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缸里奇怪的小虫子和Tanaids

1 回复 | 5489次点击 | 直到 2019-11-21 18:38:03 +0800 | 改成倒序阅读 | 电梯到达最后回复 | 添加到黑名单

1

大多数鱼友对他们水族箱中发现的甲壳类动物很熟悉。 除了鱼友们向水族箱里添加的虾、蟹之外,大量小虫子也会时不时的展示一下自己。尽管它们实际上生活在活沙、活石活珊瑚中,但它们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仍是不可预知的。 通常,水族箱内最常见的是harpacticoid桡足类。这些极小的甲壳类动物看起来像是玻璃壁上移动的小白点。有时它们也在成群聚集,但由于它们是鱼类的天然美食,所以有鱼的水族箱内很少看到它们聚集的身影。 

水族箱内有三种较大的甲壳类种群中的代表性物种。它们是糠虾类,也称为“波瑟姆虾”或“糠虾”;端足目,也称为“飞毛腿”,“侧泳生物”或“片脚”及等脚类,也称为“罗利-波利斯”或“等脚类动物”。 后3组有很多共同点,而且可能密切相关。 分类学家把它们归类为“囊虾总目”,这些动物中大部分都涉及了甲壳类软甲纲。 分类学中的“纲”是较大分类单位中下属的一支,每类称为一门。“门”作为基础和唯一性的最简单的概念,“身体单元”的概念。“类”是门下属的一个分支。

例如,所有的鸟类都可以归类为脊椎门。其它典型的脊椎门动物包括哺乳类,哺乳动物,爬行类,爬行动物。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甲壳类,例如蔓足亚纲或藤壶,桡足类或桡足动物。然而,最大的甲壳类,真正的身体结构形式最多样化的甲壳类生物,是软甲纲。 就像刚才含混的介绍分类信息一样,任何有关甲壳类动物的讨论都会让我感到害怕。讨论甲壳类动物,“海水世界中的小虫子”,并不容易。并不是因为它们特征太少,而是它们有太多特征,而且往往微小且又陌生。 

甲壳类动物有一副硬外骨骼,而且结构复杂。每个小点都有一个名称... 没有人比命名组的专家更熟悉这些名字了。因此,如果我想讨论水族箱里的这些小虫子,就必须先让你们了解大量命名法的意义。这不是轻松的任务。我不能简单地忽略所有这些名称和术语。虽然有很多看来是“无用”的术语,而它实际上传达着一些有用的信息。所以请暂时忍受我一下,随着介绍的术语的增多,会越来越晦涩,但转入关于tanaids的讨论后,一切会比较明了。

  2 

图1,一只爬在沉积物表面的雄性tanaid。这是东北太平洋独有的物种,Leptochelia savignyi,在Barkeley Sound, British Columbia, Canada的自然环境中拍摄。 该动物大约5毫米(1 / 5英寸)长。 巨大的爪子是雄性tanaids最明显的特征。 整个动物是透明的,图左下边缘的一对亮点是它神经系统中枢的末端。 

软甲纲Malacostracans,虾和类似动物 尽管软甲纲在甲壳类动物中变化,但它依旧是一个容易定义,易于描述的动物群体。首先,有必要了解一点背景资料。节肢动物,如四大主要生物群之一的甲壳类,是由被称为“节”的身体单位连续复制所形成的。 这种节的复制结构在类似千足虫的动物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所有节肢动物都是由“节”所组成。每节都有一对附肢,可能像也可能不像千足虫每节正面或背面的那些附肢。节的排列序列、节的组合以及它们所呈现出的变化和附肢都是用来区别这些小虫子的主要特征。虫子身体侧面的每只附肢都有名字。不仅如此,每条腿每一节都由名字,而且每一节的每一部分都有名字或术语来描述它。 

所以...你不得不透过重重名词术语的迷雾搞清生物的本质。 甲壳类软甲纲动物的身体可以分为三部分:头部,被称为胸部的中部区域,以及被称为腹部的尾部区域。头部和胸部通常都覆盖有甲或壳(这是“还不确定”的特点;因为我们将会看到,很多软甲纲动物没有这一特征)。 胸部由八节组成,雄性的生殖器在第八节开放,雌性生殖器在第六节开放。此外,通常被称为“步足”的胸四肢在形状上和腹部区域的桨状附肢是非常不同的。腹部一般包括六个桶状节组成,并以扇形尾部结束。最后,大部分软甲纲动物都有复眼,通常长在躯干上。当所有以上这些特征定义结合在一起,限定的“动物”就是一种类似虾的动物。 因此软甲纲动物就是虾,是它们的同类。 

