原始帖子的观点有了点转变写道,他们不确定生姜是否能治愈白点病,这需要更多的研究。然而,他们却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生姜是白点病的一个治疗方法。在我看来,对这个信息而言这是具有批判性,因此人们并没有仓促相信给患病的鱼投喂生姜——他们应该做的。         

不久,另一谬论甚嚣尘上,诉诸众人的论证—— 一个来自权威的说法。据称,是欧洲一个博士之前开发的这种生姜治疗法,它“事实上”也奏效。这里的想法是,由于这是博士说,它就一定是真的。博士或任何权威的说法,在许多重要的事上总有出错的时候。仅仅因为一些人是权威的而去相信他们并不是个好的理由。在这个特定的情况下,它甚至更坏,因为没有哪位博士提出任何支持我们的说法,或者他们开发出一种用生姜治疗白点病的方法。虽然有人提醒了大家,但支持生姜治疗的观念依然存在。         

接着原始帖子中有人从当地鱼店中抓了一条感染白点病的鱼来进一步测试生姜治疗法。据介绍,在另一个受感染的鱼身上试用生姜将进一步使人相信生姜是有效的,但这又只是错误因果,而人们却盲目相信这种接近“科学”的说法非常棒。然而,实际上却并不科学,因为无法确定病鱼感染的水平——所有的都只是传闻!有些人盲目相信,但一些人开始有疑问。    

 

6      

一位人士指出,生姜说没有科学依据。他们就立即群起贬低尝试新东西的人。这是一个谬论落井下石或试图引起偏见的形式。有种说法是,由于在帖子里被人轻视,所以他们的观点无关紧要,但是其他人却什么都没做。这些观点真的无关紧要。甚至有时愚蠢人的做法都是正确的。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经常在私下产生分歧,而不去就事论事 - 指出关于生姜作用的结论并不能立足。         

接下来,人们说每个人都应该在生姜治疗法方面尝试一下,因为它是新方法并且可能有效。这是诉诸众人的论证;正因为某些事物是新的并且很引人注目就不需要证实它的正确性或值得一试。有时,新事物是彻底的坏主意 - 如让我们在水族箱里用精制食盐!还有一点诉诸众人的论证,“生姜已在中药中使用了上百年,所以它一定有作用。”仅仅因为在传统上这么做,并不意味着它实际上有什么作用——放血排毒也是一个传统。此外,还有些想法影响着人们,即使是准确的,也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我们也得到了一些观测性的选择。有些人公开说,他们用生姜治疗他们的鱼,但它们还是因为寄生虫死掉了。这个结果立即被主张者扫除。你不能驳回你不喜欢的结果,只让想使之成为事实的主张看起来更加合理。还有诉诸于无知的论证。“既然没有证据证明生姜不能治愈白点病,那就可以推断出它可以治疗白点病。”缺乏证据并不代表没有证据。想到生姜就能把它与抗菌作用联系起来被发布,用来为生姜治疗白点病辩护。但很快鱼友们指出白点寄生虫不是细菌。这里没有谬误,这只是你基本怀疑性的见解。

7

生姜治疗白点病? 哇我不知道,谢谢。

在接下来20页的思路中有很多诉诸于情感的论证,反驳任何建议生姜可能不能治疗白点病的人。而不是,“我们正在化验生姜,等着瞧”成为回应,“你只是讨厌新的观点,因此你的观点无关紧要”,“你认为你是个专家,但你只是像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所以你的观点并不代表什么”,或更确切地说,“你既愚蠢又丑陋,我不喜欢你。”当然,这毫无意义,喜欢或讨厌新的想法对指出此观点没有支持理由来说毫无实际作用。       

对我来说,重要的一点是,思路中错误的信息已经迅速转化为真理。它开始作为一个已被证明有效的治疗方法出现在其他论坛上。人们开始用生姜治疗他们的鱼。在轻微感染的情况下,它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许多鱼类能够抵抗轻微感染。当他们可以使用经过验证的方法之一来治疗鱼的寄生虫(hyposalinity或 copper)时,却用生姜来治疗严重感染的鱼,结果通常以鱼类的死亡告终。这是非怀疑思想影响下的真实世界。当某些思想还不是真理的时候却被当作真理来接受。幸运的是,生姜治疗没有获得太多的牵引力,即使它仍然不时的被提出。       

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但它也是危险的。任何想法你都可以找到支持性证据,但生物都依赖着你。你对它们有责任,确保你不仅仅找到了正在寻找的答案,而是在用批判的眼光寻找信息。  

8

关于轶事的最后一个观点         

传闻性的证据有其在世界上的地位,并且在像我们这样的业余爱好中它是完全必要的。Dictionary.com定义传闻性证据为“非科学的观察或研究,不提供证据但可以协助研究工作。” 我们的爱好肯定推动了研究——只要看看Sanjay Joshi有助于纠正“每加仑一瓦”照明规则误导的照明研究,或由 Ken Feldman研究的可以把一些蛋分实际需要处理的真实的数据输入到近代蛋白分离器,就可以发现了。但是,我们每天处理的很多材料还没有真正被科学的审视,因为真正的科学需要时间,金钱,专家鉴定和复核。珊瑚饲养者有大约数以十亿记的东西想要研究,而这些不会在短时间内被搞清楚。我们都依靠观测报告来决定水族缸日常的水流,照明,喂食,生物的互动等等。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要记得轶事有其限制,在报告中要注意甚至在阅读中要更加谨慎。         

有些珊瑚饲养的产品承诺些令人惊奇的事情,那么你如何从这些空话中分辨事实真相?更重要的是,你如何在不受到起诉的情况下写这些空虚的产品宣传? 我们会在接下来的部分中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