囊虾Peracarids,不像虾的虾 然而,这几组“虾”却一点都不像虾。这些群体,加在一起,归到另一个分类群中,称为囊虾总目Peracarids。(pera=“接近或类似”, carida =“虾”)。 这些动物类似,但并不完全像虾。这几大组以不同形式归为一类的动物有着非常不同的外表,例如相对像虾的浮游糠虾和完全不像虾的,扁平的,底栖片脚类动物。 

囊虾作为一个成功的种群其丰富性是很明显。囊虾有数以千计的。有趣的是,除了比较普遍存在的桡足类,螃蟹,虾,几乎所有水族箱里甲壳类生物都是囊虾属,而且大多数是不请自来的。 囊虾属拥有一些比较有趣的特性。 一般来说,它们都是小动物。如果你想观察一只囊虾,最好准备一个放大镜。有时体视显微镜或生物显微镜观察效果更好。作为典型的软甲类动物,

囊虾身体分为三个区域,头部,胸部和腹部。但是,不同种群的这些区域之间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别。从上面看时,头,轴状复眼,通常是在身体前端明显的部位,紧邻这部分的是胸部。从上面看时,区分腹部和胸部往往是困难的,因为这些区域似乎常常混为一个。然而,当从底部看,胸部和腹部不同形状的附肢,使区分变得容易。 

许多囊虾有甲壳,但是它很小,尤其是较小的动物,可能是很难看到的。甲是头部和胸部前两节外骨骼的融合和扩展,,形成了包围和覆盖身体顶部和侧面的一个类似盾牌的硬板。螃蟹和真正的虾,它们的甲覆盖头部及胸部的第一节,这些部分的肢节只有从下面才能看到。

囊虾却不是这样,充其量,它的甲壳只包括头部和胸部第一节,而胸部的其余部分从上面和侧面还可以看到。片脚和等脚类动物是完全没有甲的。 囊虾没有幼虫的漂流期。事实上,它们根本没有幼虫阶段。 甲壳类动物幼虫的特点,无节幼体,只存在在它们的胚胎阶段。 取代幼虫阶段的是它们经历了一个复杂的胚胎阶段,直接发育为小的成虫。雌性拥有一育雏囊样结构,称为“marsupium”,在胸部下方的,用于贮存受精卵。此外,并不奇怪,雌性都有照顾发育中的胚胎在内的行为。一般来说,每个育雏囊内都有少量受精卵,依据种类不同,有10至30个不等。 

囊虾由几个不同的,密切相关的类似物种组成。逐层的分类包括一些相对类似的物种。几个类似的物种可分为一属。几个类似属可纳入一个更大的组称为一科 。几个类似的科,可放入一个更大规模的组称为目。 有时几个非常相似,并且明显密切相关的目,可以形成一个“总目” 。

囊虾Peracarida就是这样一个总目,它包括7目中所有的物种。这些种群中最大的三个,糠虾目,等脚目和端足目都有许多种,至少在礁岩缸中每一目都有一些物种普遍存在。另外两组,Tanaidacea目和涟虫目,每个成员都较少,和“三巨头”相比,在水族箱中被发现的种类也少。最后,为保持介绍的完整性,还有有两类产自特别的栖息地,所含种群非常少,在礁岩缸里将永远不会被看到的是THERMOSBAENACEA目(发现于水温高,半咸水水域中)和SPELAEOGRIPHACEA目(发现于南非一个洞穴中)。 

Tanaidaceans或Tanaids Tanaids (发音 "ta-nay-ids") 是一种的小动物,最大的可达大约20毫米(3 / 4英寸)长,大多数大小都约1/4英寸长。它们的身体被形态学家称之为“椭圆柱”,即,它们的基本呈圆柱形的身体从头到尾都是扁平的。头部和胸部前两节由甲覆盖着。在水族箱中发现的Tanaids,小复眼呈现在头部前端任意一侧的小凸起上。所有甲壳类动物前端都有2对天线或“触角”。 然而,通常一对要比另一对更为明显,往往只有大的触角明显。 甲壳下生长的是一对钳状附肢,而且大多数这些钳子都是巨大的, 与动物本身的大小相比,常常要比动物身体总长度一半还大。这些附肢有助于迅速将tanaids从水族箱里的囊虾中区分出来。

糠虾和cumaceans没有钳状或爪状附肢。片脚类动物一般也不具备爪状附肢,但如果有的话,也会像类似于折刀的方式把附肢叠放到自己身体上。端足类的前两对附属物形成了爪状或刀状附肢,但它们也切像折刀一样闭合着。只有在tanaids身上才能发现真正的钳子。 在胸部底部可以发现六对更小,更常见的步足;及在腹部底部可以发现更小的瓣状的附肢。后面这些附肢有助于给动物的巢穴通风,在水族箱中,它们把相对大量的水带进泥沙中,特别是在tanaids数量相对密集的地方。

  3 

图2。tanaids的代表性图解,雄性上,雌性下。 注意爪子的大小在(麦克劳克林于1980年修改) 人们对tanaids自然史和生态学知之甚少。文章末尾的链接会为你列出过去20年出版的有关于tanaids的文章的参考书目表,只有少数包括物种外的记述。此外,所有出版的详细描述生态相互作用的作品中,都讨论了温带、极地或深海的生物形式。却没有任何关于热带tanaids的记述。 唉... 我们又失败了!!从一些有关温带物种的作品中明显发现,它们可能有着很重要的生态价值。一些tanaids物种有非常奇怪的生殖生物学。产自太平洋东北部的Leptochelia savignyi(海史密斯,1984年),已显示出它们生命之初是无性中性,被称为“幼体”。幼体没有性征,为中性。

随着幼体的成长,它成为一个雌性。在任何时候,大约总数的95%都是由雌性或中性个体组成。 随着它们的蜕皮和成长,雌性最终达到足够的尺寸条件,并可以繁殖多次。如果食物丰富,它们会吃很多,并进行最后的蜕皮(对甲壳类动物而言它们必须蜕掉它们的的外骨骼才能成长),变成雄性。 在这个时候,一些重要的变化会发生:第一,它们的前爪变得非常大,二是肠道退化,成为非功能性器官。这些雄性不需要进食。它们只有一个功能,就是繁殖。 它们成为“Roving 罗密欧”,寻觅并与其它雄性竞争,以求与尽可能多的雌性交配。当它们成为雌性最后阶段时依赖积聚和储备能量而生。最终,精尽而亡,而下一批雌性蜕化取代它们的位置。
  4

图3。一群属太平洋东北部物种的tanaids,Leptochelia savignyi,于 Barkeley Sound, British Columbia, Canada的自然环境中拍摄。最大的略小于5毫米(1 / 5英寸)长。 从露在巢穴外面的部分可以看到雄性的步足。这些动物是微型捕食者和腐食动物。 Highsmith,还是一个毕业生的时候就做了很多关于珊瑚生长的开创性工作,他同时也研究tanaids(Highsmith,1982年,1984年)。 他致力于研究这些太平洋东北部的物种,并且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没有囊虾分散它们的幼虫,但它们却在地理上广泛分布,没有人可以回答这样的题,“它们怎么到达那儿的?

”Highsmith发现,这些动物可以随着一些附着在浮货或投弃货物上的巢穴分散到很远的距离。此外,他发现,它们可能会形成大聚合或群落,由此数量变得非常丰富,在每一平方米的基层中就有多达五万个。在这里,它们捕食漂流幼虫、小浮游动物,和其他小生物。在这些集合里它们是非常重要的动物。它们不仅吃很多小动物,也可以分解许多大的生物,如飞盘珊瑚的骨骼,它们把沉积物携带进它们巢穴里。 很明显,它们在很多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生态价值,但我们对其也知之甚少。它们是深水沙床上一个有趣奇怪的动物群。 它们进出巢穴的动作,无疑有助于水穿过沙床。此外,它们还是很好的微型腐食、杂食生物,吃食物碎屑和岩屑。
444

改成倒序阅读

96
96 5
96
96
96 3
96 1
下载APP